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小日子 > 11.chapter 011
    江濯完全没有想到时意会买车,他知道时意也有驾照,所以更没想到的是这车不是给他自己开的,而是给他开的。

    从未想过这种事情,所以他一时竟然愣住了。

    久久后,他听到时意小心翼翼的声音说“可以换”,心中一阵柔软,一开始他其实是哭笑不得的,但是他想了想这大概是时意所有的积蓄了,买这辆车,一定也思索了很久。

    江濯是感动的。

    江濯两只手都握住时意的手,看着时意说:“怎么忽然要买车?不是有车开吗?”说的是他常开的那辆奥迪。

    时意挣脱江濯,主动伸出手环住江濯的身体,一脸笑意地靠在他的肩头说:“你老是开公司的车,这车这么贵,我怕你弄花了,到时候赔钱肯定跟割肉一样,加上我们不是快有宝宝了吗?就想着早点买辆车,到时候家里用车也方便,老是开公司的车,挺不自在的。”时意把自己心中所想,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江濯。

    “想买车,你可以告诉我,我来买,其实你没有必要花这笔钱,你的钱,来之不易,买车的钱我还是有的。”江濯其实是在心疼时意,想让他把赚的钱存起来自己花,买自己想买的东西,而不是给他买,他也不需要时意给他买车。

    时意闻言立即抬起头,看着江濯说:“谁的钱都来之不易,不是有句话叫能者多劳吗?你平时工作那么辛苦,还给我做早餐,不想你老是开公司的车,加上不是还有孩子的原因吗?就觉得买辆车给你开,可不是只给你一个人开的,以后有宝宝了,要带着宝宝去打疫苗什么的,大一点还要送他上学呢。”时意担心江濯有压力,比如说自尊心不允许他接受这样的礼物,所以赶紧说出他另外的一些打算,好让他放心开,不要想太多。

    当然,他也知道,江濯这么大一个人了,肯定手里也有一笔积蓄的,当兵又不花钱,国家还给发钱,有任务要做的话,会发更多钱,所以时意觉得江濯不穷的,但那是他拿命换来的钱,他不忍心让他动,何况现在他的工作比江濯要轻松的多,福利也肯定比江濯的好,他能者多劳也无所谓的啦,都已经是一家人了。

    江濯张张嘴,看着时意,最终什么多余的话也没说,一把抱住时意,语气感动,透着低沉,轻轻道:“谢谢你。”他知道,时意这句能者多劳的意思,时意一定以为他的工资比他多吧。

    “你喜欢吗?你要是不喜欢这个颜色,我们可以换。”时意也抱着江濯,他的心情同江濯一样激动,因为这是他除了买房子外,第一次买这么大件的东西,然后送给自己现在最在意的人。

    “我喜欢,这个颜色很好,你挑的我都喜欢。”

    “太好啦!”

    两个人最后没有去走一圈,而是坐上新车,时意让江濯开车带他兜一圈!

    兜了一圈又一圈,直兜到夜幕沉沉,只有路灯在亮着才回家。

    刚回到家,江濯就把时意推到了旁边的墙壁上拥吻……

    六月中旬,校招结束,朱锦顺利应聘到了自己想要去的公司,全家都很高兴。

    朱宏特意请全家所有人都去酒楼吃了一顿丰盛的大餐,第二天收拾好东西,朱宏亲自开车,带着时秋雪和朱锦去往A城。

    已经接到消息的时意早早就把房子大扫除了一遍,房间也特意喷了点空气清新剂,客厅的花瓶里插上鲜花。

    因为江濯去帝都出差,接待朱家的担子都放在了时意的身上,但时意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其实挺不乐意江濯过来受气的,所以巴不得这个时候江濯去出差,自己一个人面对姑父反倒轻松许多。

    他可以接受自己受姑父的气,但想想要他帅气英俊的爱人也来受气,就有点……无法接受!

    上次时意结婚,只有时秋雪参加了婚礼,朱宏说是店里忙,他还要培训新员工,就没过来,所以朱宏对于江濯也只不过是通过时秋雪的描述,了解那么一点,知道是个没出息的保安,也就没兴趣打听下去。

    本以为这次过来能见到对方,结果竟然不在家。

    “出差了?”

    “是啊,姑姑姑父里边坐,我给你们煮了水果茶。”

    “没有普洱铁观音什么的,或者大红袍吗?”

    “我家没人喝茶叶茶,所以……”所以没有储备这种东西,这点就不用时意明说了。

    朱宏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这算是默许,水果茶也凑合,不然能怎么办?就算他再不把时意当回事,也不可能这个时候让时意去买。

    等时意去厨房端茶的时候,朱宏坐下来对时秋雪说:“这房子小了点,旧了点,但是周围环境还不错,能住到这种地方,还维持的住开销,不错了。”朱宏其实觉得就凭时意和江濯的工作环境,住这种地方,还租了三室一厅,颇有些打肿脸充胖子,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明明可以租住个一室一厅,跑来租这么大个套房,在他眼里其实比较小,但只有两个人住的话,自然就大了,没必要,多少没有房子的新婚夫妇不是租住在小套间里的?

    花销这么大,估计手里也没什么钱。

    朱宏在心里撇撇嘴,没有明面上说一些讨人嫌的话。

    朱锦靠在沙发上喊肚子饿。

    “什么时候去吃午饭啊,我饿了。”拎着的两个行李箱还扔在客厅,自己不说拿到卧室,仿佛要等着时意帮他拿进去。

    时意端着水果茶走出来,一杯杯放到三人面前,只有时秋雪站起来想帮时意放茶,被时意制止了。

    “姑姑你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大老远的过来,赶紧坐下,我一个人就行了。”

    朱锦见没人理他,坐起来继续对时意嚷嚷道:“哥,什么时候去吃饭,我饿了。”

    时意还没说话,时秋雪就瞪了朱锦一眼说:“现在才十点半,你九点吃的早餐,现在饿了?你那肚子是无底洞?十一点去吃都不急,先坐下来喝口茶”时秋雪说完喝了一口水果茶,酸酸甜甜,意外地好喝,催促朱锦,“你尝尝,味道很不错。”她很少喝水果茶,但侄子做的水果茶,比她在外面买过的水果茶还要鲜甜。

    朱锦被说了一通,因为新鲜感还在,也没闹脾气,冲时秋雪笑嘻嘻的,端起水果茶,对时意撒娇说:“表哥,行李好重啊,你帮我拿到卧室好不好?”

    时意拿着托盘,看向朱锦说:“急什么,先放在一边,等吃过饭回来了再弄行李也不迟,中午想吃什么?”

    朱宏喝了口水果茶说:“你看你想吃什么,姑父请你们吃。”

    朱锦心里则想着,既然已经确定给表哥房租费了,那他们家今天过来就是来做客的,哪里有客人请主人吃饭的?不由在心里撇撇嘴。

    时意自然没有那么不懂事,摆着手说:“你们来我这里做客,怎么能叫姑父你请客,我已经定了溪美酒楼的包间,有小锦最爱吃的羊排,姑姑爱吃的猪肚鸡,姑父想要喝的茶,他们那里都有。”溪美酒楼档次不高不低,算得上非常体面的聚餐场所。

    溪美酒楼是连锁的,S市也有一家,档次还可以,朱宏觉得侄子还算有眼力见,不抠,不然随便一家店就能把他们打发了。

    心情不错的朱宏笑呵呵地客气道:“不用那么麻烦,随便找家店,吃顿便饭就行了,在家吃也行啊。”

    时意在心里呵呵,寻思着,真的在家吃了,指不定说他抠门呢,面上也客气地说:“姑父哪里的话,你们难得来一趟,肯定要去外面吃,再说我厨艺也没有那么好,就去溪美了,昨天就预约好的,你们休息一会儿,喝完茶咱们就去,小锦要不要先看看房间?”

    朱锦站起来说:“是我上次住的那间吗?”

    时秋雪也好奇地站起来,想过去看看。

    时意点着头说:“是,不过我又添置了点东西,你用起来也方便,比如说衣架,加湿器之类的。”

    三人边说边往里面走,朱宏一个人坐在客厅无趣,跟在屁股后面去看。

    就算朱锦这么挑剔的人,也不得不说,时意把这间卧室收拾的很清新,布置的十分温馨,简约中透着雅致。

    时秋雪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嘴里一直说:“真不错,比小锦那房间看着整洁多了,你是不知道,每次我去整理小锦的房间,头都大了”然后对朱锦说,“你现在住在你表哥这里,注意一点个人卫生,不要脏衣服随地乱扔。”担心儿子给时意添麻烦。

    时意立即指着床尾的脏衣篓说:“这里有脏衣篓,脏衣服扔到里面,卫生机器人会过来收拾,拿到洗衣机那里清洗。”

    朱宏背着手说:“虽然房间小了点,但你这小区环境特别不错,住着安全,我们也安心。”

    时意颔首道:“是啊,当初就是看中他的安全,清净,房子是狭小了点,只能说是凑合住吧。”

    闲聊着就到了十一点,时意把东西收拾了下,带着三人下楼去溪美酒楼用餐。

    因为溪美酒楼就在小区外面隔一条街,一行人没有开车,步行过去。

    六月份的太阳已经很晒了,朱锦拿着遮阳伞,撑着时秋雪同时自己也能遮一点,嘴里哼哼唧唧。

    “也太热了,早知道开车出来了,还有多远啊?”

    “到了,就在前面,看到了吗?橙色装潢的那一家。”

    就这么几步路,时意一直听着朱锦在那里唉声叹气,叹的他也在心里叹气,这几个月有自己受的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