八旗中文网 > > 双月宗第一冷淡 > 58.第五十八章
    需要忙的事情是无限的, 但人只有一个, 素沙用这个理由迅速的说服自己后, 没什么负担的回来和凡度一起生活。

    反正双月宗现在大部分的事情, 已经步入正轨, 暗中训练用来守卫宗门的师姐们, 也战意勃发, 别说有其他门派偷袭双月宗了,双月宗现在不去吞并其他门派都是好的。

    所以, 腾出空来的素沙,可以去找落雨师姐, 聊一下海清剑君的事情了。

    一个有着与挚爱分别, 转世轮回痛苦之仇,一个有着不忠不义,谋害亲母之仇,素沙和落雨都不会忘记, 她们做这些事情的初衷,就是对付海清剑君。

    作为修真界知名的“君子”, 海清剑君的人物包装实在太好, 广交好友人脉丰富, 天资绝艳受人敬仰, 哪怕一个刚入道的修真者, 都听过海清剑君的名字。

    尤其是海清剑君, 和堪称修真界传奇的无念剑君是师兄弟关系, 也是那一批修真天才之中, 仅剩的几位,更是带有一些神秘色彩。

    也就是说,对于修真界大部分的修真者来说,海清剑君的形象都正面到不行。

    既有长者的实力和威望,又有君子的清雅和高洁,用素沙的话来总结,就是牢牢占据了舆论的最高点。

    “师妹,虽然说宗门近些日子变化不小,但和他经营的势力相比,还是差的太远了。”落雨师姐作为海清剑君的长期仇人,绝对是对得起‘最了解你的人莫过于你的仇人’这句话的,大概也是修真界里,对海清剑君了解最深的人。

    她很清楚,表面上君子如玉的海清剑君,背地里的手段有多少。

    尤其是海清剑君拉拢男修的惯用手段,不知道殃及了多少无辜的女修或是其他人。

    在这种投其所好或是利诱威胁的手段下,只有证明自己对海清剑君有价值的男修,才会被当成人看,而且,还会根据实力进行划分。

    越高层次的男修,就能享受到越好待遇的美人、炉鼎、功法等等资源。

    这种循环之下,海清剑君抓住很多修士的弱点,牢牢的将很多势力绑住,哪怕他明面上两袖清风一片淡然,实际上背后的势力也庞大的不可思议。

    双月宗近年发展的速度的确异常之快,甚至说是修真界的奇迹,但终归是发展时间太短,底蕴不足,比不过海清剑君这种筹谋多年的老变态。

    尤其是落雨想到,海清剑君那张斯文之中透着些忧郁,至今还容易诱骗女修的脸,就觉得有些作呕,恨不得用剑给海清剑君两下。

    落雨师姐的提醒,是想让素沙不要被双月宗目前的场景所迷惑,膨胀轻敌,在海清剑君那里吃亏。

    素沙一直都是条清醒且有自知之明的龙,尤其是无念剑君被他设计坑害过,更让素沙提高了对海清剑君的警惕。

    要知道,当时甚至到现在,无念剑君都是修真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实力和心智都不俗,但就是这样,也被海清剑君设计到两难,最后为了救小银龙不惜自爆。

    “要是能揭穿此贼的真面目就好了!”落雨师姐想想母亲,不禁咬牙,有些气馁,海清剑君布局太久,哪怕遇到一些向他寻仇的,也都能暗中解决,这么多年过去,很多地方都被海清剑君打造成铁板一块了。

    这样一想,不禁让落雨师姐有些绝望,难道,她此生没有办法为母亲报仇了吗?

    素沙看落雨师姐的表情,想找点话来安慰她,‘碎哥碎哥,我该怎么说?’

    ‘崽,你怎么总在这个时候召唤我?’如果碎哥有实体,这个时候肯定是被素沙抓着肩膀使劲摇。

    但碎哥就是碎哥,一如既往的靠谱,想了想之后,给素沙列了三个字。

    岳不群。

    这个和海清剑君情况极其相似的伪君子。

    素沙自然是看过笑傲江湖的,具体情节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大概的还是记得的。

    于是,她认真的将岳不群此人介绍给落雨听。

    重点突出岳不群的下场。

    哪怕没有把故事背景介绍完毕,落雨听得也是眼神发亮,尤其是岳不群先是自宫,后是众叛亲离,最后被杀,更是让她听得一扫之前的低落情绪。

    “师妹,这可是真事?”落雨一拍手掌,感觉师妹说的故事,真的是给她新思路。

    当然是艺术加工的故事,素沙准备老老实实把笑傲江湖的故事讲全,结果落雨师姐正在兴头上,不知道有什么想法要去实践一下,和素沙说了一声就匆忙离开了。

    “这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素沙望着落雨师姐略显兴奋的背影,迟疑的问起碎哥。

    碎哥瞄了一眼素沙,“一般你这么问的时候,就会出现大问题。”然后,不顾素沙‘妈妈再爱我一次’的小眼神,自顾自的也飘走了。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个故事。

    事实证明,碎哥永远是对的。

    正当素沙回去后,把和落雨师姐的话转述给凡度,想问问凡度这里有没有关于海清剑君的记忆时,拎着大锤的拓容大师就出现了。

    “你个蛊惑人心的小白脸,站住!”这可是拓容大师在知道素沙非人的真相后,第一次拎着大锤来找她。

    可能是习惯了,身体比意识还快的飞身逃走,素沙一脸莫名其妙,她又做什么了?

    凡度一想素沙刚才的故事,就大概猜出来是怎么回事,忙上前拦了拦拓容大师,“大师,有什么话不如坐下来说。”

    虽然说,拓容大师也追不上素沙,但是有台阶可以下,还是很好的。

    想想自己那曾经天真纯洁的小落雨,再看看面前这个温文尔雅却落入龙爪的凡度,拓容大师看着素沙轻飘飘的立在远处,浑身散发着欠揍的气息,就觉得手里的锤有自己的想法——捶龙。

    “之前你当个小白脸也就算了,现在居然鼓动落雨去想什么阴损的招,素沙,你过来和我决一死锤!”拓容大师算是素沙的半个师父,要被这个逆徒给气死了。

    天很蓝,云很白,院子打扫的很干净,以及素沙真的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单论战力,双月宗目前没几个能打的过素沙,可拓容大师这种技术性人才,气坏一个少一个,素沙算是对方半个徒弟,总不能让拓容大师气到吐血。

    所以,委屈,也要躲在远一点的地方,免得无意间,让拓容大师爆炸。

    凡度也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情况了,相当熟练的了解起情况,然后想办法调节,“其实岳不群的故事,也不是不可取。”

    在拓容大师气的要表演当场吐血之前,凡度及时把拓容大师的血压拉回来,补充道,“当然,不是什么阴损法子。”

    也不知道落雨师姐到底是有么很海清剑君,听到岳不群的故事之后,关注点就在自宫上面了,听得拓容大师血压上升。

    修真界和江湖武林不同,断手缺腿的,都可以弥补,自宫也有挽救的机会,除非是朝宫夕长,才有折磨的意义。

    想想朝宫夕长这个连续的动作,身为男同胞的拓容与凡度不禁都有些背后发凉,忙忘掉这个奇怪的概念,把注意力拉回正事。

    “咳,故事之中诱其所念,还是可以一用的。”凡度不是无念剑君,但也见到过许多记忆的片段,对海清剑君此人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作为一个有所念的伪君子,海清剑君好强妒才,渴望虚名,对实力的追求也近乎病态。

    如果真有一个所谓的《修正秘笈》或是罕见的可认主仙器出现,那么海清剑君绝对不会无动于衷的。

    这是海清剑君的破绽,也是素沙他们的机会。

    远看拓容大师被凡度劝服,放下大锤饶素沙一次后,素沙也不在远处躲着了,跑过来坐着听凡度分析。

    然后,只见到拓容大师和凡度都愣了愣,看向了素沙。

    习惯在碎哥和凡度面前紧张到话多的素沙,一旦有其他人在面前,就卡壳到表情结冰,冷淡异常,所以,凡度一看素沙的表情变得冷淡起来,就知道他家的小龙被莫名其妙的盯到紧张。

    不过,没等凡度给素沙解释,就听到拓容大师突然站起来,抡锤砸地以表满意。

    “是了,一个能让修为快速提升的《修正秘笈》!”

    “一个可以认主的仙器!”

    “这不是都有吗?!”

    拓容大师对素沙的家底还是很了解的,丹田内的小银龙可是帮其他修真者修行的奇物,没看双月宗女修的实力普通提升一大截嘛。

    而碎哥可是一个现成的仙器灵识,很多方面,比素沙这个主人还要成功,就是缺个炼器师将碎哥的实体补一补。

    别的不敢说,拓容大师在炼器界还是数一数二的,反正又不是真的送一个可以认主的仙器给海清剑君,炼制个只有外表没有功能的高仿还是没问题的。

    凡度和拓容大师的反应不一样,给素沙仔细分析了一遍后,不忘补充道,“海清剑君的实力早就远超当年,当诱饵风险很大。”海清剑君,素沙、凡度和落雨他们这些人想要对付海清剑君,犹如蜉蝣撼树,的确是要找到一个最好的切入点才能打破这种实力的不对等。

    可是,这个诱饵同样的会很危险,如果被海清剑君识破,素沙将会立刻陷入危险之中,所以,凡度并不是太支持这个想法。

    尤其是,凡度很清楚,素沙极有可能同意当诱饵,甚至为了说服他,还会找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

    果然,素沙等拓容大师走后,一脸认真的向凡度念叨,“昨日我夜观星象,发现近日有我的机缘……”

    这理由,听得凡度都不想告诉素沙,昨夜无星,下了一夜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