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她和魔王有个交易 > 137.幽冥与穹天
    晋o江o独o家o发o表

    她希望这些简单而重要的知识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些改变。

    “今天就到这里吧, 明天还是这个时辰, 记得来。”

    一个时辰的课程宣告结束。

    有的孩子直接蹦了起来:“好喽, 可以出去玩喽!”

    也有的临走之前还礼貌地说:“谢谢姐姐!”

    依蔓摆摆手, 嘱咐道:“今天教的东西以后记得多练习……晏初阳, 你还不走吗?”

    “我还想……多学一点。”晏初阳巍然不动。

    “不要急于求成, ”依蔓说, “我之前想错了,你的法力并不弱, 就是太急躁了,十分力恨不得使出二十分。法术的掌握是需要时间的, 多感受周围的木华之力, 和植物交流沟通,比你现在拔苗助长式地使用法术强得多。”

    “不弱……吗,”他轻声说,“是我着急了。多谢, 我明日再来。”

    薛砚刚把几个孩子送出门外,这时才返回屋内, 笑道:“初阳不留下来吃个晚饭?”

    “不用。”

    晏初阳欠了欠身, 转头就走。

    薛砚垂头丧气:“他果然讨厌我。”

    “他可能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相处。”依蔓一边收拾着之前为教学准备的手稿, 一边随口安慰道。

    “原来是这样啊!”

    他毫不犹疑地相信了这个解释, 顿时恢复了精神。

    依蔓收完手稿放在一旁, 又开始收拾被孩子们弄乱的凳子。

    薛砚也上前帮忙, 把凳子沿墙摆成一排。

    依蔓看着墙上花纹残缺的地方, 道:“有空的时候还是在这里挂点东西吧。水火法系好像都不太适合, 木华法系还不错,可以让晏初阳帮忙弄个藤蔓之类的装饰。”

    想到那个羸弱却执着的少年,依蔓的心里的疑惑又浮现出来。

    她道:“薛砚。”

    “啊?我听着呢。挂折砺法系的比较好吧,金属的装饰那才叫帅气!”

    “装饰的事情之后再说,”依蔓把收好的手稿拿起来,“如果我没记错,你前几天和我说过,晏初阳从小法力就很弱。之前他进门的时候我说他法术天赋不够,他也没反驳。”

    “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我记得小时候他根本做不到和植物沟通,更别提催生什么小树小草了。那好像是木华法系的基本功?”

    “不可能,”她直言道,“他的法术虽然用得非常不熟练,效果却极好,所以他的法术天赋不可能像你说的那么弱。据我判断,比所有其他孩子都强……虽然应该和你还差不少。”

    薛砚十分惊讶:“不会吧!我小时候还和他一起出村玩啊,他的法力肯定比这些不能出村的孩子弱……难道他和我一样都能无视这个结界的屏障!哇,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个应该不会,”她沉思了一会,才说,“你不是说他现在都不出门了吗,所以他现在还能穿过那个结界?”

    “没有,”他摇头,“最后一次和他一起出村还是七八年前,后来慢慢地他就不怎么和我一起玩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陷入了沉默。

    最后还是薛砚开了口:“不是吧……没听过法术天赋这玩意还能增强啊!”

    “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所谓天赋,即是天赐,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虽然,这对于法术天赋弱的人确实不公平。”

    “啊啊啊,想不通,不行我明天问问他?”

    依蔓无情地指出:“他讨厌你。”

    “你刚刚还说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和我相处!”薛砚十分郁卒。

    “明天我再仔细注意一下他的法术吧,也可能小时候的天赋被什么压制住了,”依蔓说,“还有你,能不能学得认真一点?”

    “我已经很认真了好吧!”

    她不满道:“哪里认真了。”

    他辩驳:“哪里都很认真!但是你说的那些东西我又用不上,所以真的太无聊了有点走神。”

    “我早就说过,你那么用法术太浪费了,不能仗着天赋高就这么乱来。所以你应该从现在开始纠正,我说的都是很有用的基础法术感召方法。”

    “不行啊,”薛砚转了转手腕,“你说要感受身边属于自己法系的力量,和他们交流沟通,就像朋友一样,他们就会跟随你的指引……是这样吧?”

    “对,所有法系的原理都是这样。法术天赋强的人沟通会更加顺利。”

    他耸了耸肩:“但是我从来没有沟通过啊,想用就用。”

    依蔓十分不解:“那你是怎么用出法术的?”

    “啊?想用就用啊。”

    “不是,”她想了一会,“举个例子吧,如果你现在想变一个一拳大小的火球?”

    话音刚落,一个火球就凭空出现在薛砚手边,还活泼地绕着他转了两圈。

    薛砚摊手:“喏,就这样啊,不用交流,炎炽之力自己跑过来了。不过有时候来得太多太活跃了,不太好控制。”

    依蔓盯着那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半晌才道:“所以说,法术天赋高的人真招嫉妒。”

    “哇!这又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我确实不太理解你这种天赋的人应该怎么用法术。看来我是没法给你这方面的好建议了。”

    “没事没事,”薛砚说,“我娘说过,法术自己用得顺手就行,不用遵循那么多条条框框。”

    “对于法术,令堂的确有自己的感悟,”依蔓若有所思,“我要把这句话记下来。”

    薛砚目瞪口呆:“你也太认真了点吧!这玩意也用记?”

    依蔓点头,认真道:“古人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一路以来所见所闻确实和书中大不相同,我当然要把所想所悟记下来,这样才会有更多的收获。”

    说着,她抱着手稿转身上楼准备回房间了。

    薛砚跟在她后面:“你一天天写那么多字不累的吗?”

    “还行,闲着也是闲着。”

    “大叔他们又走了,我现在也特别闲,只能帮大伙儿干干杂货,你要是没事就和我去爬山啊!”薛砚显然是由于窝在家里几天而深感无聊。

    “再说吧,”依蔓委婉拒绝,“你要是真的很闲,就带上村里的孩子,试一下每种法系的法术撞上结界的反应。记得站远点。”

    “好的!”薛砚有了事情做,顿时振奋起来。

    他说着就准备走人,想了想又有点犹疑:“不对,要是你需要试法术和结界的反应,刚刚他们没走的时候你提出来不是更方便吗?”

    “刚想起来的。”依蔓一本正经地说。

    薛砚笑道:“你等着,我很快就把这件事做完。”

    “……其实,不那么快也可以。”

    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小声自言自语。

    薛砚走后,依蔓回到房间,又一头扑进了计算之中。

    几天以来,结界的力量在持续地削弱,虽然削弱的幅度并没有她预期那么大,但至少是削弱的。

    其实这种削弱的幅度也侧面证实了她的假设,因为只有清辉法系的结界强度会受月相影响,其他的法系则并不会。所以,她对于多种法系混合结界的判断,是对的。

    依蔓也怀疑过这个结界十年来一直都在削弱,但薛砚说,他感觉结界的力量一直都没什么变化。

    如果结界持续以现在这种幅度削弱,不出两个月,它自己就会消失。所以只可能是循环性地增强和削弱。

    现在,离新月之日已经只有三天了。

    她在纸上写下最终的结论,长舒了一口气,又拿出了另一本小册子。

    那个册子已经写了一小半密密麻麻的字,她翻到最新的一页,沉思了一会,又动笔写了起来。

    时间流逝在不知不觉之中。

    依蔓放下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起身准备去吃晚饭。

    奇怪,都这个点了,薛砚还没有回来。

    平时都是大呼小叫着说自己饿死了,喊她一起去吃晚饭。

    也许是没忙完吧。

    她慢慢走下楼,走过地毯,刚绕过门后的屏风,门就自己开了。

    看见女孩那熟悉的两个小辫,依蔓刚准备伸手去摸摸,双双就抬起了头。

    女孩的眼圈通红,神情焦急。

    依蔓讶然问道:“怎么了,双双?”

    双双抹了一把眼泪,一边着急地把她往门外拉一边道:“姐姐!小虎刚刚晕过去了!二哥让我快点来找你!”

    “什么!?”

    他拍了拍胸口,心有余悸的样子:“还好我没动手,要不然……”

    依蔓:“那没换身体之前你第一眼看到我,就能知道我是真的了?”

    这是她最怀疑的一点。

    “这个简单啊,”薛砚朝她笑,“你一直……”

    火焰熄灭,迷雾汇聚。

    “嘻,”女子柔媚的声音响起,“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思调情?”

    辰云法系的力量剧烈波动。

    依蔓撑着水盾,凝神感受。

    他小声问她:“这……这就叫调情了?”

    “这是重点吗?”依蔓说,“小心,我们现在都在辰云法系的幻阵里,她法术很强。”

    薛砚毫不畏惧:“有我在,怕什么?”

    他转向女子声音发出的方向:“不就是因为你打不过我所以装神弄鬼吗?出来,我考虑留你一命。”

    “哎呀,本来人家看这个小哥哥挺好看的,还想留他陪陪我呢,可是他居然这么不给面子,对人家那么凶,那人家也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