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异世常见人口不可告人秘密相关调查报告 > 120.第一百二十章

120.第一百二十章

    让我们红尘作伴, 潇潇洒洒。  【——】

    静静落在了一只湿漉漉的虫巢里。

    这环境看着似曾相识啊。

    都不用四下找, 就在前面不远处, 有一只相当高大的虫挡住了巢穴的入光口, 它触须探出几根在身前, 不知道在做什么。

    静静当然认识那是谁。

    她思考了一下, 压抑住了掏盆出来的冲动。

    “你好, 呃……索西斯?”静静试探着叫。虫哥这个称呼的强度太高,导致她不太记得它的真实姓名。

    “!”

    虫哥猛扭过身体, 吐出一个惊叹号,浑身的甲刺朝着她的方向炸起来。

    静静小幅度地挥了挥手, “哟, 又见面啦。”

    见到是她,虫哥的瞳膜眨了一下,慢慢收回了防御状态。

    “请稍等,穿梭者的人类。”

    “啊, 好的。”

    静静缩回手乖乖地站在原地,虫哥180°扭转的上半身扭回去, 很快又扭回来。

    “不要乱动。”

    静静哭笑不得地点点头。

    见虫哥四只眼睛仍旧盯着她, 她反应过来, 用语言回答道:“好的, 我不乱动。”

    虫哥扭回去了。

    在它处理不知道什么的时候, 静静环顾四周, 发现这里并不是上次见面的那个虫巢。这个巢穴比上次的要吵得多, 四通的深穴里满是簌簌声, 环壁上满是闪着荧光的紫色东西,装点得很漂亮,也比那个大得多。

    静静四下打量着,不时看一眼手表。虫哥转过头去过了有十分钟,静静观察到他的尾刺一直在乱动,左右拍打着地面,身下几对不承重的足也颤动着刮擦巢穴地面环状的土块。

    静静不知道这些小动作在虫族里表达什么,但他背甲上几乎所有的触须都出动了,挥舞着有点忙。

    静静想了想,小心地清了清嗓子,虫哥立刻扭头看向她。

    静静打了个哆嗦。

    好像猫头鹰啊,180度。

    “不要乱动,穿梭者。”它有些呆地重复。

    静静连忙说:“我没有乱动,我只是看你有点……不方便?”

    “我没有不方便。”虫哥看着她的两只眼眨了一下,抽出几条触须挥了几下。“我很方便。”

    说着它其中一条触须不小心抽打到了巢穴的上壁,打下一些亮晶晶的东西,砸在它头上,发出噔的一声。

    静静:“……”

    她这时候才看清,虫哥头上扣着个跟颅刺严丝合缝的玩意儿。

    那不是她的盆么……怎么破破烂烂成这样了,不对。

    静静调整心态,干脆地说:“我感觉你有麻烦。”

    这回虫哥顿了顿,收回触须,转开了视线。

    它连头都转回去了。

    “……不要乱动。”它好像嘟囔似的窣窣了几句话出来。

    想了一下,静静决定不听它的。

    她一只手伸进小包,小心翼翼地贴着巢穴的墙壁靠近了虫哥一些。在原地站了一会,静静发现虫哥没什么反应,她大着胆又往前几步,离它还有五米时,虫哥唰一下扭过头。

    “!”

    虫哥口器裂张,虫牙暴涨,等离子臂刃高举。

    静静连忙蹲下。

    “索西斯!”

    “……”

    头顶的利刃悬停住。

    静静紧张地整张脸皱在一块,只敢睁开一只眼偷看。和虫哥的视线相对,静静连忙道歉:“抱歉,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作死,对不起,我错了。”她生怕虫哥不理解,换了好几种道歉的方法。

    虫哥胸腹前的鳞甲紧紧缩着,在听到静静的道歉后,缓慢地、缓慢地放松了一点。

    “#%¥……!”“@@#…#&*!”“#@!”

    它低吼了几句通译器翻译不出来的话,才气势汹汹地低啸:“不应该!乱动!”

    “我错了,对不起,我就是想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静静从善如流地道着歉,末了有点讨好地说:“嗯……兄弟嘛,对不对?”

    “……”

    说出这个词,静静见到虫哥胸腹排浪一样蠕动了几下,很快收回了攻击姿态。

    它说了句什么,静静没听清。

    她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虫哥并不想让她听清他这句话。

    “容器。”它嘟囔着说。

    静静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从小包里掏出个硬塑料广口瓶,静静总算接住了虫哥的礼物。她把那坨有腐蚀性还在乱扭的东西装好,打算放进包里。

    可小包不接收。

    屎,这玩意儿是活的吗?

    静静不敢告诉虫哥这东西她收不了,更不可能让它换一个,只好紧紧攥在手里。

    “坐。靠近可以,不要乱动。”

    虫哥的话软化了一点。

    静静说:“好的。”接着走到虫哥斜前方靠壁的一个近处,抱膝坐下来。

    她注意到,虫哥看了一会她的动作,斜落在身后的尾刺忽然抬离地面,左右摆了一下。

    总共两次见面,静静发现虫哥有特别多肢体动作,但她都不是很懂。

    这相当不妙。

    她在这个世界出现的频率有点高,以虫哥这种高度的警惕性,很容易就能见微知著地想到,如果不赶紧弄懂这个族群的内在思考逻辑,在沟通上出现问题,她将会面临频繁的什么。

    一想到挨揍静静就牙酸。

    她把下巴靠在膝盖上,盯着低回头,不知道卷着什么在乱晃的虫哥动起脑子。

    先冷静下来,从最简单的分析一下。

    按照常见的世界逻辑,生物的出现虽然具有偶然性,但任何一个种族发育出任何一种器官,其本身都是有因果意义的。虫哥这个高度外形和敏感度,不用深思就可以知道这个族群的生存一定非常艰难,而且残酷。

    还有那四只大眼睛,它们的巢穴外恐怕非常黑暗。

    虫哥除了斑斓绚烂的几丁质外壳,没有其他防御用的武器,虽然现在可能是卸甲状态,但它身上各个地方大多都选择演化出了作战用的进攻武器,也许这是数十代、数百代为了生存不得不做的选择。

    它们这里恐怕经常有战争。

    如果经常出现战争,那通常有两种可能性,自身消耗太快,为了保持繁衍而扩张领土攫取资源,或者为了保卫被入侵的故土而战乱频频。

    那么……不对,等等,这件事得推翻。它无法按照人类的逻辑来推演,毕竟不是每个种族的终极目的都是繁衍。

    万一虫哥这个种族的终极目的就是战争呢。

    静静两眼放空地抬了下头。

    她去过一个四维世界,在那里,三维的她就像在现实世界里漂浮的铅笔画线条人,她和召唤她去的那位四维的先生(事实上对方没有性别)聊了一会,那里的时间像无根的水潭,可以悬停,她在那聊了很久,回来后几乎感到心脏要爆炸了。

    那位先生很温和,无论静静说什么,它都接纳她的想法,它也没有对静静提太多自己的事。

    只是在临走时,它拉出了自己头脑中的一缕思维,也拉出了静静头脑中的想法,它把它们摆在一起给静静看。

    静静平生,再没见过比那更绚烂的东西,再没有感到那么巨大的自卑过。

    【我们的维度不同,我们的思想不同,所以我们的目的也不同。】

    静静永远记得那位先生的思想。

    【我们并不需要繁衍,我们没有生命,我们就是生命,我们就是繁衍。我们不追求一切,我们就是一切本身。】

    那天静静几乎崩溃了。

    她不记得自己怎么又重新站起来的,也许之前的数百个世界锻炼了她的内心,但从那以后,静静学会了站在更高的地方,跳出人类这个身份本身,从更广大的维度去思考。

    人没有什么了不起,哺乳动物没有什么了不起,碳基生命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一丁点儿都没有。

    谦卑不是一种美德,这只是作为一个小小三维人,该懂得的最基本的事。

    静静想得有点入神,头顶的风扫过来时她下意识一矮身子,差点被虫哥乱挥的触须扫到。

    嗯?怎么忽然就……啊啊啊又打过来了!

    静静赶忙跳起来躲到一边。

    “怎么了怎么了?”

    静静连忙问。

    虫哥的触须胡乱挥着,静静跳躲了几下,踮着脚尖腾挪到虫哥身边,紧紧靠着它。

    刮飓风的时候,暴风眼才最平静。

    虫哥好像乱到不知道怎么办好,它发出一阵唧唧声,整个下半身的肌肉都缩在一起,贴地的足卡拉卡拉的。

    “喂,冷静点!”

    静静大声说着,一边试图安抚它,一边探头朝前看。

    啊。

    因为靠得很近,静静终于看清了虫哥一直卷着的是什么。

    是个比它小很多的虫啊。

    在床上趴了一会儿,静静费劲儿翻了个个儿。仰躺到正面,眯着眼睛摸到床头的手机,她正想给微信群里的领导请假,却发现今天是周五。

    明天双休日。

    双休日亚克西!

    “啊——”手机被摔在床上,静静吐出一个毫无意义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