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霍总,养妻已成瘾 > 453,不好了,萧少爷,公主要搬去学校住

453,不好了,萧少爷,公主要搬去学校住

    “没有。”墨唯一的声音淡淡的,像极了他平时的语气。

    萧夜白握着她手腕的手指紧了紧。

    她骨骼纤细,手腕更是细致到脆弱,哪怕隔着厚厚的毛衣,仿佛也用点力似乎就会折断。

    墨唯一自然也意识到了他隐隐加重的力道,挣扎了下,说道,“我要洗澡睡觉了。”

    漆黑的深眸似有若无的变化了下,然后,萧夜白松开了手。

    墨唯一慢吞吞的走到客厅,将书包往沙发上一放,抬脚上楼。

    萧夜白则站在书房中没有动。

    过了会,他掏出打火机和烟,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很快,书房里弥漫起一股浓烈的烟味。

    男人摘了眼镜,抽着烟的模样冷漠而又寡淡,隔着青白色的烟雾,表情更是晦涩难懂。

    一根烟抽完,他掐灭烟头上楼。

    **

    推开卧室的房门,墨唯一正在浴室里洗澡。

    萧夜白看了一眼,转身去了隔壁。

    等他洗完澡再回到卧室,墨唯一已经洗好了澡,侧身躺在床上。

    萧夜白直接走了过去,在大床的另一侧躺下,伸手就去拉她的胳膊。

    墨唯一的身子瞬间动了一下,没有回身,却想要把手挣扎回来,“我想睡觉。”

    萧夜白眯着黑眸,突然一个用力,将她的身子猛地一拉并翻转过来,低下头,薄唇覆盖在她柔软的红唇上。

    “唔……”墨唯一精致的黛眉瞬间皱在了一起,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挑开,男人略显薄凉的舌头已经伸了进来。

    一如既往的强势又霸道。

    而且这次还是由他主动。

    嘴唇被堵住说不出话,墨唯一伸手想推他,但很快的被握住并压在头顶,同时有一只大手往下,迅速卷起了她身上薄薄的睡裙。

    从小到大精心呵护的身躯,自然是无比的娇嫩又敏感。

    在他略显挑逗的抚摸下,墨唯一的脸颊上渐渐浮起一层好看的红晕,身体也微微的颤抖。

    她闭着眼睛,想要把脸转过去,却很快被男人用手转了回来,就连头发都被全部拨到了耳后。

    随着他紧接而来的攻伐掠夺,墨唯一有些抑制不住的发出细碎的呻吟。

    萧夜白双手扶住她的脸蛋,声音黯哑的命令道,“把眼睛睁开。”

    墨唯一眼睫不停的颤抖,上面已经沾染了一些水汽,可听到他的话却瞬间将眼睛闭得更紧。

    萧夜白磨蹭着她的身子,“说话。”

    她不说话,他就慢条斯理,故意磨她,弄她,不给她。

    终于,墨唯一忍不住的低泣出声,“你不要欺负我……”

    “不对。”萧夜白咬着她娇嫩的肌肤,“叫我名字。”

    墨唯一咬着嘴唇。

    “唯一,叫我的名字。”

    “唯一。”

    “唯一……”

    可不管他怎么喊,墨唯一始终没有开口喊他的名字。

    直到最后,男人控制不住的……

    墨唯一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仿佛一朵被摧残过的花。

    她侧着头,蜂蜜色的柔软卷发将她整张脸蛋都盖住了,只露出依稀潮红的颜色。

    萧夜白慢慢将自己退了出去,抬手将她拦腰抱起,直接走进了浴室。

    **

    墨唯一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坐在一艘小船上,周围漫天的全都是海水,海潮不停的随着巨浪冲撞着,她的身体起起伏伏,几乎要飞出去的时候,却突然被拉了回来。

    就这么来回往复……

    等她睁开眼,就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坐在男人的身上。

    热气氤氲中,她看到眼前一张熟悉的俊美轮廓。

    萧夜白的黑发已经全部被沾湿,没有戴眼镜。

    和平日里的冷静自持相比,沉浸于这种事情里的男人脸上有着很明显的狂放和性感。

    看到她醒过来了,萧夜白瞬间勒紧她的腰身,薄唇贴上她红肿的唇瓣,边亲,边暗哑的喊道,“唯一。”

    墨唯一别开脸,躲开他的亲热,“你放开我,我不要了……”

    声音支离破碎,软软绵绵的,透着无助,近乎可怜。

    “你?”萧夜白的声音嘲讽。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纯净精致容颜,他质问道,“你,是谁?”

    墨唯一咬着嘴唇不想说话。

    娇嫩的唇瓣刚才已经被他吻的有些肿胀,在她贝齿的咬合下,更是红肿不堪到近乎被蹂躏。

    眸色一深,他突然抬起手。

    下巴就这么被男人的修长手指捏住并转了回来。

    薄唇紧贴着她的唇瓣亲了又亲,男人的嗓音透出浓浓的被情欲支配的沙哑,“怎么不说话了?唯一不喜欢这样吗?”

    墨唯一的手指紧紧抓在他的肩胛骨上,用力的几乎要掐进去。

    浴缸狭小的空间内,她被他面对面的禁锢,瑟缩着身子,根本无处可逃。

    “以前,你不是最喜欢这样的吗?”萧夜白继续逼问。

    墨唯一摇摇脑袋,整个人昏昏沉沉,近乎混沌。

    想要推开她,双手却瞬间被抓住并圈在了他的脖颈上,男人抱着她的腰身,就这么猛地贴近自己……

    最终,在他连绵不断的攻势下,墨唯一闭着眼睛彻底昏厥了过去。

    原本动荡不堪的水面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浴缸里,萧夜白抱着她柔软娇嫩的白皙娇躯,发出低声的喘息,缓缓平复自己的情绪。

    直到水温渐渐变凉,他起身,捞过一旁的浴巾包裹住女人。

    再度回到卧室。

    温暖的被褥下,萧夜白将她面对着地抱入怀中,低头在她依然红艳的小脸上亲了亲,这才仿佛安心般地关灯入眠。

    **

    第二天早晨,萧夜白起得早。

    收拾妥当后,他走到床边,看着依然沉睡的小女人。

    昨晚要了她两次,他承认自己根本没有控制,而以她一向的体力反应,最后承受不住甚至昏睡了过去。

    骨节分明的大手拿起床头柜的闹钟,将定点时间全部关掉。

    男人转身,拿着外套离开。

    ……

    墨唯一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身体深处传来一阵阵酸涩的疼,四肢也很无力,一时不知身在何处。

    她闭着眼睛,又赖了会床,直到脑子里渐渐恢复清醒,才起身走进浴室。

    收拾好自己,下楼吃了早午餐,然后她喊来佣人,“周婶,你帮我拿一个行李箱去卧室。”

    周婶惊讶,“公主,你要出去旅游吗?”

    墨唯一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唇,眉眼娇艳却透着冷清,“搬去学校住。”

    “什么?”周婶顿时更惊讶了。

    哪怕在之前读高中寄宿学校的时候,墨唯一都没有天天住校,一周五天,起码回家四五次,怎么现在却?

    “马上要考试了,我想专心学习。”墨唯一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周婶想难道是一时心血来潮?

    结果等她拿了一个行李箱上楼,卧室里,墨唯一看着被自己丢满了衣服的大床和沙发,小脸很是苦恼,“周婶,你帮我再多找几个行李箱过来吧。”

    发现一个箱子根本不够用是怎么回事?

    结果等到最后,足足收拾出了六个行李箱!

    墨唯一有点汗颜,“周婶,我就住二十天,会不会有点太夸张?”

    周婶嘴角一阵阵的抽搐,一是累的,二是被雷的。

    她说道,“公主,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回来取的。”

    “也对。”墨唯一点点头,“你去喊刘叔帮我搬行李吧。”

    “好的,公主。”

    **

    到了楼下,周婶却立刻拨通了萧夜白的号码。

    一接通立刻汇报道,“不好了,萧少爷,公主说要搬去学校住宿舍,行李箱都已经收拾好了,怎么办啊萧少爷?”

    周婶担心啊,本来收拾一个行李箱,她还觉得没什么,偶尔住一两天散散心也可以理解,可没想到这一下子居然收拾了六个箱子,还说要住二十天!

    联想到前两天晚上公主莫名其妙不回家,后来是一身酒气的被萧夜白抱回来的……

    完了完了,这小两口不会闹矛盾吧?

    周婶越想越不安,“萧少爷,你赶紧哄哄公主吧,她是小孩子脾气,你说几句好话她就……”

    “周婶。”萧夜白淡淡的打断他,“我这边工作很忙,以后没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我电话。”

    “萧少爷……”

    不等周婶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题外话------

    **

    发现你们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捂脸】

    要不要让小公主去学校住宿舍?

    要不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