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军门霸宠:腹黑少帅溺爱狂妻 > 第308章 单于郗,你别逼我!

第308章 单于郗,你别逼我!

    闻言,祁四月的脸上瞬间就变得惨白一片。

    她的脚步更是不由自主的就后退了一小步,是她太过自信了吗?

    不!

    她祁四月想要得到的东西,还从来就没有失手过的!

    看着应玖毅然决然的背影。

    祁四月的手指紧攥。

    当天下午,应玖整整在书房呆了一个下午,直到傍晚时分,他和安筱草草吃了晚饭后便就去了自己的卧房。

    从始至终,安筱都十分的安静。

    安静的陪着应玖吃饭,安静的听着管家汇报小郗的一举一动,说她整整一个下午都将自己关在屋里,一声不吭。

    就连是晚膳的时候也都还是将房门紧闭。

    俨然就是一副不准备进食的架势,可,罕见的是,向来将大小姐疼的没边的大人竟是连眉头都不曾蹙一下。

    默默的吃着饭,让他们不用理会。

    饿了,她自然就会吃。

    然,安筱却是知道的,他不是不予理会,是不敢。

    不敢让那颗本就浮浮沉沉的心,彻底沦陷。

    是的,安筱虽然文静,虽然什么都不说,看似什么都不知道,可,其实,她知道的,应玖是喜欢小郗的。

    可他同时也是她的未婚夫,是她的依靠。

    而她却是成了应玖的累赘。

    她,不该留在这里的。

    与此同时。

    应玖刚刚打开了门。

    随后,他就听到了黑暗的屋子里有细微的喘息的声音。

    应玖面色微微一沉,正要叫人,便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喊着:“哥哥……”

    声音魅意入骨,甜腻撩人。

    应玖一怔,随后立刻就走到了床边。

    借着皎洁的月光,他看清了躺在自己床上的人。

    那人穿着一身薄纱,曼妙的身姿在薄纱下面若影若现,此时的她面色潮红,难受的绞着双腿,夹着被子磋磨着。

    隐隐还有女子的体香漫到了鼻翼。

    床上的女子似乎也早就被药物折磨的都快要神志不清了。

    且当她看到应玖来的时候,嘴角都微微往上勾了勾,显然是高兴的,一张妖冶的面容上更是带着无限的春意。

    “哥哥……”

    她轻声的唤着他。

    应玖的面色铁青:“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府里上上下下绝不可能有人敢对她下药!

    可她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答案,不言而喻。

    然,对方似乎也压根儿就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

    祁四月看着他痴痴的笑了笑:“哥哥,我喝了春药,应玖,我喝了春药……”

    她一声一声的说着,嘴角始终都还挂着缱绻的笑意。

    应玖听见这个回答,气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他刚转身想要去找大夫,身后的人却是已经就攀了上来。

    她浑身都热的发烫:“应玖,应玖,我没有药能解的……我好难受啊。”

    应玖毫不留情的就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但,服下春药的女子却是软烫的像是一泊春水,他刚掰开她的胳膊,她的双腿便就缠了上来。

    “应玖,哥哥……你就帮帮我吧,我真的好难受啊。”

    那药的药效也委实是霸道的很,祁四月的神色都有些许的迷离,浑身上下都被欲望给烧成了粉色。

    应玖强将她按回到床上。

    随后就是走到门外先叫管家去请了大夫,自己则是手脚麻利的就去到井边打了一桶冰水来。

    走回到屋里,毫不留情的就将一桶冰水系数都给浇到了她的身上。

    祁四月被这桶突如其来的冰水给淋得透心凉。

    整个人都瑟瑟发抖了起来。

    应玖却是脸色愈发的铁青,一双丹凤眼更是难得的染上了丝丝的寒意,就那么看着她,语气沉重:“单于郗,你要是再做这样的事情,我是不管你的。”

    床上的人缩成一团发着抖,也不知听见没听见。

    应玖看着她,只觉得心头既怒又燥。

    他坐在床边,等着她的药效过去。

    只是不一会儿。

    刚刚被浇冷的女子浑身又烧了起来,冷热交替间,祁四月的嘴唇白的都没有丝毫的血色。

    可,她仍旧笑着。

    “……没用的。”

    她的脸上不知是水渍还是泪痕,声音娇娇弱弱的:“那个药很厉害的,你不上我的话,我就要被活活折磨死了……应玖……”

    说着她又想缠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

    “大人,大夫来了!”

    跟着一起进来的还有安筱。

    可,床上都是水,应玖不可能就这样让大夫给她看,只能是蹙着眉头拿干燥的被子将祁四月整个人都裹起来。

    祁四月顺势就瘫软在了应玖的怀里,且就在应玖开口让大夫进来的同时,柔软的唇瓣就堵住了他的薄唇。

    应玖如遭雷击。

    安筱更是本能的就落荒而逃。

    应玖即使是不用回头都知道,刚刚的那一声细小的抽气声是誰。

    他脸色一沉。

    可,看着眼前早就烧的失去理智的人也着实是发不出火来,冷眼扫了一眼管家带来的大夫道:“麻烦看看。”

    大夫提着药箱,强自镇定下来。

    没多久。

    大夫搭了一下脉,随后就是面容古怪的看了看应玖。

    “这药能解吗?”

    应玖只是十分淡漠的问了这么一句。

    毕竟,眼下这情况,是个正常人都看的出来,这位大小姐是中了什么毒。

    大夫摇了摇头:“这是西域罕见的一种药,而且药力很强,咱们云初国尚且没有这种解药……”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夫明显就停顿了一下。

    继而小声说了句,“但,国师大人肯定是有办法的……”

    毕竟,誰人还不知道他们云初国的国师大人,那就是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之人,更何况,此药还真就和蛊毒挂勾。

    只不过,这种药怎么会被下到丞相妹妹的身上?

    这话大夫也只能是在心里咕隆了。

    断然是不敢向外泄露只字片语的了。

    因为,想要活命啊。

    听见这话,应玖握着她手腕的手猛地用力。

    管家把大夫带走之后,被子里的祁四月软软的就从被子中了钻出来。

    “哥哥……”她哑着嗓子喊他,难受的用自己的身体蹭着他:“应玖,你就帮帮我吧……”

    应玖闭了闭眼睛。

    他再睁开双眼时,眼眸里是冷冽的寒意。

    他掐着她的下巴,用近乎是咆哮的嗓音说道:“单于郗!你别逼我!”

    听到他这句话,怀里的人却是轻轻的笑了笑,一张原本就妖冶的脸上更是妩媚动人,叫人为之心颤。

    可,说出的话却是叫人耐人寻味。

    “应玖,我没逼你啊……”

    她的声音已经有些不稳了,几乎是马上就要被欲望烧成了一团春水:“你是可以不救我的……”

    她在堵。

    活了十五年,祁四月第一次这般的感性,可,她没有丝毫的后悔亦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也没有给应玖留后路。

    因为,她知道,应玖是不会去求宫墨染的。

    而且,宫墨染也不会给她解毒。

    不,不对。

    她现在是应郗,说不定,宫墨染是会过来给她解毒的。

    思及此,她竟是有些慌乱,一把就拽住了应玖的胳膊,“应玖……大人他……”

    见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应玖眉头蹙的愈发的深了。

    一甩衣袖,夺门而出。

    院落,寂静无声,一丝清风拂过,应玖缓慢的抬头看着了皎皎的明月。

    他死死的攥住拳。

    额头青筋凸起。

    安筱一直默默的注意着这边的情况。

    且,在看到应玖慢慢恢复了些冷漠的神色后,却是闭了闭眼睛,转身又进入了那扇门时。

    终于是软软的瘫坐在地。

    双目无神。

    看着这样的安筱,明郗眸子黯了黯。

    她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主儿,可,安筱不一样。

    她是真的不介意祁四月顶着自己的面皮和誰发生关系,但,如果这个人会伤害到安筱,她就不会坐视不理。

    屋里的人早就被药物折磨的无意识的呻吟着,声音柔媚入骨。

    “哥哥……”她渴求着他。

    “应玖……”

    “救救我……”

    应玖走到她的面前,脸上一丝表情也无。

    他捏起她的下巴,语气是毫不吝啬的讽刺,“单于郗,你现在的这个样子,真叫我恶心。”

    可那人已经听不见他说什么了。

    只知道遵循着本能的欲望蹭了过来。

    应玖终于还是将她压在了身下。

    ------题外话------

    感谢O一六翼zZ、我是小小星、懒猫睡神投给包子的月票~么么哒~

    ps:给大家致歉,最近有点忙,没什么时间写,不过,很快了,包子就给大家个结局哈,很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