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郡主临门,速来接驾! > 套话
    清河失踪的消息并不敢宣扬出去,否则朝堂上原本已经安分下来的人又要蠢蠢欲动,可是原本信誓旦旦上朝的清河一连几日不上朝在京中更是连个人影都不见难免让人起疑。

    昌平起先编的理由是郡主病了,不便上朝,开始有些大臣还幸灾乐祸,竟也有清河郡主病的上不得朝的时候,但转念一想,头一天还好好的人,怎么突然间就病的动不了了呢?其中已经有些脑子活络的已经琢磨出些意思来了。

    没了清河的压制,或者说没了对先帝的顾忌,这几日朝上又渐渐的生起事端来,昌平疲于应付。徐朴虽然知道城外有皇帝事先预备好的庆平营,但对昌平之事一无所知,所以这件事反倒给搁置下来。

    既然城外有军队,想必皇帝也不会坐视不理让京城大乱,徐朴现在反倒能把更多的心思都放在寻找清河身上。若非神仙显灵一个大活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轿子里消失的,徐朴不信鬼神,这其中自然是有人捣鬼,只要是人为,势必会留下破绽,徐朴自认不是个细心的人,便让人寻了京城中有名的木匠和戏法师傅过来研究,务必要找到郡主失踪的经过,才有了这寻人的方向。

    今日的早饭也不是柳淑柔送过来的,是昨天回来取食盒的一个女子,清河有些摸不准这女子到底同谁更亲近一些,于是开口问道:“怎么又是你,以前来的那个呢?”

    那女子没说话,只摇了摇头,放下食盒便走了,清河心道:难不成是个哑巴?

    黎王还没到了苛待自己的地步,所以日日饭菜都不错,清河摸着自己的小腹,“孩子,委屈你了。”

    那女子像是才做这种事情,算不准就一直在外面等着直到听到清河放下食盒的声音,才过来拎上准备走。

    “今日饭菜不错,是你们这里的厨子做的?明日还是这个菜式吧!”

    那女子看了看手上的食盒,冲清河又摆了摆手,随后指了指腰间的荷包。

    清河看着她的动作,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这饭是买来的?”

    那女子点头。

    这些天总算知道了一点和外界有联系的地方,清河免不得有些激动,压制住内心若无其事的道:“哦,那你告诉外面的,明天还买这家铺子的吧!”

    那女子点点头,便转身出去了。

    她出去了,清河有些兴奋的坐在墙边琢磨,但很快清河就泄了气。

    就算知道了这里的饭菜是在外面铺子里买的那又怎么样?每天从自己这里出去的东西势必都会被仔细检查一番,况且自己对那铺子一无所知,就算自己将消息传出去也未必会到了徐朴手上,贸然求救只怕会打草惊蛇,让黎王严加防范,倒时再想有什么动作只怕是难上加难。

    而且自己对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也一无所知,就算求救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消息,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搞清楚自己待的这是什么地方。

    清河看了看自己头顶上那个透进来阳光的小窗,每天有光的时候不多,自己这里虽然是地牢但是看着周围的石墙坚固的很,想来也不是一个临时修建起来的。

    每日送来的饭菜都是热腾腾的,也是京城时新的菜式,若是买铺子里的话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就在京城里,而且还应该是繁华路段。

    京城好地段的房子不少,但修起来就带着地牢而且还是这种程度的地牢的宅子可不多,黎王能在这样的院子里住着这么长的时间,可见身边还是有自己人的,为什么还要到外面铺子买饭菜呢?

    一座有人进进出出的宅院却不生火做饭岂不是更惹人注意吗?除非是这个地方不能起伙,或者说这个地方不允许黎王等人在此起伙。

    清河想了许久,纷纷乱乱也理不出个头绪,这里安静的出奇,清河心里糟乱反而静不下心来。

    看来要想和外面联系,最重要的还是要从人身上下手。

    中午来的仍然是那个哑女,进来的时候眼圈微红,见着清河也是一副怯怯的样子,带着些埋怨的眼神,清河上前拿过食盒,打开瞧瞧果然是有清早的菜式,想来是这个这个哑女和清河通消息挨了训斥。

    清河自身难保那还有什么多余的心思为她自责,招了招手示意她近前,笑道:“你怎么这么瘦?我每天都是一个人在这吃饭,今天你陪我一起吧!”

    说着也不等她拒绝便要拉着她坐下,哑女惊了一下想推开清河,清河虽然没了武功但是平日里练功身上还是有些力气在的,哑女虽然看着平日里也是做粗活的样子但却挣扎不过清河,被拽着坐下。

    午饭是馒头,清河笑眯眯的将筷子撅折连同馒头一起递给她,呵呵的笑道:“凑合着用吧,晚上让他们多送副碗筷来。”

    清河眼见着哑女身子已经开始有些发抖,心道:若是不想这哑女被自己动摇了,就得快点换柳淑柔过来。

    清河见这个哑女看样子单纯些,若是自己耐得住不愁从她这里套不出话来,不过若是柳淑柔来只怕是更方便。

    清河正想着,哑女就已经将半个馒头吃个干净,然后垂下头往后挪了挪身子,离着清河远远的。

    清河浅笑,你越想远离我,我就偏偏要留住你,精挑细捡细嚼慢咽,直到拖的哑女都快哭了,清河才放下筷子,“我吃好了,今天多谢你陪我吃饭!”

    哑女咬了咬嘴唇,手脚麻利的收拾了碗筷拎着是个一路小跑的离开,清河看着哑女慌也似的逃走,连牢门都忘了锁。

    清河站起身缓缓的走到门边,摸了摸那锁链“咔哒”一声,牢牢扣住,随后回到自己的床边闭目养神。

    果然没一会清河就听见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声音,那声音在清河的门口停住,清河状似不经意的睁眼看,果真是那哑女。那哑女看着那在门里扣好的锁链,眼神中闪过一丝错愕,看了看清河紧紧咬着嘴唇,将锁链拽到门外,又转身跑了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