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医女有毒:世子病娇宠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化身禽兽

第一百四十五章 化身禽兽

    好不容易把嗓子火辣辣的疼痛给咽下去了,姜毓正想再跟萧景行说两句话,视线里突然闯入一道女子的身影。

    来人一身墨青色衣裙,十分的端庄秀美。

    “殿下,若兰敬您一杯。”

    姜毓和萧锦颜同时看着她,萧景行微微颔首,重新倒上一杯酒,抬手示意。

    姜毓不动声色地朝萧锦颜靠近,在她耳边小声问,“她是谁啊?”

    萧锦颜颦眉想了一下,不太确定道,“好像是薄太傅的外孙女苏若兰。”

    “苏若兰?她跟你皇兄是什么关系啊?”

    萧锦颜摇了摇头,“没什么关系啊,只是薄太傅是我皇兄的老师,所以他们俩自小就认识,不过我皇兄跟她交集不多。”

    “那就好那就好。”姜毓长松了口气,看着萧景行与苏若兰说话的样子,又有些不高兴,“你皇兄跟我说话的时候可没这么温柔!”

    萧锦颜挑了下眉,“他对你不温柔吗?我看着挺温柔的呀。”

    姜毓嘁一声,“他每次看着我的眼神都带着疏离,礼貌得很,温柔也只是表面的。”

    萧锦颜失笑,“或许是因为他与苏若兰认识的时间比你长呢,别多想了,我皇兄不会喜欢她的。”

    “你怎么知道?”

    萧锦颜随口道,“这位苏姑娘都已经过了二九了,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没嫁人,但是我皇兄若是喜欢她的话,不可能这么久了还没有行动啊!”

    “说的也是。”姜毓点了点头。

    “好了,我们回去吧。”萧锦颜欲带着她回座位上坐好。

    谁知姜毓不同意,她道,“这个苏若兰一直跟你皇兄说话不走,我得在这儿看着,不然我不放心。”

    萧锦颜愕然,“你真是……让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姜毓推了推她,“不知道说什么就不要说,你去跟你的世子说话,我自个儿在这儿不用管我。”

    萧锦颜被她推到楚卿白面前,然后自个儿跑到萧景行身边去。

    萧锦颜十分无语地沉默了半晌,楚卿白让侍女搬来一个坐垫让萧锦颜坐下,“好了,不必理会他们,吃点东西。”

    萧锦颜也没工夫去管他们,对楚卿白笑眯眯道,“这么久没见,你有没有想我啊?”

    楚卿白眉眼间尽是温柔,声音似一阵暖风,吹得人心花怒放,“自然是想了。”

    萧锦颜喜笑颜开,“有多想啊?”

    楚卿白‘唔’一声,“日也想,夜也想,你说是有多想?”

    萧锦颜捂住通红的脸,脸上就差开出一朵花来,“我也想了。”

    “有多想?”楚卿白弯了弯眼角,反问。

    “无时无刻不,每时每刻都。”

    说完这句,萧锦颜就差掩面遁走了,实在是没脸见人了,尤其是楚卿白轻笑声在耳边响起,她就差挖个地洞把自己藏进去。

    姜毓走到萧景行旁边,看着苏若兰佯装不解地问,“燕太子,这位姑娘是?”

    “若兰见过六公主。”不等萧景行回答,苏若兰已经声音和悦地开口了。

    萧景行适才道,“若兰是薄太傅的外孙女。”

    姜毓撇了撇嘴,还若兰嘞,叫我的时候那么生疏!

    “若兰听闻六公主前些日子身体抱恙,如今可好些了?”苏若兰的声音很柔和,关切之意十分明显。

    可姜毓就是不喜欢她,发自内心的,闻言敷衍道,“好多了,有劳苏小姐关心。”

    苏若兰大方得体的笑,似乎并未听出她话里的冷淡,“如此便好,若兰早就听闻长公主医术不凡,如今六公主的旧疾治愈,可见长公主的确是天纵奇才,是难得一见的医毒圣手。”

    “是啊,姐姐她可厉害了。”姜毓这般说着,心里想的却是,你就算再在这儿拍马屁也没用,姐姐可不吃这套!

    苏若兰没再与她说话,转而去问萧景行,“殿下,您明日还去我外公的府上吗?”

    姜毓眨了眨眼,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难道说……

    她一双眼珠子一下子黏在萧景行身上,难道说他之前去太傅府的时候苏若兰也在?!

    所以,他不是故意躲着自己,而是跑去私会苏若兰了?!

    有了这个认知,姜毓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脸色也十分凝重。

    “明日不去。”萧景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听见苏若兰有些失望地‘喔’了一声。

    姜毓整个人都呆呆的,三魂七魄已经丢了七魄,耳边的声音都乱糟糟的听不分明。

    “六公主,您怎么了?”苏若兰看见姜毓难看的脸色,关切问。

    萧景行也随即看过来。

    姜毓却已经没了和他‘深情对视’的心情,她有些茫茫然地摇了摇头,然后失魂落魄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六公主这是怎么了?”苏若兰有些奇怪道。

    萧景行抿着唇不说话。

    萧锦颜很快发现了这边的事,她跟楚卿白说了句,便起身回去坐好。

    “毓儿,怎么了?”

    姜毓伸手拿了颗冰葡萄连皮都没去就直接塞进了嘴里。

    越吃越心酸,她越吃味道越苦,她转头对萧锦颜道,“姐姐,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萧锦颜蹙眉看了眼萧景行和苏若兰的位置,什么也没问,扶起她道,“我陪你回去。”

    说着,交代了身后的侍女一身,“代本公主告诉皇祖母一声,就说六公主身体不适,我先带她回去休息,等宴会结束了,我再去找皇祖母汇合。”

    侍女应了声是,然后转身往高台处走去。

    苏若兰眼看着萧锦颜和姜毓悄悄从偏门离开,转头正想跟萧景行说话,却一眼瞧见他望着偏门处没来得及收回的视线。

    “殿下……”她有些呆愣。

    萧景行面色有些寒,“你先回去吧。”

    苏若兰垂下眸子,福了福身,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

    回到朝颜宫,萧锦颜让云渺带姜毓先去休息,然后吩咐花月去煮药膳。

    她刚刚从前殿出来,就遇上迎面而来的楚卿白,微微讶异,“你怎么来了?”

    后者缓笑一瞬,“受人之托来看看六公主。”

    萧锦颜扬眉,“我皇兄让你来的?”

    楚卿白摇了摇头,“说错了一个字。”

    萧锦颜不解。

    “是他请我来的。”楚卿白笑着解释。

    萧锦颜失笑,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你和我皇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楚卿白扬眉,“提前打好关系不可以吗?”

    萧锦颜一下子就脸红了,“什,什么打好关系?你少胡说!”

    楚卿白不解释,歪头往她身后看了看,“不请我进去坐坐?”

    “你不是受人之托过来看看的嘛?不着急回去?”

    “看你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就知道没什么事,晚些回去也无妨,正好让他着着急。”

    他一脸的坏笑,萧锦颜一本正经地点头,“你说的也对,那我请你喝茶。”

    说着,她上前推轮椅。

    进了殿中,萧锦颜让人泡了新鲜的花茶,又送了些糕点过来,然后摈退了左右,只留下他们两人独处。

    夜色正浓,殿中只燃着一盏烛火,光线也些暗,看不分明。

    萧锦颜给他倒了一杯茶,“喝点茶,正好醒醒酒。”

    楚卿白扬眉,“我没喝醉。”

    萧锦颜忍不住笑,“我知道,不过我方才看你和我皇兄喝了好几杯,喝点茶去去酒也是好的。”楚卿白点了点头,就着她递过来的手喝了一口。

    萧锦颜又递给他一块儿糕点,“你饿不饿?”

    楚卿白看着那糕点,眸光莫名地有些幽深,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眼中的光芒尤其的亮。

    萧锦颜看着他眼中印出的烛光,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怎么了?”

    “小锦。”他的嗓音有些哑,似在压抑着什么。

    “嗯?”萧锦颜没察觉,自个儿拿了块糕点吃,“方才在宴会上都没来得及吃东西,饿死我了。”

    “我也饿。”楚卿白看着她鼓动的红唇和两颊,喉结上下滚动着。

    萧锦颜蹲在他面前,闻言抬头看他,“饿了就吃啊。”

    楚卿白一瞬不瞬地深深凝望着她,“可是我不想吃糕点。”

    “那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去做。”萧锦颜继续低头认真地吃糕点。

    吃的正津津有味,手腕突然被抓住,楚卿白眸中燃着一团火,朝着她压迫而来。

    “你。”他轻轻吐出一个字,然后便俯身压了下来。

    萧锦颜一下子跌坐在地上,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就已经被压在了地板上。

    “你你,你做什么?”她不自觉咽了口唾沫。

    “你。”楚卿白回应她的又是这一个字,然后他的脸缓缓压下来。

    萧锦颜脚指头忍不住蜷缩了一下,“别,别乱来啊,外面有人呢,万一闯进来了……”

    “不会,楚今在外面看着。”

    萧锦颜一下子睁大眼,“他什么时候来的?”

    楚卿白抬手轻抚她的眉眼,“早就来了。”

    萧锦颜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楚卿白,你是有备而来啊?”

    楚卿白低笑一声,薄唇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自然。”

    萧锦颜浑身一个激灵,双手不自觉地推了推他。

    楚卿白低头看了眼她抵在自己胸口的手,闲闲问,“你是在邀请我吗?”

    萧锦颜双手一烫,连忙把手拿开。

    她的脸很红,就连耳根子都是烫的,她眼神闪躲,根本不敢直视身上的人。

    楚卿白眸子一深,浑身的滚烫源源不断地冲向某个地方,像是要将他一并燃烧了般。

    萧锦颜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吓得三魂去了七魄,气急败坏道,“楚卿白,你给我收敛一点!”

    “收敛不了。”楚卿白动了动身子,让她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对她的欲念。

    萧锦颜的心脏差点冲出了身体,浑身都热了起来,“你别乱动啊!”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灵动模样,楚卿白霎时觉得自己就快要原地爆炸了。

    他握住萧锦颜拍打他的手,单手扣住她的肩膀,低头咬上她白皙的颈项。如过电一般,浑身酥麻一片。

    萧锦颜身子微微颤栗着,双目很快失了焦距,就差灵魂出窍了。

    楚卿白用力啃噬她的脖子,在她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独属于自己的印记。

    放在她肩上的手不安分地缓缓往下滑去……

    萧锦颜浑身一个激灵,立马挣扎起来,“楚卿白,我待会儿还要去见皇祖母呢!你这样让我待会儿怎么见人啊?!”

    她有些急,又有些羞恼,身子不安分地挣扎扭动着。

    “嗯~”楚卿白闷哼一声。

    那声音听起来,有点销魂,又有点说不出的紧绷压抑。

    萧锦颜身子僵了僵,小声问,“我弄疼你了?”

    楚卿白眸中着了火,蓦地低头吻住她的唇,攻城掠地。

    “唔~”他的动作有些急,又有些用力,仿佛受了莫大的刺激般。“楚,卿白……”萧锦颜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就彻底淹没在他的吻中。

    萧锦颜被桎梏的手得以释放,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楚卿白空出的手已经拉开了她的腰带,带着火一般燎人的手从她的衣襟口钻进去,一路席卷往上,落在她的敏感处。

    “嗯~”不受控制的嘤咛从口中溢出。

    楚卿白的理智彻底被燃烧,动作越发急切起来。

    萧锦颜浑身都变得酸软无力,眼神扩散,大脑一片空白。

    滚烫的唇舌从她的红唇流连着往下,落到她斑斑点点的脖颈上,然后一点点咬开她的衣领,吻着她的锁骨,一路往下……

    混沌的意识中,仿佛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萧锦颜的手突然被带到了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

    她听见楚卿白在她耳边喘息低语,“你点的火,你负责灭。”

    萧锦颜差点当场自燃,心里忍不住大声唾骂,明明就是你自个儿突然被变成了禽兽!

    ……

    朝颜宫外,太后身边的老姑姑晴娘着急地来回徘徊,“都过了这么久了,不是说快了吗?”

    花月面不改色道,“还请姑姑再稍等片刻,我家公主给六公主施针还需要一会儿,就快好了。”

    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往右侧黑暗中瞪了一眼。

    晴娘没发现她的小动作,着急的不行,“宴会都散了许多时了,太后已经在华清宫等了许久,再晚就该耽误太后的休息了!”

    “花月。”正说着,萧锦颜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萧锦颜推着楚卿白从里面走出来,两人面色淡淡,看不出任何异样,当然,如果不是夜色掩盖着,就能发现萧锦颜通红的耳廓和微微发抖的手。

    “世子殿下?”看见楚卿白,晴娘显得异常惊讶。

    楚卿白微微颔首道,“正巧我过来看看六公主,得知小锦要去看望太后,便打算与她同去给太后请安。”

    他说完,黑暗中楚今缓缓走了出来。

    萧锦颜立刻把位置让出来,双手不动声色地背到身后。

    晴娘忙道,“太后见了世子一定会很开心,我们快些过去吧,太后已经等了多时了。”

    晴娘在前带路,楚今推着楚卿白落后两步。

    萧锦颜自发落后他们几步远远跟在后。

    花月有些奇怪地看着她,小声问,“公主,您怎么换了身衣裳啊?”

    “咳……没什么。”萧锦颜下意识伸手拉了拉衣领,披在身上的狐裘严严实实遮住脖子。

    两人的说话声不大,但还是一字不差地传入楚卿白和楚今耳中。

    楚卿白无声勾了勾唇,楚今一脸惊吓地看着他,自家公子一脸幸福满足的表情是什么鬼?

    到了华清宫,太后看见楚卿白异常惊喜,“卿白怎么也来啦?”

    楚卿白微微拱手,“给太后请安,得知颜儿要过来,卿白便与她一道来了,方才在宴会上没有机会与太后说话,不请自来,还望太后莫怪。”

    “这孩子,”太后不满道,“说什么这么见外,这华清宫啊,你还和小时候一样,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