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渣攻总为我痛哭流涕[快穿] > 33.第二颗狗头
    和原主的上一世不同, 洛元青早早地甩掉了渣男, 于是和时辰下一次见面的时间就非常充裕,于是他花了很多的时间来准备天利科技这次的诉讼。

    洛元青想赢,而且一定要赢, 绝对不能让那个小王八阻碍他。

    和时辰见面当天, 洛元青独自一人在家整理资料,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 洛元青一看来电人是章子墨, 果断挂断拉黑。

    结果临出门, 999却提醒洛元青,章子墨人找过来了, 就堵在门口,而且堵了半天了。

    洛元青咂嘴道:“既然他自己把狗头递上来,我不锤一下岂不是辜负他的美意了?好吧,那我们锤一下再去见时总。”

    于是洛元青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拿着资料就拉开了门, 瞧见站在门口的章子墨, 洛元青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道:“你怎么来了?”

    在正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节,在没有空调又不通风的楼道里,章子墨仿佛在蒸包子。这会让他的脸有点红, 额头上全是汗, 也不知道被蒸了多久的包子了。

    章子墨刚才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按门铃, 犹豫了很久都没有下定决心, 谁知洛元青突然看门,他猝不及防地看到了洛元青的脸,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们已经十天没有见过面了。洛元青非常讲信用,说结束就结束,一点儿缓冲期都没有,再也没有给他来过一个电话。

    他一直以为自己能很快将洛元青给忘掉,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洛元青弹琴的画面,就像是用刀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一样,无论如何都抹不掉。甚至越是回想,就越是深刻,一些细节都在他的眼前无比地清晰。

    洛元青线条流畅的小臂,葱白的指尖,眉头微微的一点褶皱……他忘不掉。

    而且更可怕的是,由这个画面开始,关于洛元青的所有记忆,都汹涌地朝着他扑过来,他不可抑制地想起了他们携手走过的十多年。

    从第一眼见到洛元青,一直到洛元青在他面前关上那扇门。

    一遍又一遍,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更控制不住自己想见洛元青的冲动。

    而于总想要那首钢琴曲,给了他和洛元青见面一个绝好的理由。他顾忌着洛元青可能还在生气,所以先打了个电话,而当自己的电话被挂断拉黑之后,他脑子一热就冲到了洛元青的公寓来。

    可就算是现在见面,他说什么好?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他自己在想什么,又怎么能让洛元青明白他的意思?

    于是他就那么白痴地站在洛元青家门口,直到洛元青,突然和他对上。

    最开始的惊讶过去之后,洛元青的表情就恢复了冷静,让人猜不透情绪,他看了一眼表,接着说:“有事吗?”

    章子墨心脏突然开始狂跳,却只能强迫自己镇定,然后摆着一张冷脸,说:“于总说,上次你在校友会上弹奏的那首曲子,他还是认为很好,想用来做电影配乐。你那个朋友去世了,所以著作权应该在他家人的手里,想问你一下他家人的联系方式。”

    洛元青微微眯了眯眼,接着说:“你和于总开始合作了?”

    章子墨将下巴抬高了一些,说:“嗯,我手里有个本子,于总觉得不错。”

    那样子很像是得了奖状求表扬的孩子。

    “小王八渣男还蛮可爱的。”洛元青满脸慈爱地对999说,“可惜了,我们这是个打脸文。”

    999冷声道:“想锤就直接锤,不要找客观理由。”

    于是洛元青就锤了。

    他漫不经心地点头敷衍,说:“哦,好啊。不过这首歌的版权真的不会卖的,这是我的朋友写给他和爱人的歌,无论多少钱都不会卖。麻烦转告于总,实在是不好意思。”

    洛元青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十分公事公办,就仿佛章子墨是于总的秘书。

    这让章子墨实在是难以接受,他整个人都焦躁了起来,脑子却一片空白,彻底不知道自己应该和洛元青说什么好。

    洛元青很重视天利科技的这场官司,于是也不想在今天多和章子墨起冲突,这么轻锤两下就让他心情很好。于是也不想和章子墨多说,于是拉上房门,对章子墨点点头,绕开他就走。

    正当此时,洛元青的手机响了起来,消息是时辰的助理,将见面的地点定位发了过来。

    洛元青拿出手机那一刻,章子墨也瞄到了屏幕上显示的地址,是一家叫做Flower的法餐厅。

    这是一家以情调著名的情侣西餐厅,经常都会有人在那里举行求婚仪式,洛元青从前为了满足自己暗恋的小心思,时不时带章子墨去那家餐厅。

    看清餐厅名字的时候,不仅是章子墨愣,洛元青也有点楞。

    他记得在原主的上一世,时辰是约的原主在天利科技公司见面的。

    但洛元青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章子墨先炸了,他突然一把拽住了洛元青的胳膊,哑声道:“你要和谁见面?”

    洛元青没料到章子墨会看他的屏幕,当即露出不悦的神情,一把从章子墨的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沉下声音道:“不关你的事。”

    说完洛元青转身就走。

    章子墨突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冲了上来,挡住洛元青的去路,压低声音再次问道:“你要和谁见面?”

    一股怒气直冲了洛元青的头顶,原主上一世因为章子墨而失去的这个宝贵的机会的愤怒浮上了心头,洛元青烦躁地看着章子墨,脑子里对999说:“随便给我兑换个什么,把这小王八给我暴打一顿!”

    999冷酷无情地道:“抱歉宿主,因为你的大手大脚随时没有节制地花销,现在的点数连个屁都兑换不到。”

    洛元青无奈,心里越发愤怒,沉声对章子墨道:“让开!”

    章子墨心里有种感觉,要是他在放手,他就彻底抓不住了洛元青了,因此,即使看出洛元青现在很烦,他还是固执地不肯让开,挡在洛元青的面前,继续问道:“告诉我,你要和谁见面!”

    原主上一世失败的愤怒再一次涌上洛元青的心里,于是他突然暴发,一把抓住章子墨的衣领,狠狠地将他给撞向了墙壁。

    章子墨没有防备,于是立刻被洛元青给制住了,后背传来一阵钝痛,他闷哼一声,惊诧地看着洛元青。

    洛元青的眼里像是有火在烧,他抓着章子墨的手微微有些发颤,愤恨地像是要生吞活剥了章子墨。

    “这个案子我一定要赢,谁都不能阻止我。”洛元青咬牙,缓慢而坚硬地道:“我不可能,再让你,毁我一次。”

    章子墨不知为何,心里有种强烈的悸动。

    他不知道洛元青为什么要说“再”,但他还是觉得心虚,就仿佛上辈子他对洛元青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一样。他恍恍惚惚,又觉得自己好像是欠了洛元青一条命。

    二人对视了片刻,洛元青终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收回手,整了整自己的领带,转身就走。

    这一次,章子墨没有阻拦他。

    到了餐厅,洛元青被章子墨毁掉的心情稍微恢复了一些。

    时辰已经到了,就坐在窗边的位置等着,洛元青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过分英俊的侧脸。他的背挺得笔直,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就那么安静地坐在那里,就仿佛是整个餐厅的中心。

    洛元青看着那个人愣了一愣,总觉得有些奇怪,但他很快赶走了这种感觉,换上公事公办的职业微笑,快步走到时辰身边,道:“时总,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时辰起身,淡笑道:“是我来早了。”

    其实这时候距离他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洛元青特意早到了,没想到时辰比他还早。他可真是不辜负他的名字,果然是很有时间观念的人,难怪上一世会因为原主迟到而中止合作。

    洛元青坐在了时辰的对面,立刻摊开笔记本里的资料就要开始说正事。

    但时辰微笑打断了洛元青,道:“洛先生,不如先用餐?不用着急,我们今晚的时间很充裕。”

    洛元青的手顿了顿,但还是收起了资料,风度翩翩地对时辰回以微笑。

    之后二人随便说了点什么,洛元青觉得时辰或许根本只是想和自己多待一会儿,但他不介意自己多花点时间和这样的优秀又好看的男人闲聊。

    用餐完毕,闲聊也聊得差不多了,洛元青终于还是拿出了笔记本,开始说正事,时辰的目光也在一瞬变得认真起来。

    聊了一会儿,洛元青就忍不住呼叫999,感慨道:“时辰真是个小宝贝儿,明明是学的理工科,没想到对法律专业知识也懂,做他的代理律师真的是太轻松了,比当你的宿主轻松多了,你明白吧?”

    “明白。”999没有感情地说,“你想搞他。”

    洛元青义愤填膺地道:“胡说八道!你一个正经人家的男孩子,不要一天到晚说什么搞来搞去的,太不矜持了。以后实在想说这些,就说为促进伟大革-命友谊而进行的高雅进出口贸易活动!”

    999:妈的智障……

    洛元青才不管自己是不是要把999给气死机了,又结结巴巴,故作羞涩地说:“那个什么……就是……统儿,你看看时辰的心率什么的,看他有没有想要和我促进友谊的各种反应?说真的,不是我想和时辰怎么样,是原主想得,你看到看到那天晚宴他的反应了是吧?你就帮他看看,我……”

    999暴躁地打断了洛元青道:“你够了,不要再找什么客观理由,想搞就去搞,反正你们搞的时候我会被屏蔽的。”

    洛元青还想继续辩解:“我都说了不要说搞,粗俗。而且不是我要和他谈恋爱,是原……”

    但话还没有说完,999突然发出了奇怪的一声“咦”。

    “没有反应吗!”洛元青立刻说:“他不可能没反应,又是约情侣餐厅又是谈人生谈理想,不可能是我会错意啊。”

    “不是的。”999严肃地说,“很奇怪,我不能检查他的身体各项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