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天下第二美人[穿书] > 25.025
    哗啦哗啦哗啦, 这次的流水声比唐宁在前一晚听到的更加清晰。

    他沿着司无岫冲出的方向追出去, 视角只能捕捉到对方绯红的衣角。唐宁咬牙运用更多的灵力,让自己的速度变得再快些,终于追上了司无岫。

    “宁儿?!”

    司无岫前方的黑影逃得飞快, 差点就要追丢, 他顾不上许多,道:“来得正好, 我去前面堵他, 你将他逼至庭院与我完成包抄!”

    “明白!”唐宁在他背后喊道, 同时朝黑影甩出几枚暗器,限制奔跑的方向。

    司无岫见状放下心来, 足尖在屋脊上用力一点,瞬间便掠至前方,从黑影头顶超越,将他的去路彻底封住。

    唐宁配合司无岫成功地将黑影诱导到庭院中, 正翻下屋檐落入院子里, 却发现只有司无岫一人站在院子中央。

    “咦, 人呢?”唐宁左右看了眼,确定黑影真的不知道去哪里了,才朝司无岫走过来。

    人都不见了,也没法包抄啊。

    “我追到这里的时候, 已经不见踪影了。”司无岫眉头紧锁道。他手中拿的是雷鹏从镇上铁匠铺买来的精铁剑, 能凑合着用, 却无法将他的实力完全发挥。

    剑胚由于尚未开刃, 只能先放在修院的寮舍里。

    不过在这里,司无岫用一柄精铁剑也足够了。

    “没道理啊……”唐宁沿着庭院四周走了一圈,“我刚才将他的左、右、右前方的通路都封死了,他只有从你身边穿过,才能跑到前面的月洞门。可你站在这里,他根本无法越过你,只能藏起来了。”

    但这个庭院一眼望去就这么大,哪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司无岫忽然拽住唐宁的胳膊,在他脸上用力一捏。“喂喂,你干什么啊!”唐宁捂住自己的脸,怒视对方。

    “还是宁儿提醒了我。”司无岫嘴角微勾,“那个人还在这里,他没有走,而是藏起来了。”

    “这……这要怎么藏?”唐宁不解地四周看看,这里连一棵树都没有,只有几盆码得整整齐齐的盆栽,一个大活人能藏在什么地方?

    “在这里。”司无岫转过身,用剑尖指向放在墙根下的水缸。

    “那里?”唐宁紧张看去,那个水缸其实只有半人高,就连他都塞不下去,要怎么躲人。“莫非是缩骨功?”唐宁发散思维,以前古装片好像都是这么演的。

    司无岫轻轻摇头,也没有多解释,而是挥动精铁剑直接朝水缸劈下!

    唰啦——

    水缸被劈成无数碎片,里面的水哗哗流出。而瓦片中央,一个摸约八-九岁的小男孩正抱着膝盖坐在上面,脸色青白,显然被司无岫突如其来的一手给吓得不轻。

    就在小孩吓到呆滞的时候,司无岫长剑抵在他的脖子上,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小孩愤怒地瞪着司无岫,逼紧嘴巴,一个字都不肯说。

    “你这么凶,人家会回答你才怪。”唐宁蹲下来,目光平视小孩,“小朋友你别怕,我和那位大哥哥没有恶意,只想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会出现在房顶上,你愿意告诉我吗?”

    唐宁眼中不含半点杂质,黑色的眼眸映着小孩略显惊惶的小脸。小孩本来还十分警惕地看着他,随着对视的时间变长,他眼中也渐渐有点软化。

    唐宁见对方已经有了松动,正要再添一把火,却见小孩从怀里摸出一包什么东西,他连看都没看清楚,就被司无岫一把扯到身后,而司无岫的剑尖又往前送了一分:“别乱动!”

    “喂!”唐宁看见剑尖扎破了小孩的手臂,虽然伤口不深,但也见了红。

    然而那小孩却好像并不在意,他摊开双手,一个简陋的竹筒被他捧在手心。

    “这是什么?”司无岫冷冷问道。

    小孩又愤怒地瞪了司无岫一眼,才终于开口:“……是流珠响。”

    他把竹筒拿在手里,来回摇晃几下,竹筒中不知安了什么装置,滚珠细细密密滑动碰撞,发出的声音提起来和流水声一模一样!

    “原来就是这个?”司无岫眯起眼。

    唐宁是穿进书里的,对好多常识还不清楚,司无岫却是土生土长的月国人,一眼就看出这小孩手里拿的竹筒是一种民间的孩童玩具,名叫“流珠响”,因为摇动里面的珠子会发出好听的声音,所以得此命名。

    “你便是用这个来装神弄鬼的?目的是什么?”司无岫用剑挑起竹筒向上一抛,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过后,竹筒落进了唐宁手中。

    唐宁摇了摇竹筒,发现竹筒本身发出的声响并不大,但是为什么两次听到流水声,都好像就在耳边?

    他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古代的建筑屋顶都是呈三角形的,一点细微的声音落在屋顶上都会放大,因为两侧屋顶会形成一个天然的扩音器!

    想到这里,唐宁又蹲下来看那小孩:“你是来吓我的?”否则这流水声不可能两次都出现在自己住的房间里,一次还无法确定,但第二次时唐宁都换房间了。

    唐宁的话,显然也让司无岫反应过来,顿时脸色变得更黑:“捆起来吧,明早交送官府。”

    “我不要!!”小孩凶狠地往司无岫的剑上撞去。司无岫见状立即抽剑避让,小孩瞅准空挡马上撒腿就跑,却刚好踩到唐宁掷出的竹筒,脚下一绊直接栽倒。

    唐宁见小孩四肢扑腾又要爬起来再跑,连忙上前摁住了他,在他四肢上的穴位点了几下。

    第一次点穴,还好没有出什么差错,唐宁暗暗松了口气。小孩四肢不能动,只好冲唐宁龇牙,差点一口咬在唐宁的手臂上。

    还好这时司无岫赶过来,拎起小孩的后脖领提到一边:“宁儿,没事吧?”

    “我没事。”唐宁摇摇头,对司无岫道,“这孩子刚才那下摔得不轻,先帮他看看吧?”

    说着,唐宁帮小孩卷起裤腿,发现小孩右腿的膝盖破皮流血了,另一边倒是没什么事。不过唐宁发现,除了摔伤之外,小孩身上还有好几处大片的淤青。

    “这是……?”

    “我吓你,是想要你们走。”小孩突然开口,声音微微发颤,还带着稚气,“你是好人,不能留在这里。”

    唐宁惊讶地看着他:“要我们离开这里,为什么啊?”

    “这里危险。”小孩一板一眼地说。

    大概是知道自己动弹不得,小孩也放弃了挣扎,变得老实许多。

    司无岫提着小孩往回走:“回去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他低头看了眼小孩,小孩似乎对他敌意特别深,凶巴巴地和司无岫对视。

    “宁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就是刘管事口中那个不方便出门的庶出小少爷。”司无岫侧头对唐宁道。

    “他是少爷?”唐宁略感惊讶,“可是他身上的那些痕迹……”说到一半,唐宁就默然了,就算是少爷,毕竟是个庶出的,而且人家娘亲还在宅斗中被人干掉,所以小孩遭到嫡母虐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小孩的表情更加忿恨,咬着嘴唇把头扭到一边。

    果然是被司无岫说中了啊。

    唐宁在心里叹气,虽然小小年纪又这么可怜,但半夜爬到别人屋顶上做吓人还是不对的,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

    两人带着一个小孩回到司无岫的房间,门一关,司无岫就随手将小孩丢到一张凳子上,问他:“昨天夜里也是你吧,我在宁儿屋子外面的树上看到了你的鞋印。”

    昨晚唐宁睡下后,司无岫重新回到他房间的屋顶上查看,这回仔细排查,终于被他发现了端倪——树枝上有新踩出来的鞋印。

    这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司无岫当时没发现有人,因为对方是个身形瘦小的孩子,能够躲在树枝上。

    “你之前说是因为这宅子危险,想要吓我,让我离开这里?”唐宁看着小孩,“可是你怎么知道会有危险,又为什么要让我离开,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吗?”

    小孩摇摇头:“我看到你救人了,你是好人。”

    唐宁恍然,昨天他用暗器打落龙蕊的鞭子时,估计这孩子躲在某个角落里看见了。

    “可是……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非要装神弄鬼的?”唐宁还是不理解。

    司无岫冷冷地说:“因为他就是那个撕走内页,并暗中培育魔尸的人。”

    小孩眼睛发红,恶狠狠地瞪向司无岫。

    “喂,没有证据你不要乱说啊。”唐宁总觉得今天晚上司无岫的表现不太对劲,他很少有这么咄咄逼人的时候。

    上一个被他这么对待的幸运儿是贝逸廷,这人最后被司无岫揍得满地找牙,唐宁虽然觉得可怜,却并不同情前未婚夫。

    但这次的对象只是个孩子啊!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司无岫看上去更不高兴了,面色冰冷地拿出他们在小阁楼里搜到的书册,这本比较原始,不是交给玉荷的那种经过筛选的。

    “这上面有一枚指印,是撕去内页的人留下的,指印比成人的要小,不是小孩就是侏儒留下的。”司无岫盯着小孩,“你是自己承认,还是等我比对了你的指纹后再承认?”

    小孩视线低垂,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是我撕的。”

    “魔尸是你弄出来的?”唐宁惊讶看他,如果这小孩真是罪魁祸首的话,那也太可怕了。

    “不是我!”小孩大声反驳,“不是我弄的!”

    “不是你,那是谁?”司无岫继续追问。

    小孩安静了一瞬,看上去有些害怕,又有些痛恨,鼻头红红地说:“是那个女人干的……她把我娘丢进湖里,蛊虫吃了活人的血肉,苏醒过来了。”

    说着说着,小孩嘴唇紧抿,五官皱在一起,两行眼泪无声淌下。

    而唐宁一边心疼这孩子的际遇,一边又止不住地身体发凉——那个小妾被投湖的时候还是活着的!而且搞不好王夫人是当着小孩的面,把他的亲娘活活淹死。

    实在是太残忍了。

    “要是不信,那几张纸都在我衣服里,你们可以拿出来看。”小孩吸了吸鼻子,哑着嗓子说。

    司无岫从他怀中摸出几张皱皱巴巴的纸,飞快浏览一遍。

    里面的内容确实如小孩所说,人面蛊沉于水中可暂时休眠,然而若遇到活人献祭,会重新苏醒过来,这时它们会寄宿于距离最近的武者尸体中,魔化武者尸身,让他为蛊虫猎取更多的养料。

    其中有一页提到,被附身的武者与蛊虫是互利共生的关系,若是人面蛊变得越来越厉害,魔尸也会随之晋阶,甚至有可能在蛊虫的影响下恢复神智,宛如死而复生!

    司无岫微微叹气,将这几页纸递给唐宁。

    “你娘是误打误撞成了给人面蛊的献祭,你将这些资料藏起来,是为了保护魔尸。你想利用它来替你报仇,没错吧?”司无岫对小孩说。

    小孩一语不发,只低着头。

    唐宁这时也看完了那几页纸,把残缺的内容补上后,一个完整的时间线浮现在他脑海中。

    首先是宅子的前任主人,也就是养蛊人从宫中得到人面蛊带回乌璐镇培养。他的目的如今已经无法考究,唐宁只能判断,养蛊人不知因为何故中断了蛊虫的培植,将人面蛊沉入湖中,留给后人研究。

    养蛊人将手札放在隐蔽的小阁楼里,他的后人也许在卖掉宅子前没有找到小阁楼,甚至对养蛊人也算不得孝顺,将长辈的尸身用草席一卷葬在湖里,然后卖掉那座大宅子。

    王员外买下宅子,将身边的莺莺燕燕都置于后院。王夫人泼辣厉害,趁王员外不在时,把他最宠爱的小妾害死,活生生丢进湖里看着她淹死。

    小妾留下的孩子在躲避下人虐待时发现了小阁楼,同时得知人面蛊与魔尸之事,他无法将那么多本手札带回去,只好撕掉有关魔尸的那几页,藏在自己怀里。

    再然后,王员外归家,魔尸肆虐,他只好广招武者前来除魔。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唐宁弯下腰,帮小孩擦了擦脸上的泪痕。

    “我叫……王飞舟。”小孩的声音很轻。

    “咳……王什么?”唐宁被呛了一下,怎么会有父母给孩子起名字叫“非洲”,这是有多非啊,难怪这孩子如此不幸。

    原本十分沉重的空气,因唐宁这一呛而变得轻松些许,虽然小孩和司无岫都不理解唐宁的笑点在哪里,但这不妨碍飞舟小朋友察觉对方是因为自己的名字而咳嗽。

    小孩委屈地看了唐宁一眼。

    唐宁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理解你报仇心切,可魔尸也会伤害好人,你不能为了复仇而选择最错的一条路。”

    小孩似懂非懂,看到唐宁关切的眼神,又摇头说:“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们都说,就算我去告官,在大月帝国妻杀妾是不犯法的。”

    说到这里,小孩又抽噎地哭起来,似乎想到母亲和自己的遭遇,心酸委屈一齐涌上心头,眼泪跟珠子似的往下掉。

    “哎,你别哭了!”唐宁手忙脚乱地安慰他。

    哄小孩这个活他也是第一次干,而且因为那条蛋疼的律法,唐宁甚至都没法说出“坏人一定会绳之以法”这样的话来。

    真是好憋屈啊!

    “谁说没有别的办法了?”司无岫唇角微勾,淡淡开口。

    唐宁和小孩一块扭头,一大一小眼睛齐刷刷看向他。

    “大月帝国的律法不保护妾室,却保护武者。”司无岫语出惊人,“王夫人以活人献祭人面蛊,数名武者丢了性命,还有人至今仍躺在医馆里。就算她是无心之过,也要为那些武者的性命担上干系,何况于浩还是渊竹修院的人。”

    只要渊竹修院态度强硬,压一压官府,官府必然会从重处置。

    “当真?”小孩眼睛一亮,“我娘的冤仇真的能报?”

    “当真。”司无岫郑重对他说,“不过你也要答应,从此以后不再接近魔尸,待事情了结之后,你要向官府说明你的情况。”

    唐宁也道:“你年纪小,又身负血仇,官府会念及你的不易之处,对你从轻发落的。”

    小孩点点头,目光坚定得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我答应你们,只要娘亲的仇能报,坏人得到报应,我就自己去官府!”

    “有志气。”司无岫拍了拍小孩的头,小孩怒目而视,还冲他龇了龇牙。

    唐宁还想说点什么,却在这时听见外面有人的呼喊声,等他听清楚喊话的内容时,不由看向司无岫:“是来找小少爷的。”

    也就是来找小孩的。

    “让我回去吧。”小孩说,“我答应你们不再接近魔尸,你们也要帮我报仇。”

    “好。”司无岫爽快答应了他,解开小孩的穴道,开门让他离开。

    小孩往外跑了几步,又回头看了唐宁一眼,小脸一红,然后飞快跑出了院子。

    司无岫不满道:“他老看你做什么?”

    “大概……因为我比较和善吧?”唐宁摸了摸鼻子,要换成自己,他也觉得司无岫的样子比较凶,还是自己比较好说话。

    “那他脸红什么?”司无岫皱眉,“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唐宁无语看他:“那还是个小孩啊,他难道就不能是因为心里过意不去,不好意思才红脸的吗?”

    毕竟小孩本性不坏,他是为了保护唐宁才想去吓人,想要催唐宁离开王家大宅的。

    如果最后小孩是想对唐宁道歉,而不好意思开口的话,这就很说得过去了。

    唐宁很想对司同学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思想如此不纯洁。

    不过看在刚才司同学帅气说出那番话的份上,唐宁就不与他计较了。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何不让王飞舟再与魔尸接触?”司无岫偏头看着唐宁。

    “嗯?”唐宁说,“难道不是如果小孩继续喂养,就会助长魔尸的力量吗?”

    书上记载到,蛊虫是用毒素培养出来的,以血气为食,而毒素会反馈到魔尸身上,所以魔尸带毒。小孩平时是用砒-霜喂食蛊虫的,王家下人都用砒-霜来杀虫子老鼠什么的,所以这种毒-药很好入手。

    “这是一方面。”司无岫道,“而另一方面,当人面蛊的胃口变得越来越大后,它们必然会反噬饲主。”

    唐宁倒吸一口气:“那你刚才怎么不告诉他?”

    “让他自己收手,总比吓唬他要强。”司无岫轻声道,“既然他答应不再靠近,那么这些原因他也不必知道了。”

    唐宁道:“要是我们今晚没有抓到他,他会不会难逃一劫……”

    “说不好,敢冒险去喂养魔尸,他应当已经做好了随时会死的打算。”司无岫淡淡道。

    “唉……”唐宁叹了口气。

    解开最困扰他们的魔尸难题,却并不能让唐宁心里的沉重感减轻几分。

    “不过他倒是真的要感谢宁儿,要不是宁儿挺身救人,唤起他心中一点善念,我们今晚也无法将他抓住。”司无岫对唐宁道,“说不定过两天,魔尸手下的亡魂又多了一条。”

    唐宁复杂看他:“你说认真的?”

    “那当然,难不成你觉得我是在哄你?”司无岫挑了挑眉。

    其实这还挺明显的啊,刚看到他叹气,司同学就出言安慰自己了,唐宁还是分得清对方玩笑话后的意图的。

    不过唐宁眼下是真的很难高兴得起来,只能对他扯扯嘴角:“你别管我了,我过会儿就能好。先把这几页纸给慕容独送去吧,魔尸身上毒也有了头绪,他会想办法配制解药。”

    论起用毒还是慕容独更擅长些,唐宁没有把握办到的事,他却说了三天之内就能完成,交给他显然更合适。

    “嗯。”司无岫注意到唐宁眼中的低落,却没再说什么,“我去找他便可,你先睡吧。”

    “也好,我也累了。”唐宁点点头。刚才追出去时他还穿着里衣,此时也懒得换衣服了,干脆倒头躺在床上,面朝墙壁。

    这一晚,唐宁睡得并不安稳。

    他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却清晰地记得梦中沉重压抑的感觉,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

    ……

    “唔……”唐宁五官微皱,艰难睁开眼,发现有个人正趴在自己身上,“……谁?”

    那人听见响动,从散落的乌发中抬起头,一双黑而明亮的眼睛盯着唐宁看:“宁儿,早啊。”

    “早……你个头啊!”唐宁推开对方的脑袋坐起来,怒视对方,“不是说好了一人一半的吗,你为什么要越界?”

    司无岫也坐起来,无辜回望:“宁儿,你现在是在我的这半边。”

    唐宁愣了愣,然后看看四周,发现自己真的是睡到外侧那半边去了。“不对啊,我明明是靠着墙睡的!”唐宁道。

    “昨晚我好好地睡在自己这半边,是宁儿突然翻身过来,抱着我不撒手的。”司无岫摊手道。

    唐宁努力回想了下,还是没有印象。

    但看对方如此笃定,唐宁也有点犹豫,难道他的睡相真的这么差?

    司无岫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说:“不过既然是宁儿,被吃一点豆腐又有何妨。”非常有隐忍小媳妇的风范。

    唐宁:“……”

    麻蛋到底是谁吃谁的豆腐啊!

    唐宁忿忿地在早饭的时候吃了一盘的豆腐,以此发泄心中的愤懑。

    王员外看见,还以为唐宁喜欢吃豆腐,特意向他吹嘘起家里的厨子做的八宝豆腐特别好吃,这附近再也没有人做得比那厨子更好吃了。

    要是以前的唐宁,不管谁跟他说话,他都会意思意思应付下。但现在他对王员外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只淡淡看了他一眼,就也不跟他搭话。

    虽然杀人的是王夫人,可王员外也有放任行凶和不察的错,唐宁就不相信他没怀疑过小妾的死因。

    王员外讨了个没趣,心想刘管事给他提供的消息是不是太对,明明听说这个宁公子是天湘修院里最好说话的一个了啊?

    不过就算没有天湘修院,他家里还住着渊竹修院的人,王员外转头又对渊竹的弟子献殷勤,拐着弯问什么时候能把魔尸解决。

    渊竹弟子骄傲回答:“戴师兄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贵府的难题很快就能解决!”

    说着,还挑衅地看了唐宁一眼。

    唐宁从他的眼中看出了“渊竹比天湘更厉害”的意思,不由撇了撇嘴。

    你们到现在还没找到解尸毒的办法呢,这么急着立flag,小心到时候被现实教做人。

    不过唐宁他们现在也对付不了魔尸,因为早上慕容独就过来跟他们说,对付人面蛊的毒-药制作出来了,可魔尸身上的毒还没完全解决。

    总不能等大家受伤以后再用紫云散解毒吧?且不说紫云散数量有限,就说打架打到一半,万一毒素在体内扩散,有可能根本等不及服用紫云散。

    不过慕容独还是把对付蛊虫的毒-药给了唐宁,让他有机会去湖边试一试,如需改良,慕容同学还有时间调整配方。

    唐宁和司无岫商量一番,决定多试几种毒-药,不能太依赖慕容独的毒。正好唐宁身上的瓶瓶罐罐也很久没有用武之地了,干脆一块试。

    只是他们做好准备来到湖边时,发现魔尸周围已经有人捷足先登。

    “渊竹修院?”唐宁数了数,足有六七个人在,就连戴师兄和龙蕊都来了,“他们这是要做什么?”

    司无岫猜测:“围攻魔尸?”

    “不会吧,他们真的打算靠数量取胜?”唐宁紧张看去,因为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渊竹的哥几个已经对魔尸展开了攻击!

    蛊虫嗡嗡飞出一片,黑压压袭向众人。渊竹弟子的人人手拿出一个瓶子,齐齐向黑雾抛出,随后用内力震碎。

    毒雾散开,几名弟子以袖掩鼻,往后退了几步。却见人面蛊在他们掷出的毒中只停滞了片刻,便又再次扑向他们。

    “第二个瓶子!”龙蕊大声喊道。

    渊竹几人又抛出一个瓶子,这次震碎之后洋洋洒洒落下来的是血雾,不知道是人血还是牲畜的血液。

    这回蛊虫停滞的时间变得长了一点,渊竹弟子见状立刻集体围攻魔尸。

    魔尸以手成爪,皮糙肉厚刀枪不入,和这些学生战了个旗鼓相当,甚至还隐隐占据上风。

    “撑住,寻找破绽!”戴师兄也吼道,他的武器是自己的双掌,在对付魔尸时是最不利的一个,因为只要被魔尸抓伤,他就一定会中毒。

    几人艰难应对,咬牙坚持,有人虎口都被震裂,依然紧握手中的剑。

    却没料到就在这时,将血迹全部吸食的蛊虫又嗡嗡地折返回来……

    司无岫轻叹一声,从唐宁手中取走毒-药,手持精铁剑,朝魔尸掠来:“都让开!”

    渊竹弟子咬牙看着司无岫接近,本不想理会他,却听见戴师兄命令道:“渊竹弟子听令,都给我散开!”

    司无岫淡淡看了戴师兄一眼,将毒-药抛出,同时送出一道剑气,将瓶子震碎。

    这回毒雾散开后,蛊虫再也没能动弹。

    渊竹几人大喜,试图再次合力围攻魔尸,然而魔尸失去蛊虫,却突然大吼一声,动作之间更加快速,瞬间便抓伤了两人!

    “退下!都退下!”戴师兄和龙蕊一起喊。

    几人顾不上对付魔尸,这次的攻势被魔尸瓦解后,少了两人,他们再也无法组成有效阵法。

    渊竹弟子都退开后,魔尸找不到目标,便转而朝司无岫攻来。

    “这也太卑鄙了吧!”唐宁寻着空档将自己身上的毒全部洒向魔尸。

    渊竹出了六七个人都对付不了魔尸,就算司无岫武力值再高,在魔尸面前也渐渐感到吃力。

    不过片刻,司无岫的唇角就多了抹血迹。

    唐宁急得想冲过去助阵,却明白以他的修为,这会儿过去只有拖后腿的份,他用力掐着自己的掌心,脑门上全是汗。

    如果再过两天,等慕容独将对付魔尸的药配制出来就好了……

    打住,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唐宁集中精力,眼睛死死盯着交战中的司无岫和魔尸,大脑飞速思考一个问题——这个时候,我能做什么?

    他的毒和暗器都对付不了魔尸,双方交手速度越来越快,贸然插入也不理智。

    要怎么做,才能帮到司无岫?

    心中对自己的质问越来越深,唐宁早就察觉,这段时间过于依赖司无岫,让他的日子有些得过且过的感觉。而到了关键时刻,自己却派不上用场。

    唐宁咬紧牙关,不行,现在可不是沮丧的时候啊!

    快想,努力想,一定能想到办法的!

    唐宁双目赤红地看向司无岫,这时司无岫的精铁剑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裂痕。

    毕竟只是精铁铸成的剑,在实力堪比高级武者的魔尸面前,还是显得太过脆弱。

    忽然间,唐宁似乎听到了一个声音,阴沉中透着致郁的黑暗:“杀……杀光……”

    唐宁一个激灵,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想到了!

    他有驭灵术啊!

    王飞舟撕下的内页里曾经记载,如果魔尸得到进化,可能会恢复神智,造成起死回生的现象。

    所以此时的魔尸也算得上是生灵,而驭灵术正是对所有生灵都管用的一门圣级功法。

    《驭灵书》中的第三式,附灵。

    这一式可以将施术人的神识附着在目标物上,借此操控对方的身体。

    唐宁目前为止从未用过附灵,他用得最多的是第一式“连心”,通常只是用来跟小蝎子沟通的。可他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放手一搏了!

    电光火石间,唐宁已经下定决心。他闭上眼睛,静心运功,将身边所有的噪音摒弃,专注于将自己的意识从躯体中分离出来。

    然后循着那道阴冷的声音,瞬间钻入魔尸的躯壳,控制魔尸让司无岫一剑穿心!

    “唔!”唐宁在魔尸被剑刺穿的时候就解除驭灵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却仍然感到心口有点疼痛。

    “宁儿?!”

    司无岫抽剑一甩,将魔尸四肢刷刷砍下,彻底剥夺魔尸的行动力。然后飞快跑向唐宁,伸手将他揽入怀中:“你没事吧?”

    “呼……我还好。”唐宁捂着心口,心有余悸地说,“幸好我动作快,再晚一步我就要被你捅死了。”

    “你刚才用了驭灵术的第三式?”司无岫很少有如此后怕的时候,他生气地看向唐宁,“附灵是让你借助生灵的耳目探听消息用的,谁让你这么胡来了!”

    “情况危急,我哪里想得到这么多啊。”唐宁迎上对方的视线,“当时只有附灵是我唯一能用来帮你的招式。”

    “你……”司无岫咬了咬牙,看上去还想狠狠教训唐宁一番,可对着那双漂亮而认真的眼睛时,那些想好的话都说不出口了,“真是太胡来了!”

    最后他也只能这么说。

    唐宁愣了下,眉眼弯弯道:“你也有词穷的时候啊,司同学。”

    司无岫瞪他一眼:“没有下次,以后我不会让你再这么乱来了。”

    “其实我表现得还不错吧?”唐宁看着他,“第一次用附灵,就成功了啊。”

    “不错个头。”

    这是唐宁认识司无岫以来听见他说的第一句不文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