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魔头[娱乐圈] > 177.医院
    贺舒发现现在很不对劲, 可能时间到了会好起来。

    贺舒的脑袋嗡地一下, 手上和腰上的力气一下子软了, 他若有若无地轻哼了一声, 不知道是点了周壑川身上哪根引线, 惹得他愈发死命地吮吸他敏感的舌尖。

    周壑川觉得自己像是疯了, 看着他明亮的眼睛渐渐迷蒙, 染上他熟悉的渴望和脆弱,却根本不想放开他, 只恨不得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窒息,沉沦, 无法自拔, 永远不能逃脱他的掌控。

    他等这一刻,真的等的太久了,从希望等到失望,从失望等到绝望。现在, 他在绝望的深渊中失而复得,那种铺天盖地的狂喜于他寸断的肝肠间死灰复燃, 顿时烧的他五内俱焚, 躁动难安, 唯有拉着贺舒一同下地狱把彼此烧成一把永不分离的灰烬才能让他稍得解脱。

    可是不行。

    周壑川闭了闭眼, 狠狠地在他下唇咬了一口, 口腔中蔓延的铁锈味同时唤醒了沉迷其中的两个人。贺舒在胸腔憋炸的前一秒狠狠地推开他, 腿一软, 险些坐到地上。他狼狈地扶住墙, 眼角微红地大口大口喘息。

    贺舒好容易缓过这口气,他用手背蹭了把往外渗血的嘴唇,用他那犹带水光的眼睛没什么威慑力地瞪向周壑川,气笑了,“你跟我多大仇?下嘴这么狠?”

    周壑川盯着他被血色晕染的唇瓣眸色渐深,他一手支在他耳侧,低头还要去亲他,结果被贺舒一偏头避过去了,“干什么,还想咬我第……唔。”

    相比于第一个吻的激烈,第二个吻则温柔了太多。周壑川的手绕到他脑后,轻轻捏着他的后颈,不轻不重的力道配合着他温情脉脉的亲吻,让贺舒舒服地眯了眯眼,慢慢把全身的重量都靠在了他身上。

    贺舒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飘飘然起来,四下使不上力的空虚感,令他不由自主地一手扶着周壑川坚硬的手臂,一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这磨人而又无可抗拒的亲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周壑川一手揽着他劲瘦的腰,另一只手沿着他的脊背慢慢向下在他的后腰处缓慢而暗示性十足地磨挲了一阵,他偏头将他微红的耳垂含到嘴里,用舌尖轻轻挑逗,惹得贺舒浑身一颤。

    他沙哑的嗓音混着灼热的气息肆无忌惮地喷洒进贺舒的耳廓,周壑川含糊不清地说:“今晚别回去了,我在城堡里开了间房,你——”

    “嗯……”贺舒从嗓子眼里轻轻磨出一声享受的轻哼,他半眯着眼像没骨头一样靠在周壑川怀里,懒懒地说:“算盘打得倒是不错,不过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记仇?”

    周壑川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就觉得手腕一麻。这股酸麻初时不起眼,不过几秒后,就由点及面漫布了他整条胳膊,很快便彻底使不上力了。

    刚刚还占有意味十足的铁臂就像没人操纵的木偶胳膊一样晃晃悠悠无力垂在周壑川身侧,贺舒这才慢悠悠从他怀里站出来。他抱着肩,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壑川,一双眼波光粼粼,看得人心神难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当初说我‘奇货可居,待价而沽’?”

    周壑川扶着自己完全没了知觉的胳膊,平日里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脸上,难得露出了点猛然受挫的狼狈。他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个刚接完吻就翻脸卸人胳膊的人真的是当年那个人吗?!

    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吗?!

    贺舒好好欣赏了一番他变来变去的脸色,感觉自己从头爽到了脚。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两人的面具,随手把周壑川的丢到他怀里,把自己的拿到眼前吹了吹上面的浮灰。他慢条斯理地戴上面具,戏谑的目光透过夸张艳丽的面具斜斜从眼角递了出来,在月光下好像成了精的鬼魅,“我觉得你说得有理,不如这样,你开个让我满意的价,我再考虑考虑如何?”

    贺舒只是用内力在他小臂内侧的穴位上捏了一下,并没有下重手,不过几句话的时间,周壑川就又开始慢慢拿回对自己胳膊的掌控,他轻轻动了动酸涩的肩膀,又变回最开始的沉稳模样,他盯着贺舒的眼睛,慢慢说:“那多少你能满意呢?”

    “我不是贪心的人,”贺舒笑意盈盈地看他,“多的我也不要,就要你助我青云直上的‘一臂之力’如何?”

    小巷外的灯光同纷纷扰扰的声音一齐飘进来,又默契地停在两人一尺开外。周壑川静静地看着他,眼神微冷,“你倒是坦荡。”

    “不然呢?”贺舒佯作诧异地一挑眉,他走到周壑川面前,抬手轻轻按在他的胸口。他暧昧地轻抚了两下,那纤长漂亮的手指好像穿透了肌理,直接摸到周壑川滚烫的心脏。

    “难不成你希望我要你的真心?”

    周壑川眼神一震,他缓缓垂眼盯着贺舒,俊朗的眉宇间一闪而过的轻嘲,“你说得对。”

    ——真心是要用真心来换的,贺舒本就没打算付出,又怎么会来索要。

    贺舒满意地在他胸口拍了拍,“看来我们达成一致了,很好。”

    “快把面具戴上,”贺舒催促道,“我们还有礼物没取呢,一会人家关门了。”

    周壑川看他一眼,重新戴上面具,连同他早就准备好却无人问津的一切一起藏回冰冷的假面之后。

    ……

    两人又回到了南瓜店取奖品。

    南瓜店老板见他俩隔了那么长时间才来取,转眼又看到贺舒明显肿起来的嘴唇,立马露出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他把早就准备好的等人高的大熊放到台子上,笑着说:“这是你的奖品,我还特意给你找了个新的呢!”

    “谢谢。”贺舒笑了笑,半点没有过去拿的意思,他回头朝周壑川挑挑眉,“别愣着啊,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呆呆坐在台子上的大熊歪着脑袋和浑身上下写满了“我拒绝”的周壑川大眼瞪小眼。

    贺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幸灾乐祸地走到周壑川身边,用肩膀撞了他一下,“去啊。”

    周壑川露出来的侧脸绷得死紧,他偏头淡淡地看了一眼贺舒,嘴角一勾。

    贺舒心里咯噔一下,顿觉不好,他下意识地后撤一步,结果还是慢了。周壑川借着距离的优势,回手扣住他的后脑,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亲住他的嘴唇,来了个标准的法式热吻。

    被惊得手一抖洒了爆米花围观群众:“……”

    自认为早就看透一切的南瓜店老板鄙视地看了他们一眼,骄傲地挺了挺胸。

    贺舒万万没想到周壑川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竟然能有这么厚的脸皮,一时也懵了,等他反应过来想要推开他的时候,周壑川已经先他一步放开了他。

    贺舒:“……”

    周壑川眼神宠溺地看着他,用不高不低足够周围所有人听到的音量说:“乖,你求求我我就帮你拿。”

    贺舒目瞪口呆,“等等?为什么我求你?”

    围观群众们立马恍然大悟,几个看得眼睛直放光的女孩子一副受不了的样子,“啊啊啊啊,小受好别扭啊!明明自己喜欢还不承认,宠溺攻傲娇受配一脸啊啊啊!!!”

    贺舒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周壑川见好就收,他面不改色地把快赶上他高的大熊抱到怀里,走到恨得牙痒痒的贺舒身边无比自然地牵起他的手,“走吧,我们回家。”

    贺舒盯着两人交握的双手,认真地考虑直接把他这条胳膊给卸下来的可能性。还没等他实施行动,就听到那几个女孩子又说:“哇,小受害羞了,你说他会不会甩开小攻的手嘤嘤嘤地跑开啊?”

    “卸胳膊”计划就像泡沫,啪地就碎了。

    贺舒脸色铁青地被周壑川拉着往前走,在心里恶狠狠地想——

    就这样你特么还想睡我?!做你见鬼的春梦去吧!

    林梓“嘭”地一声原地爆炸,瞬间从一支带刺的红玫瑰变成了瑟缩的含羞草。

    “您您您,您记得我啊,”林梓紧张地眼神乱飞,双手控制不住地扭在一起,她小声说:“我是您的死忠粉啊。”

    周壑川闻言一愣,他飞快地瞟了眼房顶上的两人,转头冲林梓微微一笑,“谢谢。”

    “!!!”

    这要是放在游戏里,林梓头顶上爆出的血红暴击足够秒她那可怜的血条七八回了。

    她默默捂住自己的胸口,从桌上拿起自己的剧本,又从包里把自己的纪梵希小羊皮304拿出来,她可怜兮兮地看着周壑川,把手里的东西往前一递,“川神您能给我签个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