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 30.第 30 章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好长一段时间。

    亚历山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补充了一句:“哦, 我是外国人。”

    听你的口音完全不像好嘛!

    苏不语笑了笑,“原来是这样,这也巧了, 我也是外国人呢。”

    亚历山大一听, 笑容更大了,眼中的热切意味也更盛了, “那咱们兄弟两个就算是有共同语言了, 嘿, 咱们一起干吧。”

    苏不语:“那是自然了,小弟我要跟着大哥你混呢, 你看看我现在这副弱柳扶风的模样,还希望大哥能多多照顾我。”

    亚历山大大手一挥:“那好说,那好说,虽然我原来也没这么威武, 不过既然现在我这么厉害, 我自然会保护你的。你之前大概也听到了, 我的技能是一脚一个地震波,每次我跺跺脚,便会跺出地震波,让五步以内的人强制倒地, 并造成一定伤害。”

    苏不语惊讶:“哇, 这个技能真是厉害, 大哥牛逼!”

    亚历山大笑呵呵地摇摇手:“一般, 一般,我之前遇到过一个试炼者,人家那技能才叫牛逼呢,对了,你的技能叫什么?”

    苏不语实在怀疑这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就这么随随便便将自己的技能告诉给第一次遇到的人,未免也太天真了吧?不过,从他说出口的名字来看,他肯定也是在胡说八道。

    苏不语笑眯眯道:“我的技能是不完美的cosplay,能cos成不同职业的人,没法儿作为主要战斗技能来使用。”

    亚历山大拍了拍胸膛,“没事儿,大哥罩着你了。”

    苏不语打蛇随棍上,立刻欢喜道:“那就谢谢大哥了,对了,大哥都得到了什么物品,我就一包纸巾和一包女性……”

    苏不语的目光落在他正不断流血的大腿上,他一步一个血脚印,却一脸的无所谓。

    “……”

    “大哥,你不疼吗?”

    “啊?”亚历山大一脸迷茫地转过头,顺着苏不语的目光往下一看。

    “哦,没什么,就是流点血而已,放轻松。”他随意拧了一把裤脚,裤子的布料都能拧出被浸透的血。

    苏不语:“你那不是流一点血吧?正好我这里有东西,我给你处理一下吧?”

    亚历山大眼睛一亮:“那可就太好了。”

    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毫无防备地将自己的伤腿伸到苏不语的眼皮底下。

    苏不语强力按住自己想要使坏的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卫生巾。

    亚历山大:“……你等等!姑娘!你要干什么!”

    苏不语微微一笑:“说好为你包扎的。”

    “不是,你……”

    苏不语笑容加大:“啊?你要说什么?”

    亚历山大背脊一凉,立刻条件反射道:“不,没什么。”

    苏不语蹲下身,从亚历山大的衣服下摆撕下一条布料,而后将卫生巾打开,贴到他不断流血的伤口处,再用布料固定住。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你可别小看它,要知道当年发明卫生巾的人灵感来源就是军用止血带,而且,卫生巾干净卫生,用这个处理伤口不容易让伤口感染,看你这出血量应该是静脉出血,被树杈划破了静脉吧?”

    亚历山大听的是云里雾里,两只眼睛都快要转圈圈了,只能含糊地顺着他的话说:“啊?啊……”

    苏不语:“用卫生巾贴上以后,血液里的血小板就会留在伤口表面,有助于你凝血,很快你的血就会凝住,伤口也会结痂。”

    “我跟你说,你要是没有我来给你处理伤口,你会大量流血,以至于全身失血过多,最后死在这里。”

    他抬起头,笑眯眯说:“可以说,是我拯救了你的一条小命。”

    他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模样尤其唬人,被他一本正经模样被骗过的受害者不下三位数。

    亚历山大盯着苏不语看了会儿,果然信了他的鬼话。

    他笑呵呵道:“那我就欠你一条命了。”

    苏不语微笑:“还好我人好,也不跟你说要你命之类的话,你只要记着在这场比赛中好好保护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哦哦——”亚历山大没听出有哪里不对,他乐颠颠地像是占了大便宜道:“那谢谢了啊!”

    苏不语眉眼弯弯:“甭客气啊,咱们不是同伴嘛,唉,我就两样物品,还给你用了一件,最后我就只剩下一包纸巾了。”

    他偷瞄着亚历山大,又叹了口气。

    亚历山大顿时不好意思起来,“那个什么……如果你不介意的……”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苏不语立刻抢答:“当然不介意,快把你的好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

    亚历山大也没觉得哪里不对,憨厚地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些东西。

    苏不语一面伸出手,一面瞧瞧注视着亚历山大。

    见他没有阻止和戒备的意思,苏不语便拿起这些东西挨个看了看。

    “这就是你说的遮掩气味的喷剂?”苏不语拿着一个巴掌大小的白色小瓶,对着他周围喷了喷,刚刚因为处理伤口而造成的鲜血味儿立刻就闻不到了。

    苏不语思量道:“如果这里有什么大型猛兽的话,这个倒是可以让我们的气息被掩盖,不被猛兽发现。”

    他突然顿了顿。

    亚历山大不明所以:“怎么了吗?”

    苏不语:“不,没什么。”

    他应该没这么乌鸦嘴才对。

    苏不语接着翻看他的物品,“这是一把瑞士军刀,一小包压缩饼干……这个世界专门针对我的吧?给我的东西少也就罢了,居然还没有一个有用的。”

    亚历山大看着她手里的摄像杆,“呃……所以,你就把摄像机拆了。”

    苏不语抬起头,对他眨了眨眼睛,“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况且我已经跟大家道过歉了。”

    苏不语盯着从亚历山大背后慢慢滑过来的摄像头,缓缓笑了起来。

    那个摄像头就像是怕被他再次拆掉似的,突然一个转头,溜得远远的。

    苏不语露出微笑:“你发现了没有?咱们两个缺少野外求生最重要的东西。”

    亚历山大立刻道:“是水!我刚才在树上就有些渴了,咱们两个快去找水吧。”

    苏不语点头,他将这些物件划拉划拉重新递给亚历山大。

    “你不留一些吗?”

    苏不语笑容温和:“你留着比我留着有用多了。”

    亚历山大也没细看,就将这些东西直接塞进了裤袋里,嘴里还忍不住感慨:“你人真好。”

    苏不语不要脸地收下他的评价,提醒他:“那把瑞士军刀你还是随身携带着吧,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你恐怕连拿刀的时间也没有。”

    亚历山大连连点头,“你说得对。”

    两人结伴继续往森林深处探索。

    苏不语轻声问:“你在树上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有其他人落下来?”

    亚历山大老实道:“有两个,但是都离咱们两个挺远。”

    苏不语问:“在哪个方向?”

    亚历山大指了指林子深处,“在更深的地方,依着咱们的速度要走上半天左右。”

    他左右看了看:“你是怕有人会来攻击咱们吧?不会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是最早落下来的,既然我没在周围发现人,那就说明一时半会儿这里还是挺安全的。”

    “那也不能放松警惕,既然是逃杀秀,这里的主办方就不可能会让我们安安稳稳的。”

    亚历山大爽朗地拍了拍自己胸,“放心吧,有我呢!”

    苏不语笑眯眯:“那就全靠你了,你可真是压力山大了。”

    “啊?”亚历山大随即想明白,他笑呵呵道:“亚历山大在俄语中就有保卫者的意思,你都把你的东西给我包扎伤口了,又救了我一命,我定然是要保卫你的。”

    苏不语昧着良心连连点头:“你记得就好。”

    两人经过亚历山大所在的那棵树时,苏不语趁着亚历山大走在前面,偷偷在树干上做个了记号。

    既然亚历山大直接被扔下来,还没有受太大的伤,那就说明这棵树上不远的高度就是演播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看不见。

    林子深处越来越黑,极少能见到透进来的阳光。

    环境也越来越诡异,安静的有些不正常。

    突然,苏不语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亚历山大立刻奔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苏不语伸手去拉都来不及。

    这个莽汉!

    苏不语立刻跟着看过去。

    亚历山大长臂一扫,打开茂密的草丛。

    “这里什么也没有!”

    苏不语抬头望向四周,只看到周围的大树垂下一条条软软的树枝,就像是披着树皮外衣的触手,那些树枝正好垂在亚历山大的四周。

    苏不语还是觉得他太过鲁莽了。

    “亚力傻蛋,有情况,你……”

    “啊?”亚历山大立刻一个转身,宽肩、粗胳膊将四周的树枝碰了个遍,“你说什么?”

    苏不语瞪着死鱼眼:“没什么,都晚了……趴下!”

    亚历山大一个条件反射立刻匍匐在地面上,头顶上传来“噼啪”一声脆响。

    他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那些树枝像是活了一般,抓向他原本站着的地方,但是,因为他的骤然消失,那些树枝抓了个空,便全都打在一起,纠缠起来。

    他就像屁股后面点了一串鞭炮,飞快地爬了出来。

    “呼呼——小唐,多亏了你。”他仰面躺在地面上喘息,胸肌上下起伏。

    苏不语懒洋洋笑了一下,双手揣兜,低头看着他的脸,“你也看到这里的危险吧?”

    “嗯嗯,这也太诡异了。”

    “所以,你要听我指挥,我虽然体力不好,但是我都是用脑子通过那些修炼场的。”

    亚历山大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原来用脑子也行的吗?我都是从头到尾一直打的。”

    “情况未明,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毕竟大哥你可是我们两个的生命保障。”

    他的话虽然没有指责的意味,却一下子让亚历山大不好意思起来。

    “小唐,对不住啊,都是我太鲁莽了,我以后一定都听你的。”

    苏不语朝他伸出手,“那我们才能合作愉快。”

    亚历山大连连点头,他伸手去握苏不语的手,就在两人的手快要碰上的时候,他突然又将手缩了回来。

    苏不语挑眉。

    亚历山大笑呵呵地将自己沾满泥土的手指在迷彩服上擦了擦,这才握住他的手。

    苏不语下意识使劲儿,却差点拉了个空,原来亚历山大只是把手递给他做做样子,自己已经跳起来了。

    苏不语耸耸肩。

    亚历山大问:“接下来,咱们要往哪个方向走?”

    总算是驯服这头莽牛了。

    苏不语面色不变,“朝这个方向走试试吧。”

    苏不语指着右面。

    亚历山大毫无二话,立刻掉头走去。

    苏不语跟在后面提醒:“在这个试炼场中应该有不少试炼者跟我们一样,缺少食物,缺少水,这就导致水源附近我们可能会遇到敌人。”

    苏不语用词很讲究,争取时时刻刻给亚历山大洗脑——他们两人是一伙的,别人都是敌人。

    说罢,他就偷偷瞄着亚历山大的神情。

    亚历山大:“好,那我就出去直接干他们一票?”

    苏不语微笑:“你可以藏在暗处偷偷下手,通常人在渴的时候,遇到了水源一定会很激动,迫不及待的面朝着河流饮水,很容易忽视背后的袭击。”

    亚历山大扭头看他,“小唐,你脑子真好使。”

    苏不语叹了口气,故意道:“你该不会在心底里偷偷骂我吧?我居然让你在背后放冷箭?”

    亚历山大急忙道:“当然不是,我这个人一向是有什么说什么的,而且,我是真认为你聪明,跟我不一样。”

    “说实话,嘿嘿,你这样的头脑我很羡慕。”他爽朗又羡慕的笑了笑,心底的情绪全都反应在了那张脸上。

    这个人真是好骗啊,苏不语觉得自己都快要重新长出良心了。

    “对了,你是怎么发现这个方向有水的。”

    苏不语瞟了他一眼,“因为这个方向有水草的味道,而且,水汽也是从这个方向来的。”

    亚历山大挠头:“那你刚才怎么不提醒我,还跟着我乱走?”

    苏不语垂下眼,“我以为你知道水源在哪里,才没有提起,还一直跟着你走,这都是我的错。”

    “不不不,是我的错,我这个人太蠢了,没事儿,我只是问问。”亚历山大立刻将过错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苏不语重新抬起头,“那你身上有瓶子吗?咱们找到水后怎么装?”

    亚历山大笑得牙齿都露出来,“我的物品格子里有葡萄酒桶,那时候正好打死一头熊后,偶然发现的。”

    苏不语:“……”

    所以,你果然是来自战斗民族的吧?

    “对了,之前我在林子里发现了棕熊活动,若是咱们缺吃的了,我就带你去猎熊。”亚历山大扭动了一下肩膀,“我这个技能猎熊可好用了。”

    苏不语慢悠悠问:“林子里有大型动物活动……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啊,我给忘了,哈哈。”亚历山大再次大笑起来。

    苏不语深深地凝视着这个人,却觉得实在看不透深浅。

    每当他要打消疑虑的时候,亚历山大总会给他制造一个“惊喜”。

    苏不语打了个哈欠,问:“你的物品格子里还有些什么?”

    亚历山大掰着指头道:“两个空酒桶,一个手锯,一枚戒指,还有一个铁钩子。”

    苏不语:“……”

    同样都是试炼者,为何东西的差距这么大呢?

    苏不语忍不住望了一眼自己有些清凉的物品格子,因为上次任务失败……没错,虽然他通关了修炼场,但是没有按照纸条上说的任务做,所以判定他任务失败,被扣除掉了两件物品——剁骨刀和柿饼,好歹火药是保留下来了。

    苏不语一直认为世界是在故意针对自己,如今终于找到了证据,人家米小青没有完成任务只被扣了一个物品,他却被扣了两个!

    世界一定是在针对他,太恶毒了。

    苏不语对亚历山大道:“你的物品真多,不像我,上次修炼场任务失败还被扣掉了两个。”

    亚历山大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同情,随即爽快道:“没事,现在咱们两个变成同伴,我的东西随你用。”

    还没等苏不语好好道谢,前方的风中突然送来了一丝血腥味儿。

    两人同时钻进了树丛中,亚历山大拿出那个喷剂往两人周身喷了喷。

    没过多久,一个拎着长刀的人突然闯进两人的视野。

    两人甚至还没看清他是怎么过来的,他就已经站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了。

    这个人的技能定然是速度方面的。

    苏不语放轻呼吸,默默观察着。

    那个人在周围搜寻,长刀扫过杂草,发出细碎的声响。

    亚历山大刚想冲上去,却被人死死按住了。

    他扭头一看,按住他的正是刚认识的新朋友。

    小唐比他要聪明,再等等。

    没过多久,另一个男人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新来的男人问。

    拿着长刀的男人摇了摇头,“你技能显示是这个方向吗?”

    新来的男人怒道:“你什么意思?我的技能是狗鼻子,肯定比你的眼睛好使。”

    “那可不一定。”拿长刀的男人耸了耸肩,“既然你都来了,你再试试。”

    “试试就试试。”

    男人嘟嘟囔囔:“我有一个狗鼻子。”

    话音一落,他立刻趴在地上,撅了个屁股,到处嗅来嗅去。

    拿长刀的男人朝天翻了个白眼。

    狗鼻子男人嗅来嗅去,一直嗅到长刀男人的长刀前。

    “走开,走开,你干扰到我了。”

    “哦。”长刀男人抱着自己沾血的刀,朝着苏不语和亚历山大藏身的地方走来。

    亚历山大正想要先下手,却又被苏不语按住了。

    亚历山大瞪大眼睛,直视着苏不语,用嘴型道:“再不动手就晚了。”

    苏不语专注地盯着长刀男人的动作,嘴巴动了动,似乎在说:“他没发现。”

    可是,这么近的距离,被他发现就晚了啊。

    亚历山大以为他是没有战斗的经验,便撸了撸袖子,准备跳出去扼断那人的脖子。

    谁知道,小唐像是明白他心中所想一般,立刻转过头,凉凉看了他一眼。

    亚历山大呼吸一滞。

    小唐转过头。

    亚历山大又可以喘气了。

    他自己也觉得奇怪,自己这么强大怎么会怕小唐呢?

    刚刚小唐给他比野兽还恐怖的危机感应该……应该是错觉吧?

    嗯,一定是错觉。

    长刀男人走到两人藏身的草丛前,一个转身依靠在了树干上,然后,随意甩了甩长刀,将刀身上的鲜血甩掉。

    血珠溅到苏不语旁边的草叶上,摇摇欲坠。

    “奇怪怎么会没有呢?刚刚我分明闻到了两个人的味道,其中一个似乎还受伤了。”狗鼻子男人不住念叨着。

    长刀男人冷笑:“是啊,是啊,你还说他们可能是在相互厮杀,让我来渔翁得利,结果呢?啥也没有!”

    狗鼻子男人气得跳脚:“都说了不是我技能的原因,之前那三个人不全都被我找到,然后被你给杀了吗?这足以证明我的技能没有问题了。”

    “再说了,你有什么啊,不过是跑的快一点而已。”

    长刀男人皱眉:“别废话了,快点找吧。”

    狗鼻子男人:“我怀疑他们有跟你一样迅速移动技能,或者有什么躲藏类技能。”

    “你的意思是说我白跑一趟了?好在这里没有摄像头,要是被那些观众看到了,你会让我流失粉丝的,哼,虽然都是些妖魔鬼怪,但是他们送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长刀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举起长刀,默默欣赏,表情愉悦。

    苏不语立刻明白了,原来这些妖魔鬼怪可以给自己pick的试炼者送武器道具的。

    狗鼻子男人提议:“如果是迅速移动技能,我应该还能依稀闻到一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闻不到,说不定他们是用了什么躲藏技能,正在哪个草丛里趴着呢,你快用长刀捅一捅,检查检查。”

    长刀男人不满道:“这样做也太傻了,会让我的粉丝减少的。”

    这样说着,他却捏着长刀想要动手了。

    亚历山大身上的肌肉一下子紧绷起来。

    苏不语却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在找什么。

    突然,他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