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那就不要离开我 > 9.考试
    今天是个好日子,风轻云淡,天朗气清,适合飞行。

    所以容屿也不算是骗了孟媛。

    他真的是去上体育课的。

    校长带竞赛班也带校内航模队,国庆节后进行招新,新鲜血液注入,叫容屿去给新生做简单的科普。

    容屿故作正经:“那我语文课怎么办?”

    校长头也不抬:“你都逃多少了?差这一节?”

    容屿:“……”

    所以他拖着大尾巴,快乐而闲适地,去参加了社团活动。

    原本他算盘打得好好的,心想,结束社团活动之后就去找倪歌一起吃午饭,带着学弟学妹们不明觉厉的崇拜目光,说不定还能在她面前再装一波逼。

    结果失策了。

    刚一走出活动室,他就收到她的消息,简简单单一句话:

    【我想去自习室睡会儿,不吃午饭啦。谢谢你帮我充饭卡,放学见^_^】

    虚伪。

    过时。

    难看。

    毫无新意。

    ……

    容屿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句子末尾那个一点儿也不可爱的颜文字,脑子里的形容词噼里啪啦地往外跳。

    跳了一会儿,他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面无表情地牵住校长的手。

    震惊的校长:“……??”

    “老师。”

    “嗯?”

    “性感学生。”

    “……”

    “诚邀您共进午餐。”

    “……”

    于是两个人从活动室出来,一起往食堂走。

    附中的教学楼、行政楼与食堂相连,路过高一自习室,容屿走过去两步又退回来,忍啊忍,还是没忍住:“老师您等我两分钟,我去找我一个小妹妹,给她送一下饭卡就回来。”

    老杨的笑容一下子变得意味深长:“妹妹?”

    容屿举起双手发誓:“是真妹妹,清清白白的。”

    然后他转身去推门。

    就撞上了那一幕。

    “我就说……”听他讲完这个过程,倪歌的惊奇才稍稍降下去一些,“怎么会那么巧,校长又不是你的召唤兽。”

    怎么可能他在哪儿,校长就出现在哪儿。

    容屿没听清,手顿了一下:“你说什么?”

    她赶紧往回缩:“……没,没事。”

    容屿:“……”

    突然有点心塞。

    她是不又觉得,他要骂她。

    “不过……”倪歌把披风叠好收起来,抱着小抱枕和他一起去食堂,软声问,“都快一点了,你怎么也没吃午饭?”

    我他妈当然是在等你啊——

    话到嘴边,容屿强压着滋滋的火气,咬牙切齿地换成一句:“航模训练。”

    她眼里又浮起惊讶:“你高三还搞这个?”

    “嗯,帮杨老师带一下新生队。”

    不知怎么,倪歌再一次莫名其妙地想起黎婧初。

    “你们……”她舔舔唇,犹豫一下,问,“你们都在准备自主招生吗?”

    “不是。”走进食堂,容屿问,“吃什么?”

    “我点个粥就好了。”倪歌锲而不舍,“那,都是什么人在准备自主招生?”

    “闲人。”他又问,“粥能吃饱?要什么味道?”

    “能,都行。”倪歌眼睛亮晶晶的,“你能详细跟我讲讲吗?这几年的政策是什么样子的?”

    容屿:“……”

    他垂下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她还抱着刚刚那个史迪奇抱枕,正抬着头望他。小姑娘眼神明亮而认真,手指不自觉地勾住他的衣摆,像是怕他跑掉,一副十分求知若渴的样子。

    但是……

    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小说里那种,在家中帮总裁把饭做好、衣服熨好、洗澡水放好,然后香肩半露一心一意等待情郎回家,却在见到总裁之后,被对方一句“我很忙我要继续工作,我眼里只有前途没有你这种妖艳贱.货”就打发掉的,凄惨可怜的,豪门小女佣喔。

    “……”见他久久沉默,倪歌若有所觉,小心翼翼地,把扣在他校服下摆上的手挪开。

    史迪奇长长的耳朵绕过她的双臂,紧张兮兮地塌下来。

    容屿深呼吸,转过去:“您好,我要一份红糖粥,两屉小笼包,一份黄金糕,还有……”

    倪歌赶紧:“我吃不掉那么多。”

    他气急败坏:“谁说是给你点的!”

    “……”

    他点完餐,坐下来,又折身去给自己点了一碗面。

    倪歌坐在对面,默不作声地小口喝粥,真的不去动小笼包和黄金糕。

    容屿:“……”

    他忍,忍,忍……不住。

    还是板着脸,把她的饭卡推回去:“那两样。”

    “……?”

    “我是用你的卡刷的。”

    “……”

    倪歌看到卡贴上那个醒目巨大的“攻”字,耳根迅速红了一下,赶紧把它收起来。

    容屿语气凉凉:“就你这样,一天到晚,还想着攻谁?”

    倪歌在心里小小地“哼”了一声,然后慢吞吞地开始动筷子。

    容屿微默,冷着脸解释:“过段时间,学校会有讲座,统一讲自主招生的事。”

    掐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大多竞赛都集中在寒暑假,一般情况下,学校会请老师专门来做讲座给新生讲自主招生的事,时间往往就在期中之后、寒假之前。

    “我明白了,谢谢你。”倪歌点点头。

    过了会儿,又求知欲非常强地,小声问:“那……你玩航模,也是为了自主招生吗?”

    “不。”容屿不假思索,“自主招生跟我关系不大,我要去读军校。”

    “倪歌。”他顿了一下,抬起头,难得认真地道,“人也不完全是为考试活着的,不是吗?”

    ***

    ——人也不完全是为考试活着的,不是吗?

    晚上回到家,倪歌坐到餐桌前,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又浮现出这句话。

    这好像是个反问句。

    但她觉得,不是谁都有资本反问这种句子。

    “……倪倪?”倪爸爸的声音稍稍提高了些,叫她,“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吗?”

    “嗯。”倪歌乖乖点头,复述道,“快期中考了,要好好准备考试,以前成绩不差,换了学校也不可以懈怠。”

    “对。”倪爸爸显然很满意,“倪倪很乖。”

    “倪倪一直很乖。”家里的人难得这么齐,倪妈妈显然很开心,晚饭多煮了一道汤,最后才端上餐桌,“哪怕不在我们身边,也很听话。”

    她其实挺想不乖的,可惜没什么机会。

    ——倪歌忍不住想。

    她在姑姑家的那几年,跟家里人的联系其实也很频繁。

    父母哥哥三天两头跟她视频通话,唯一的差别在于,父母的三连问是“身体好吗?成绩好吗?姑姑好吗?”,哥哥的三连问是“还有钱吗?钱够用吗?我再给你打点儿?”

    “不过说到这个……”倪爸爸像是突然想起,“黎婧初是不是跟你同校?”

    倪歌低头啃鸡腿:“嗯。”

    倪妈妈问:“怎么了?”

    “听说老黎家的姑娘假期参加比赛,拿到了A大的六十分降分。”倪爸爸很努力地云淡风轻,“如果条件允许,可以适当地学一学她。”

    倪歌被他的形容词逗笑,没有说话。

    “倪倪跳舞很好看。”但倪清时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揭这一页,筷子顿了顿,他手中最后一个鸡腿也落到倪歌碗里,“也拿过大奖。”

    倪歌眨眨眼。

    她当初离开北城的原因并不唯一,除去自己身体不好、不想再见到那位讨厌的老师,父亲当时不太太平的工作环境也是其一。

    然而倪清时并不认为,暂时性地送走家里的小妹妹,能让父亲轻松多少。

    他耿耿于怀了很多年。

    于是父母不着痕迹地换了话题。

    晚饭结束后,倪歌和哥哥一起上楼,想了想,偷偷摸摸地道:“下次我请你吃鸡腿。”

    微顿,她又补充:“吃那种很大很大的。”

    倪清时顿时笑了:“最近,我的颈椎病卷土重来,难受得厉害。如果你能陪我游泳,也许比吃鸡腿更令人宽慰。”

    “好呀。”倪歌想了想,又摇头,“但是游泳的话,最近不行。”

    “好,那就等你考完期中考。”倪清时笑了笑,并不多问原因,“我非常期待,倪歌的考试成绩。”

    ***

    倪清时这样说,让倪歌莫名生出一种,自己被寄予厚望的感觉。

    然而刚刚考完前两科,她就有一种糟糕的翻车感……

    “倪倪啊。”孟媛从隔壁班老师那儿大费周章地借来前两科的答案,对完之后,精神恍惚,“我觉得,我可能没大学可以读了。”

    “……”

    倪歌自己也非常恍惚。

    她做错了一些莫名其妙的题,出题人毫无理由地想要杀死她。

    “那我觉得……”倪歌纠结很久,说,“我应该去放羊。”

    这句话被孟媛记下来,发了条朋友圈。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过去的缘故,第二天之后的考试,倪歌反而轻松一些了。

    无论孟媛大呼“题好难”还是“这科挺简单诶”,她的感受都变成了:“还好。”

    考试最后一天,容屿突然发消息:考完了?

    倪歌:嗯。

    容屿:考怎么样?

    倪歌:……就,不知道。

    顿了顿,她又补充:老师还没发答案。

    所以她也懒得去找老师要。

    容屿:[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倪歌:“……”

    她点开,果不其然,全都是她这次考试的答案。

    倪歌忍不住发语音:“你干什么?”

    停了一会儿。

    容屿那边也回过来一条语音,语气慵懒,带点儿痞气,慢悠悠的:

    “帮你下定辍学放羊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