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 27.第二十七章
    贾赦驾着帆船以摩托艇的速度靠了岸, 再次记住了上岸的方位和标志物, 才将帆船收入空间。

    白驹号遇到独行大盗的事传得飞快,不过两日,山海关总兵司马川也得到了消息。

    有着前儿卫麟来信说平安州那边出了状况, 京城里的军饷又不曾送出, 司马川立刻就有一种陷入了巨大阴谋的无力感;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一个不知是谁的神秘人的监视之下。

    这种恐惧令司马川成为惊弓之鸟, 一面和海上联系, 打捞沉船;一面将讯息传回京城。

    贾赦猜到海上出了事, 司马川定然是要往外传递讯息的,凿沉了白驹号, 倒也没急着回京。

    果然算着海上的消息传回山海关后不久,贾赦就在关门外拦截到了信鸽。估摸着京城里头,关于平安州的事已经闹开了,曾阔那老儿也会被盘问得焦头烂额, 贾赦总得带些证据回去, 否则全凭自己一张嘴, 终究是说不清的。这次贾赦拦截的信件上也有墨点儿,贾赦看过之后,便收入了空间。

    至于曾阔,确然如贾赦猜测那样, 现在日子不好过。

    当日, 平安州的事传入京城, 当即在朝上上炸开了锅, 平安州节度使被押解回京。虽然曾阔出来力证平安州的军饷未失,又称是贾赦谏言。但当时贾赦和曾阔在户部静室密谈,连谈的内容都被贾赦拿走了,曾阔之言,全是一面之词。

    朝堂之上,各有立场,往往唇枪舌剑争执不休。

    这时离平安州节度使裴四海被押解回京已经五天,贾赦依旧踪影不见。本朝十日一大朝会,五日一小朝会。今日正是小朝会之期。

    在议定了几件大事之后,三皇子司徒均率先对曾阔发了难。

    司徒均走出班列道:“启奏父皇,儿臣以为平安州出现保定沈家失物的案子,不宜再拖。”平安州的案子,是景怀帝派司徒均和大理寺少卿共同去办的,裴四海也是司徒均下令捉拿,押解回京的。只要此案一定案,司徒均便有了一桩功绩。但是此事偏偏被曾阔拦下了。

    如今裴四海等人虽然关在大理寺大牢,但是毕竟是立过战功的人,得了景怀帝的不得苛待的口谕,如今还好吃好喝的待着呢。若是此案长久拖延下去,便是并非自己的原因耽搁,以后只怕也叫几个不省心的哥哥兄弟替自己传出办事不利的名声。

    “儿臣附议。”五皇子司徒增立刻支持司徒均。司徒均在刑部行走;司徒增则在礼部行走。礼部平时掌管礼仪、祭祀、仪仗等,颇为清水;加之朝廷财政吃紧了好些年,自从司徒增进礼部以来,奏请拨款,曾阔那老儿就没爽快过。

    当然不可能爽快的,财政吃紧时候自然是先紧着军事和民生两样。司徒增是皇子,打小在上书房念的书,这些道理自然也懂。只是憋屈了几年,他此刻乐得仗着大义理直气壮的给曾阔添些堵。

    “臣附议。”“臣附议。”……如今有三皇子司徒均冲锋,司徒增相帮,史晖、卫麟、王子腾等岂肯放过这样的机会。

    一时间,朝堂上附议之声一片。

    此时,六皇子司徒境走出班列道:“启奏父皇,儿臣以为,如此大案,等了五日,实不为多。如今明知平安州一地的军饷尚未出库,自然证明曾尚书所言非虚。既如此,儿臣以为,不若派人寻找户部员外郎贾赦的下落。”

    司徒境在户部行走,即便曾阔属于清流,并没有偏向自己,但是司徒境也得护着户部些。贾赦若在户部闯下货来,即便与他没有直接关系,他这个在户部行走的皇子脸上也不好看。

    司徒境此言原也有些道理,自然也有一帮朝臣附议,于是,朝廷上就立刻审裴四海,还是寻回贾赦再审激烈的争辩起来。两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有人说贾赦就是畏罪潜逃了,立刻就有人反击说贾赦被真正的幕后黑手杀人灭口了,死无对证,什么脏水不能泼。

    卫麟听得此言,倒是真心希望贾赦已经死于非命,但是他不但接到信息说白驹号已经沉了,那封信上的五个墨点儿,他却只收到三封;也就是说,有两封信失了踪迹。若是那信鸽死于鹰隼之口还好,若是那信鸽被人拦截……卫麟不禁吓得自己又出一身冷汗。

    当然,毕竟是在御前,即便两方各执己见,还是有些分寸的。在双方将自己意见阐述完之后,朝堂上便静默了下来,等着景怀帝定夺。

    景怀帝其实早就有了成算,下口谕命人寻找贾赦下落。一来,曾阔为官一直不错,景怀帝相信曾阔出言保下裴四海必然有原因;二来,贾赦献计的事是曾阔在上次大朝会上当着宗亲和文武百官的面说的,无论贾赦是生是死,总要寻一寻下落,此案才宜继续审,否则谁知道会不会传出自己昏庸的话来?至于第三么,贾赦虽然名声不好,到底是贾代善的嫡长子。死了的忠臣是最好的,贾代善解平安州之围,又驻守平安州多年,劳苦功高,景怀帝自然是念着贾代善的好的;仅此一条,景怀帝便不会草率的定贾赦的罪。

    贾代善从北疆驰援平安州的时候,景怀帝刚登基,说贾代善是保住景怀帝江山的人不为过。仅此一点,景怀帝也不会寒了臣子们的心。

    况且,对于朝堂上争执的双方而言,这也是个折中的法子,自然就这样定下来。只是天下之大,贾赦突然脱离辎重队伍,无人知其去向,要找一个贾赦,无异于大海捞针。

    当然,景怀帝手下是有隶属于自己的情报组织的,类似于明朝的锦衣卫,这个组织叫做北斗,北斗的刺候遍布全国各地,消息端是灵通。除了明面儿上的张榜寻贾赦之外,景怀帝也派出了北斗寻找贾赦。

    在朝堂上为了贾赦的事争执不休的时候,贾赦乔装之后正在不紧不慢的回京。

    他是一个纨绔,如今做成这样一件大事,自然是要令人刮目相看的。当然,他还有唯一的□□,他是贾代善嫡亲的儿子,虎父无犬子,他自然是有本事的。但是这个本事也不能超过大多数人的常识太多,所以他无需太快回京。不但如此,他还要被人追得狼狈不堪,九死一生为好。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贾赦为了将戏份做足,虽然经过乔装改扮,还露出了一丝蛛丝马迹,让山海关的人追着撵;不但如此,为了显得自己行事谨慎,贾赦并未直接回京,而是取道北上,跟山海关的人大兜圈子。

    如此‘逃亡’了没有多久,贾赦就看到了朝廷寻找自己的榜文。同时,贾赦也察觉到了除了撵着自己跑的山海关追来的人;明面儿上寻找自己的各地官府;还有一股跟踪手段很是了得的势力。

    虽然红楼梦原著里面没提过这股势力,但是既然红楼世界有明朝建的山海关,为何就不能有一个和锦衣卫相似的组织呢?贾赦怀疑另一股不容忽视的势力应该属于大内侍卫。

    想到此处,贾赦便有了计较。

    这一日,贾赦‘逃’到了北直隶青峰县境内,在和一股暗杀自己的势力较量中,还寡不敌众,吃了些小亏,终于不堪重负,逃到了县衙自称自己是朝廷张榜寻找的贾赦,寻求朝廷庇护。

    这时候山海关的势力、朝廷的势力,全都汇集到了青峰县,北斗的人自然不会让贾赦被灭口,于是贾赦终于被北斗的人救了。同时,贾赦将山海关或许出了叛贼的事告诉了北斗的人。

    北斗只忠于景怀帝,且非常时候采用非常手段,如何查证山海关的情况,便是北斗的事了。贾赦只需要恰当的给对方一些是是而非的提示就可以了;若是贾赦说得太多,难免引人起疑,他一个人如何能探得这许多消息?

    终于被北斗寻到之后,贾赦便结束了逃亡的日子,被护送回京了。至于山海关那边,北斗也迅速做出了反应。

    青峰县在山海关西北四百多里,对北斗而言,不过一日的路程就赶到了。至于具体调查和行动,北斗自有北斗的手段。

    话分两头,在贾赦一路‘逃亡’的时候,消息不畅的荣国府在比其他人家滞后几日之后,也终于得知贾赦失踪,甚至有可能摊上谋逆大罪的消息。

    这时候贾母和二房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们希望贾赦这次真的摊上罪名,彻底被压下去;一方面,他们又担心因着贾赦的罪名,连累二房。即便是为着贾政和贾珠、贾元春,贾母也得捏着鼻子替贾赦疏通疏通。

    只是贾赦若是当真像户部尚书说的那样是为朝廷办事去了便罢;但凡是与谋逆沾上一点儿边儿,谁肯出手相帮?荣国府除了门口那个牌匾和死了的贾代善在景怀帝那里剩余的面子,还有什么政治资源值得他人出手?

    不说政治资源了,就是钱财,贾母现在也拿不出了。贾母一面暗骂贾赦刚花了八十万银子买了个五品官儿,转头就闯下弥天大祸;一面又只能捏着鼻子去找自己的弟弟史晖。

    史晖因着贾母护着贾王氏那些事,白白损失了十万两银子,恨不得贾赦就此落罪。荣国府那个贾存周,在史晖看来也就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的伪君子一个,也就贾母将他当个宝。又不是自己的儿子,管他前程受不受连累?史晖才不做冤大头。

    “姐姐也知道,为了归还欠银的事,咱们家都卖了庄子。不说大外甥若是真犯了事,便不是银钱能解决的事;便是银钱能够疏通一二,现在史家也是内囊尽了。”史晖说得一脸愁苦。

    史家为何还银?还不是始于贾赦抽风?史家因何内囊尽了,还不是贾赦敲诈的?史晖虽然瞧在贾母的诰命份上,没有将话说得太过难听,那意思也是明摆着了。

    贾母在娘家碰了一个软钉子,悻悻的回了荣国府。次日,又求了南安王妃。南安王妃算来是贾母的手帕交,但是在真金白银面前,交情算个屁。当初南安王府还银的时候,别看面上爽快,心中也是肉疼得不行的,不迁怒贾赦就不错了,还帮他?再说了,现在是三皇子、五皇子跟六皇子打擂台,形势不明朗的时候,傻子才会捞贾赦。

    为了贾赦的事,贾母可是豁出了老脸的,即便这豁出老脸更多的是为了贾政不受连累。当然,贾母真遇到事的时候,出门求人,才知道自己的国公夫人诰命不过是听着好听罢了,平日外出交际赴宴,那些奉承的话,贾母现在想起来,只觉得一切都是笑话。

    贾母心中暗骂贾赦真是来讨债的,却也不再管此事。

    谁知三日之后,贾赦便好端端的回来了。

    贾赦在北斗的‘保护’下回到京城,北斗也早有人将贾赦受人追杀的事告知景怀帝了。如此,景怀帝对曾阔说的贾赦察觉有人劫银,前去查探的事越发多信了三分。贾赦是忠良之后,又是替朝廷办事,景和帝特许贾赦回府修整一日,次日入宫回话。

    回京之后,贾赦先是去庄子上看贾琏和李姨娘。贾赦穿越之后,每日会抽出一些时间陪贾琏,贾琏对贾赦也十分依赖了。自从到了庄子,父亲再没来见过自己,贾琏虽然口中不说什么,心中既是想念又是失落。

    如今听说贾赦来了,贾琏早丢开两个奶哥哥,飞快的跑来迎接。

    贾赦一把将贾琏抱起来,问:“琏儿这些时日可曾听先生的话?”反正贾赦有钱,给贾琏分别请了一个骑射师父和一个教四书五经的先生。

    贾琏点点头道:“琏儿不敢不听父亲吩咐。”说完,盯着贾赦,像是犹豫了一下,又小心翼翼问:“若是琏儿不听先生吩咐,父亲会不管我了吗?”

    贾赦瞧着贾琏的眼神,心中突然变得有些柔软,大约张氏死后那几年,原身不管贾琏的事给这孩子留下了心理阴影。揉揉贾琏的头顶,贾赦笑道:“不会。只是父亲有些要事要处理,不得不离开些时日。等父亲将事情都办好,就来接琏儿,以后琏儿还是住父亲院里,可好?”

    贾琏小小的脸上担忧散开,用力的点了点头。

    李姨娘的肚子越发显怀了,大概还有两月便要生了,若非为了安全问题,贾赦自然不会来回折腾孕妇。于是便让李姨娘暂时住在庄子上,待出了月子再回荣国府。

    李姨娘上次受了一回惊吓,不敢再折腾,委委屈屈的应是。

    贾赦不过是来瞧一眼儿子,明日还要面圣,便没有在庄子上多留,跟贾琏约定了隔几日来接他,又吩咐了左良一番,便回了荣国府。

    面圣要早起的,荣国府离皇宫近,贾赦便没有留宿在庄子上。

    次日一早,景怀帝就派了戴权来接贾赦。戴权倒是个稳重的,接了贾赦之后,也没多问。请贾赦上了车,自己上了另一辆,跟在贾赦的车子后头,就吩咐去刑部衙门。

    而贾赦在车上阖着眼靠在柔软的靠背上,看似在小寐,实则贾赦心里想的:这回要对皇帝磕头了,真心不爽。

    这一回,关于此案的重要人等皆到齐了。不但平安州节度使裴四海在;山海关总兵司马川也在;失踪的贾赦也回来了;沈家家主也押解到场。

    主办此案的三皇子司徒均,因谏言被牵扯进来的户部尚书曾怀也悉数来了。

    这桩大案牵连甚广,景怀帝设了珠帘,在帘后旁听。由刑部尚书主审,大理寺卿、大理少卿和都察院左右御史协同审理。

    贾赦知道现在装不成纨绔了,便通过原身的记忆回忆了一下贾代善的形貌,尽量装出贾代善的气势来。入了刑部,因景怀帝是设帐旁听,倒免了众人的叩拜大礼。不但如此,景怀帝还命人赐了座。

    待得众人到齐,刑部尚书一声升堂,衙役杀威棒杵地高喊威武之后,才开始问话。

    因贾赦是重要证人,自然先问贾赦。刑部尚书宋安一拍惊堂木,问:“户部员外郎贾赦,你因公监送粮饷去平安州,为何无故脱离队伍?”

    贾赦站起身来,对宋安拱手道:“回大人,下官在监送粮饷途中,因发现运送被服的车辆有蹊跷,事急从权,便擅自采取了行动,这原是我的不是,甘愿受罚。”

    宋安能做一部尚书,岂是这样泛泛回答能够敷衍的。于是宋安接着问:“户部尚书曾大人说,户部运往平安州的军饷是在出库前,听你的建议调换的。既是在出这趟差事之前便得到消息说粮饷有失窃风险,为何又是途中发现被服车有问题?”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高啊。

    贾赦自然不能将自己夜探卫家地下室的事说出来。只道:“回大人的话,我确然收到消息说有人想劫这趟运往平安州的粮饷;因路途瞧见被服车有问题,下官怕打草惊蛇,便未告知晁仁晁大人,便擅自离了队伍,独自查访。”

    宋安又问贾赦的消息来源于何处。这个自然是好解决的,只听贾赦道:“回大人,家父在平安州驻扎多年,因沈家织造房一直供应平安州的被服,父亲怕被服出问题,冻坏了驻守将士,于多年前,就在沈家安插了人。此人在沈家多年,极得沈老爷信任,探得了详情。因着下官被派了前往平安州押送粮饷的任务,父亲的人便担心下官吃官司,便将消息告知了下官。”

    兵者,诡道也,贾代善被称之为常胜将军,自然会有些手段,往敌营安排细作,乃是常用手段;但是凭谁想不到有人会朝供应被服的织造房按细作的。

    于是,宋安又将自己的疑问说来。

    贾赦道:“大人,将士在外,辎重、粮草的补给十分影响士气;若是敌军渗透到沈家,将军用的被服换了破絮烂麻,将士们领到的被服不能御寒,便会大大降低士气;这些倒还罢了,若是敌军或是渗透,或是收买了织造房,将染了时疫的衣裳撕碎缝入被服絮子里头,将士们外头瞧不出蹊跷,用了这样的被服却难免生病;军营里头将士们同吃同住,若是真有一人得了时疫,只怕会迅速蔓延,后果不堪设想。是以,被服之事,也不得不查。”

    贾赦一番话便令堂上众人吃惊不小,这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能说出的话?

    不过现在倒不是探究贾赦学识大涨的时候,宋安又问:“国公爷安插在沈府的那亲信现在何处?”

    贾赦从容道:“回大人,下官脱离辎重队伍之后,昨日才回京,便去庄子上看了犬子,并未来得及与此人接头。” 亏得景怀帝昨日让他先回府休息一夜,他才有空吩咐左良去准备这样一个细作,将自己消息来源这个漏洞堵上。

    左良办事效率极高,今日戴权来之前,已经将这人的身份准备好了。此人名曰赵武,没成安家,无儿无女,因着没有牵挂,是沈家家主的亲信。平安州那里出了纰漏,沈家家主暴怒之下,犯了疑心病,将赵武一杯毒酒毒死了,如今死无对证,这个赵武成了贾代善安插的人,也并无破绽。不久之后,沈家家主便被押解进京。

    宋安再问贾代善安插在沈家的人信谁名谁,贾赦先是为难了一下,道:“我若说出来,不知是否会连累此人。”

    景怀帝在屏风后头道:“此人为国立功,该赏。”

    贾赦才道了名字。听到赵武二字,沈家家主脸上神色一变。堂上都是些精明之人,沈家家主的神色变化,自然落入各位大人眼中。

    沈家家主听到赵武的名字,以为贾赦所言属实,面露愤怒之色道:“果然是他!此人是我家奴,前儿犯了急病,已经死了。”

    贾赦听到此处,故做痛心疾首状,道:“是我连累了他。”

    掩盖过贾赦的消息来源,宋安继续往后问话。问到贾赦被服车有何蹊跷时,贾赦道:“回大人,下官瞧见被服车碾出的车辙比普通被服车深,又比军饷车浅。”

    司徒均都疑惑了,问:“那有如何?”

    贾赦道:“回殿下,下官府上曾失窃了不少东西,成了一桩悬案,自那以后,下官日思夜想,就想知道府上东西是如何被盗的。只是下官无能,思量了几月,终究没有解了谜题。但是也叫下官想到几条可能性,其中最容易做到第一条,便是挖地道将东西运出。”

    “这和被服车的车辙有何干系?”司徒均插口问。

    “回殿下,下官先假设了沈家的东西是从地道里‘失窃’了,但是挖一条地道,须得多少人力,因而这地道不会太长,运出库房之后,最好还是回到陆上运输方便。恰巧沈家失窃不久后,就要为朝廷军供应被服。下官想着:若是将沈家失窃的东西藏入被服车中,既无人敢盘查,也不会被左邻右舍瞧见。沈家的失窃案,可不就和荣国府的失窃案一样,成了‘悬案’了?

    至于车辙,被服车的车辙比普通被服车深,证明车内确然藏了别的东西‘但是被服车的车辙又比军饷车的车辙浅,则证明车中东西不如银两重。微臣虽然没到过保定沈家,却也听过沈家失窃的传言。沈家失窃的东西,定然不止夹入被服车那一点儿。想明白此节,下官就疑心沈家失窃之物,只怕运去山海关了,于是向东追去。”

    “无稽之谈!”山海关总兵司马川忍不住道:“沈家失窃也好,不是切也罢,和我数百里之外的山海关有何关系?”

    贾赦那日躲在山海关城门的屋顶,是见过这个司马川的,自然知道此人定然有问题。于是并不理会他,而是抬头看宋安。

    宋安问:“贾大人,运往平安州的被服车夹带了东西,和山海关有何关系?”

    贾赦才道:“回大人,下官想着,若是沈家失窃的案子和荣国府一样,是当真财物不翼而飞便罢。若是叫下官猜中了,是将财物从地道转移出去,做了一桩假失窃案,这些财物定然要运出去的,运出去之后做什么勾当,下官却不得而知了。”

    司马川和沈家家主听到这里,即便强作镇定,也吓得脊背冒汗,贾赦如此心智当真骇人听闻,所说之事竟如他亲见一般。

    方才司马川在贾赦这里碰了钉子,便不说话了。宋安继续问:“即便沈家将财物运往别处,贾大人又如何确定是山海关?”

    贾赦道:“回大人,刚开始下官并不肯定沈家那些财物运往何处。下官得皇上恩典,进户部当差,时日虽然不长,却也知道最近户部十分繁忙,拨往各处的粮饷队伍相继出发,只要同行有被服车的,皆有可能夹带财物。但是下官后来又想:若是运往西海沿子的粮饷,不若多拨银子过去,在临近西海沿子的省份再采购被服,只怕节省不少人力物力。

    何况沈家虽然家大业大,本朝国力昌盛,兵强马壮,需要的被服何等之多,又如何是沈家一家能供应得起的?沈家的被服,多半会运往北直隶范围内的军机要地;因而下官觉得,保定府离山海关虽然比离平安州远一些。若是沈家的织造房供应平安州的被服之外还有剩余,多半是运去山海关。下官擅自追去,倒叫下官猜中了。”

    思路清晰,有理有据。堂上众人无不对贾赦刮目相看,谁说着是纨绔?哪家的纨绔有如此本事?至于司马川,则心中惊骇不已,贾赦此人,多智近妖。

    其实贾赦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没说:沈家失窃的财物如果真要运出去,那个接收地须得是十分重要的战略要地;须得好销赃;须得能影响朝堂局势;最好离沈家还别太远还,否则路上容易出纰漏。几厢权衡,山海关的可能性最大而已。

    他之所以做如此推测,是原著里,到了秦可卿、林如海相继去世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太上皇。也就是说如今的景怀帝多半在十几年后,被逼宫退位了。

    一个九五至尊不到被形势逼迫到无法可施,会甘心退位吗?平安州和山海关分扼京城东西咽喉,若是这两地被人控制,有可能还有鞑靼倭国这样的外敌环伺,景怀帝知道大势已去,或许才会避位保命。

    而山海关不但离京城近,能威胁帝都安全,还便于和外敌联络。

    如此种种,贾赦觉得沈家财物运去山海关,作为十几年后谋逆资金可能性最大。饶是如此,贾赦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若是自己猜错了,少不得要逃亡的。庆幸的事,终究证明他的疑心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