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暖婚似阳 > 044他也是坏人,会被揍吗?

044他也是坏人,会被揍吗?

    眼前这张脸不管看多少次仍觉得惊艳至极,浅色的眸,干净纯粹,晕开淡淡柔色。

    靳牧寒笑笑:“接机。”抿了抿唇角,轻声解释一句:“虽然你说不用,但我不放心,外面坏人太多。”

    对于靳牧寒说的外面坏人太多,沈千寻不禁失笑,挑眉打趣:“我专揍坏人。”

    他也是坏人,现在还图谋不轨,会被揍吗?靳牧寒默了默,像是慎重考虑的结果,淡定的:“你的手精贵,还是我来吧。”

    沈千寻忍不住看了眼自己的手,指甲粉嫩,五指纤细。

    一双柔荑,漂亮的让靳牧寒想私藏。

    沈千寻听靳牧寒说多这句话,她有时会觉得自己的手真的精贵的不行,不能随随便便的胡来。

    事实上,精谈不上,贵是挺贵的,玩赛车的那会儿老板替她买过保险,圈里,最贵的双手和双脚,没有之一,不过本人没有自知之明。

    两人相处的自然,那种氛围旁人无法介入,旁边的男人眼里闪过不甘,世上女人很多,可明珠少啊,他不愿错过。

    他插话:“沈小姐,这位是你男朋友?”

    沈千寻为了避免麻烦,心念一动,不假思索的:“是。”

    男人沉默,打量她的神色。

    沈千寻坦荡淡定。

    靳牧寒看着她,虽不动声色,但一颗心,明明知道不能当真,却还是因为那句是而麻掉,像被海绵裹住,呼吸不能自已。

    紧随,沈千寻牵起靳牧寒的手,抬眸,对他轻眨了下,“回去了。”

    靳牧寒反客为主,与之十指紧扣:“恩。”

    一路无话出了机场,因为紧张,靳牧寒手心温热,交握的双手微微湿意。

    “抱歉。”沈千寻说:“刚才那位佟先生,有点难缠。”

    在飞机上就已经三番四次的试图接近她。

    靳牧寒:“没关系,我乐意当你的挡箭牌。”

    “如果你的父亲还给你塞女人,你也可以找我帮忙。”沈千寻想的很公平,既然靳牧寒帮了他一次,那她回助一次,也是应该的。

    “好。”

    他又笑了。

    弧度明显,顾盼生辉。

    沈千寻心头又有点发痒了,酥酥麻麻的。

    靳牧寒是开沈千寻的车子出来的。此时,两人已经走到车旁,靳牧寒松开她的手,把行李放进后备箱。

    很快,保时捷渐行远去。

    ——

    沈千寻进入忙碌的日子。她原先是想请季凛出来吃顿饭,不过人联系不上。

    打了几通电话,再打,电话被摁断,然后,被拉黑了。

    几天后,季凛找回头:“上次是我家亲戚小孩碰了我的手机。”

    沈千寻没多想,恩一声:“你还好吗?”

    不好。

    季凛抽着烟,缭绕的白雾熏的他眼睛泛酸,“不错,还胖了。”

    “有空?请你吃饭。”

    季凛想了想:“有空了我联系你。”

    “可以。”

    季凛吐着烟:“那位靳先生还没从你家里搬出去?”

    “没找到好房子。”

    季凛笑了下,一字一顿的:“他对住的房子有什么要求,全提出来,我替他找!”

    怎么能让一只想吃兔子的狐狸任由他围着兔子打转。

    “你不是没空?”

    “一句话的事。”

    沈千寻想了想,毕竟她最近可能会很忙,没时间替靳牧寒找房子:“那行,我待会问问他。”

    电话结束,沈千寻找靳牧寒特地说起找房的事儿,“我最近可能会很忙,没时间替你找房子,季凛说可以帮你。”

    靳牧寒眼睑低垂:“我是不是对你造成什么困扰了?”

    沈千寻怔:“不是。”

    “我不急。”靳牧寒看她,又说:“你这里就不错,我可以交房租。”

    说实话,沈千寻也不想靳牧寒搬走呢,“你想继续住我这里?”

    “恩。”他一脸无害问:“可以吗?”

    沈千寻几乎脱口而出:“可以。”

    “谢谢。”

    于是,季凛的好意只能回绝。

    他气炸了。

    “沈千寻,你是存心想气死我是吧。”季凛咬牙切齿。

    沈千寻无辜极了,说没有。

    “那是男人!男人!”

    “我知道。”

    “总之我不同意。”

    “我同意了。”

    季凛:“……”他还能说什么,根本没有立场。

    电话一挂,他像个老烟囱,烟抽个没停,目光时而瞥向黑屏的手机,等了几分钟,仍是没有动静。

    操了一声,季凛再拿起手机,打去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接到他的电话似乎很激动,吧啦吧啦的说着。

    季凛不耐烦的打断他:“帮我查个人。”

    “谁。”

    “靳牧寒。”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