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假戏真做:重生影后太嚣张 > 214、强行拿走的记忆

214、强行拿走的记忆

    八个月大的孩子因为离开了父母哭闹个不停,十分哀伤。

    宋昕冉自己也是母亲,看着这样一个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自然也是心疼。

    她从管家手里接过孩子,小心翼翼的哄着他,“不哭哦,宝宝乖,不哭不哭。”

    奇异的是,刚刚在管家手里还一直哭闹的孩子,到了宋昕冉的手里就不哭了。

    只是小声的抽搐几声,没多久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他们都说男孩比较像母亲,这个孩子的眉眼都留着裴雅兰的样子。

    一时间,心里思绪万千,这个孩子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白炀在信上的意思是自己已经没有办法照顾他,托自己照顾。又说当年裴雅兰弄死了她一个孩子,如今自己的孩子给她,当是还当年的债。

    宋昕冉简直觉得好笑,眼中的悲伤满满溢出来,她想要的是她自己的孩子,裴雅兰的儿子同她有半毛钱的关系。他们凭什么觉得,自己就会善待这个孩子。

    陆子垏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佣人跑来跑去,而宋昕冉脸色煞白,手里抱着一个孩子。

    “怎么回事?”陆子垏低头看着宋昕冉手中的孩子,正一脸乖巧的在喝奶。

    他的手放在宋昕冉的肩膀上,皱着眉,“这孩子是谁的?”

    宋昕冉气得不行,伸手将孩子丢到陆子垏的手里,僵硬的笑了笑,“你女人的!你自个儿抱着!”

    陆子垏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情况。

    陆子垏的脸色陡然一变,目光幽深,希瑞的?

    他可没碰过她,哪里来的孩子。陆子垏瞬间无语了。

    陆子垏一言不发的将孩子拿给管家,当即给里能打电话。

    “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孩子,是哪里来的?”

    里能最近都跟着陆子垏,已经顾不上要看一眼宋昕冉,集团内部,大少爷突然发难,虽然都是小吵小闹,也够他收拾一顿的烂摊子。

    他都恨不得自己有两个分身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里能接受到指令之后立即就去查了,片刻之后,他才惊觉孩子的母亲竟然是裴雅兰,日本冷泉家的小姐消失了那么久,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这个消息他到底说还是不说。若是说又要怎么说,从哪里说起,里能简直头疼。

    全能管家里能头一次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回电话的时候就直接告诉陆子垏,这个孩子是冷泉家族的小小姐的。

    陆子垏哪里会知道冷泉家族最小的小女儿是谁,根本就没有半点影响。他目光幽深,望着已经上楼的宋昕冉,这个女人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还敢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孩子到了管家的手里,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间开始哭个不停。

    陆子垏脸色有点难看,觉得吵得不行。他可不喜欢小孩,还有这种来路不明的小孩更加不喜欢。

    他冷声说,“叫他闭嘴,明天就送去福利院养着。”

    管家被吓了一跳,点了点头,连忙带着孩子下去了。

    陆子垏上了楼进房间,见宋昕冉正一语不发的坐在沙发上。

    男人走过去,伸手攥住她的手腕,目光幽深,“宋昕冉,谁给你的胆子敢诬蔑我,那孩子怎么可能会是我的?还有,我只有你一个女人!”

    宋昕冉冷笑一声,“你忘记的事情得有多少,你从前有过的女人你都不记得了。但这个世界上不是你忘记了,那些事情就不存在了。”

    陆子垏面色冷峻,盯着她的眼睛,“要我和她去做亲子鉴定么!”他用了力,将她整个人都拉进自己的怀里,“你现在诬蔑人还诬蔑上瘾了么?”

    宋昕冉的眼眸一下子变得潮湿起来,“我可没诬蔑!你的你的,就是你的!”

    女人无可救药起来真是可怕。陆子垏从来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冷泉家的女人,顶多前几天她受伤了,自己找了冷泉家的人拿了能快速去疤痕的药膏而已。

    陆子垏沉着脸,“你那么看不惯那个孩子直接丢去孤儿院好了,拿回家来做什么!”

    他甩下一张脸就走了,宋昕冉清晰的听到陆子垏说将那个孩子立即送去孤儿院里带着。

    宋昕冉听到陆子垏这样说,原本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她起身将书本放在桌面上,今天连书上的半点内容都看不下去。她索性将书给翻了过去。

    她的眼眸湿漉漉的。裴雅兰的小孩怎么也轮不到要她来照顾。搞笑死了,那就送去孤儿院好了,谁爱养着谁养。

    陆子垏沉着脸出来之后就有点后悔了,他其实应该听听宋昕冉说话,看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陆子垏的自尊可不允许他回头,随便那个女人好了,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什么。是不是怀孕的女人都爱胡思乱想。

    翌日一大早,等宋昕冉下楼的时候,别墅里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一点吵闹声。

    陆子垏正边看着手机变喝咖啡,十分的宁静。

    宋昕冉蓦然想起昨天陆子垏将孩子送去孤儿院的事情,她以为陆子垏是说说的,那孩子他不会真的送去了吧!

    宋昕冉整个人有点乱,也有点失神,她不安的将管家叫来问孩子去哪里了。

    陆子垏听到宋昕冉问的,放下手中的杯子,抬眼盯着宋昕冉,声音里透出一丝冷意,“我们马上就会有自己的孩子,既然昨天那孩子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自然是送去孤儿院了。”

    “你真的将那孩子送去了,”陆子垏睁大了眼睛,“陆子垏,那孩子才八个月大,你怎么能这样做!”

    “你看着他就跟看着仇人一样,我们养在家里做什么!”

    宋昕冉见管家点了点头,脸色更加苍白。

    陆子垏看着宋昕冉问,“你不是说那是我的孩子,你那么不喜欢他留着他做什么。”陆子垏倾身,吻了吻她,“好了,再等五个月,我们的孩子也将要出生了。至于那个孩子就别再想了。”

    宋昕冉下意识的摇摇头,那太可怜了。那孩子已经没有了父母,连她都将他丢到孤儿院的话,也太可怜了。可陆子垏说的也是对的,她又不是那个孩子的父母,同她有什么关系,当初白炀为什么不把孩子直接都去孤儿院而要丢给她呢。

    这些人,到最后还要自私的算计她一笔,既然他们觉得自己圣母,偏偏她要绝情一点,就按陆子垏那样,不要那孩子。

    可脑子是这样想的,心里却一阵一阵的不安,到了下午宋昕冉突然觉得小腹有点疼。管家吓得不行,赶紧叫了医生给宋昕冉看病。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医生给宋昕冉开了一点安胎药就好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夹杂在一起,让宋昕冉的太阳穴都隐隐作疼。到底还是忍不住,到了第二天白天,宋昕冉就去找了那家孤儿院,将豆子给接了出来。

    陆子垏原本心情极好,宋昕冉现在不似从前,还会给他下面,这些改变陆子垏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估计之前的陆子垏要鄙视死现在的他,说好只是养着玩玩,把自己那些念想给抹掉,可哪里想到宋昕冉就跟毒药一样,越相处越爱。

    只是这个好心情保持到他进家门。

    又跟昨天一样,一回来别墅里,就吵得不行,那个不知道谁生的兔崽子又被宋昕冉从孤儿院里给带出来了。

    一会儿说是自己的私生子,一会儿她又折腾着将孩子弄回来,也不知道搞得那一出。

    他正想着要不要将这个小兔崽子扔到更远的地方去。就见宋昕冉一双漆黑的眼眸湿润润的,感觉一眨眼睛,眼泪就要落下来似的。

    陆子垏当然是无所谓,就在别墅多一个孩子而已,反正这个孩子不要打扰到自己和宋昕冉,又有什么关系。

    说来说去,他不过也就是在乎宋昕冉而已,看她对这个孩子又恨又爱的帮她做个决定。

    宋昕冉望着豆子那一张连,真是像极了裴雅兰,只要看到这一张脸就忍不住想起那个女人。

    这些年的时间过得好像很快很快,最初她顶着宋冉的身份进入娱乐圈的日子好像还在眼前。他们这些人原本都聚集在一起,只是这些年过去之后,所有人都变了模样,有的甚至是死了。

    晚上,宋昕冉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就像是一段电影一样,将那些尘封的东西都给回放了一遍。梦回到了几天前,宋昕冉和裴雅兰见面的那天晚上。

    宋昕冉逼着她开口,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一遍。裴雅兰不甘心,但到底是因为藏了太久,太难受了,所以还是说了出来。

    陆子垏的父亲越炎是一个非常古板又控制欲极强的人。因为越尊的残疾,越炎不得不将从前被他驱逐出去的陆子垏接回来。

    可陆子垏在中国呆了很久了,他怎么可能妥协回去汉诺威家族。

    要是换了一般人定然高兴的不行,这就意味着也许可以继承一大片遗产了。可陆子垏不一样,当年他母亲就是在英国没有的,陆子垏这辈子唯一想要知道的就是关于他母亲的一些事情。

    陆子垏在财富上显示了超级强大的能力,这越发让老头子想要将陆子垏给弄回来。

    为了洗掉陆子垏的记忆,老头简直是丧心病狂,他在陆子垏的脑子里放进去了一个很小很小的芯片。这个芯片就能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好的效果就是换掉人的记忆,重新编制一个全新的内容,而另外一个最差的可能性就是陆子垏彻底失忆,连基本生活都不能自理,一辈子就是废人了。

    而当初最初的时候,老头和裴雅兰的约定仅仅是让冷泉家族的她嫁给陆子垏,毕竟他是私生子,这样的婚姻差不多了。

    可谁又能想到,裴雅兰的心愿达不成,宋昕冉才是陆子垏真心喜欢的人。

    越炎自然是觉得裴雅兰没用,连一个男人的心都抓不到,就是在那一天,裴雅兰成了一颗废子。

    越炎身边有人同裴雅兰交好。裴雅兰知道老头子打算将自己抛弃的时候,她脑子里也有了一个惊天的计划。

    睡梦里,宋昕冉不住的颤抖,她冰冷的指尖微微何拢,背整个拱成一个虾米的形状。

    裴雅兰将自己设计死了,这样她就能从越炎的眼皮子底下逃出生天。然后她找到白炀,打算和白炀远走高飞。

    整个计划一环一环扣得好好的,宋昕冉根本就是应接不暇。

    在宋昕冉被关进监狱的时候,陆子垏的那一块芯片开始作妖了,即便陆子垏想要去救人,也被头疼折磨的不是样子,最后,陆子垏被强行带回了英国。

    在英国,陆子垏被最好的心理医生安排看病,但其实实际上是为了重组一个虚假的记忆。整整一个月,陆子垏时而能想起,时而不能想起,疯狂的时候,整个人都要想将房子里所有的一切都给拆掉。

    宋昕冉猛地从床上醒来,她瞪大了眼睛,好像都能感受到陆子垏那一种歇斯底里的悲痛。

    她转过身子,看到面前这一张放大的俊脸。

    陆子垏每天晚上睡觉都必须抱着宋昕冉,渐渐的好像成了一种习惯一样。

    宋昕冉身子轻颤,伸手想要摸一摸男人的眼睛。

    她那个时候真的恨死陆子垏了,为什么将她一个人丢进监狱不管她。她以为陆子垏不相信她,也认定是她杀的裴雅兰。所以才不管她。

    但原来他是被抓走了。

    就在娱乐圈吵得不行的时候,陆子垏没有和宋昕冉在一起,而是比她在监狱中还要可怜的忍受记忆编织。

    一个人拥有记忆才拥有了完整的一生。

    可陆子垏没有,他的记忆早就被抹掉了,他的人生因此都变得不完美。

    裴雅兰借着老头子的手,做了一场瞒天过海的局。陆子垏被带回了英国,而她进了监狱,两个人从此天各一方。

    宋昕冉的眼泪流下来,所以裴雅兰不敢回日本,更不敢来英国的原因就是怕被发现。

    宋昕冉第一次见陆子垏的时候,就察觉他的记忆丧失了,可却想不到他的记忆是这样被强行拿走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