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大香蕉手机视频 > 芙蓉花开 > 红尘陌路人
    “生而为人,本就是一场艰难的历程。更何况还要肩负起抚养教导儿子的责任。就算是时光偷换了红颜,染白了青丝。我也无悔!”

    果然如此,耿寄秋暗自叹了一口,犹自不死心的问出了一句话:“儿子虽好,可是终不能解你孤苦一生。”

    “有道是【白头鸳鸯失伴飞】,是人间甚凄甚悲之事。更何况你【盛年情断三更梦】,阿月,好好想想,留下吧。我相信秦家会好好照顾你的儿子的,他不过几年就会长大独立的。”

    “呵呵,寄秋。可曾听过【女子本弱,为母则刚】这句话?”绣月反驳的继续说道:

    “这尘世上有多少历经苦难的母亲,为了自己孩子,咬牙坚持下来,活成了一棵能为孩子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

    “她们尽自己所能,用柔弱的躯体,单薄的肩膀,为自己的孩子撑起一片天!我也是母亲,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修行和私欲而抛弃儿子呢。不可能的!”

    “唉,我心里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只不过还是带着一丝侥幸心理,不甘心罢了。”他苦笑一下,没有再说话。

    ……

    已经两天过去了,绣月还在昏迷。急坏了钟飞夫妻,也急坏了远在广州的刘薇薇他们。他们都在瞒着吴昊辰,不敢告诉他真相,但是大家都期盼着她能早点醒过来。面对一直吵着要跟妈妈qq视频或者打电话的吴昊辰,大家也只好想尽办法哄着他。

    ……

    当太阳再一次透过阳台,照进客厅的时候。

    绣月依然没有醒来!

    客厅里,钟飞夫妻都通过电话向各自的单位请了假。他们一直守着绣月,俩人轮班睡觉,轮班看守着她身边的三个香炉,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及时上香,不曾有过一次断了香火。

    平时,都是楚云飞给他们跑前跑后,送来吃食。

    他现在是真心悔改了,他总算明白了,自己当初的荒唐。

    他忘不了,那一晚,钟飞夫妻坚决不给他开门。无奈之下,他回到家里,喊醒父母,交代了一切。然后又说服了他们,等天刚刚濛濛亮,一家三口就赶去钟祥家……

    他们一行人终于敲开了绣月家的门。

    面对钟飞疏离的眼光,面对钟嫂喷火的眼光,他惭愧的低下了头。

    再看看躺在沙发上的绣月,他羞愧难当,终于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大家不再苛责他,因为绣月还没有醒来。一切等她醒来,何去何从,凭她发落吧。

    这些事情,钟飞夫妻暂时没有告诉冰蕊他们,因为他们也帮不上忙,白白的跟着着急,跟着担心。

    ……

    小溪边,竹林旁。

    桃花蘸水开,

    一枝如画,斜插入楼来!

    真真是:

    鸟语花香,世外仙境!

    绣月含泪拜谢,这一次她感到异常的欣慰。

    爷爷已经修为有成,耿寄秋不久的将来,就能证得鬼仙果位了。而父亲吴承泽为了陪伴,没有修行的母亲,甘愿放弃修行,生死相伴,期待着能携手脱胎转世,再续前缘。

    一切都那么美好,至于自己以后怎样,呵呵,并不重要了。

    不过,耿寄秋还是微微透露了一些口风,一些关于她的小天机,送了她一首小词:

    孤灯为谁听夜雨?

    六亲孤单伤情。

    云开月明破晓,

    且看玉树结好!

    是耶,非耶。

    仙缘待天机!

    ……

    他领着七个古装版的她,一路带她们来到之前的高脚楼。

    楼上极目远眺,风景迷人,心旷神怡。

    “看!天边那朵云,像极了展翅高飞的凤凰!”

    绣月顺着耿寄秋指向的天空望去……

    突然,身后被人狠狠地推了一把,她竟然从高脚楼上跌了下去。

    偏偏下面好像变得深不见底,惊慌失措的她挣扎着,喊着:寄秋,寄秋……

    耿寄秋站在高脚楼上,久久的不动一下。

    一阵风吹来,旁边的一树繁华,竟然落英缤纷,不时的有三三两两的花瓣,飘落在他的肩膀与头上……

    他一动不动,似是被时光凝冻在那里。

    许久,一位老者缓缓上了高脚楼,站在他的身后。

    “唉,欲除烦恼须无我,各有姻缘莫羡人。人生有因必有果,一切随缘吧……”

    他回身,淡淡一笑,终是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心里他默默地对绣月说了一句话:“你还是回去了,三生石上,我们终归无缘。从此后一别两宽,就做个阴阳不守望,红尘陌路人吧!”

    ……

    钟飞一脸沉重的坐在一边低头不语,现在虽然人多了,都能帮着看香。可是绣月依然没有醒来的迹象,焦急又沉重无奈的心情,让他心情非常沉重,不愿意说任何话。

    都是为了他,绣月才千里迢迢赶来,拼死救下了他。可是她自己却落到如此境地。

    他的红颜知己,他的爱。千万要醒来呦!

    即便是今生无缘,但至少要彼此平安。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只要彼此平安,即便无缘相守,但幸在同一片蓝天下,也算是以慰寂寥。

    “啊……寄秋……寄秋……”

    随着一声呻吟传出,绣月开始了激烈的挣扎。

    众人精神一震,赶紧围了上去。

    “绣月,你醒了?”

    “绣月,快醒醒……”

    “绣月,绣月?”

    众人纷纷试图喊醒她……

    绣月头上渐渐冒出细密的汗珠,她挥舞着双臂,好像要抓住什么。

    终于,她猛的一个挣扎,坐了起来,随即睁开眼睛,怔怔地看着围在自己身旁的众人。

    “绣月,你醒了,太好了……”钟嫂哽咽着含泪带笑的看着她。

    这两天真的把她吓坏了,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似真似幻。好在梦醒了,绣月醒过来了。

    对于绣月,钟祥老夫妻俩的看法颇为复杂。

    他即感激她不惜一切就自己的儿子,又怕因为她,自己的儿子家庭破裂,名声受损。尤其是儿子对这个曾经的云飞媳妇,也有着很深的感情,这让他发起了愁:有了这份救命的恩情在这里,以后可怎么相处呢?

    而楚天阔夫妻的想法就更复杂了:他们对绣月并没有丝毫的好感,现在之所以站在这里,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有那个小孙孙。他们只是为了儿子楚云飞能够有个完整的家,也能跟别人一样,重新过上有妻有子的生活。不至于将来无靠!

    楚云飞则是又喜又怕,喜得是绣月终于醒来,不负他冒死出手救她。怕的是对方不会轻易原谅他,更怕儿子会恨他,所以他站在外围,踌躇不前。

    同样跟他一样,呆呆的站在另一边的是钟飞。

    自从看见绣月醒过来,确定了她再无性命之忧,他激动的满眼都是泪!

    满腹的感慨和辛酸,满肚子的话都随着眼泪落向了尘埃。

    最后,只化作一句话咽回心头:

    你能活着,真好!

    ……

    接下来几天,绣月牵挂儿子和门市上的生意。她归心似箭,执意要回广州。

    无奈钟飞夫妻和冰蕊他们担心她的身体旅途劳累吃不消,极力挽留。

    冰蕊对于绣月他们那晚的“惊魂历险记”后怕不已。连连嗔怪绣月,这么大的事情居然瞒着她进行。而广州方面,知道了绣月脱险后,也都松了一口气,嘱咐她养好身体再回去,并让她放心儿子和门市。

    看着儿子红润的脸庞和店面的营业流水,她终于放下了心。

    不再着急回去了。

    因为很快就要到阴历十月一了,她决定为爷爷和父母上完坟后再回去。

    “冰蕊,今天你回去吧,都在这里陪了我两天了,你家里还有嘟嘟呢。孩子上学,做饭都需要你呢。”

    “不回去,我不放心你。”冰蕊倔强的否定了绣月的提议。

    绣月:“……”

    “咚,咚,咚”一听敲门声,冰蕊就皱起眉头。

    这声音太熟悉了,除了楚云飞,再没有第二个人不按门铃,直接敲门的。

    他这几天天天过来,送鸡送鱼送补品。美其名曰:“绣月需要补养身体。”

    可惜绣月一直对他不理也不拒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