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太子殿下太宠溺 > 第三十一章 变动

第三十一章 变动

    冷家的事情让人猝不及防,眼下是铁证如山,一本本奏折参上去,根本没有人敢站出来为冷治一家求情。

    保皇派的人个个更是诚惶诚恐,唯恐下一把火就烧到了他们身上。

    难怪冷治最近这么大动作,太后一直都没有动静,原来是早有掌控。

    太后雷厉风行,如今证据确凿,冷大将军一家的罪行难逃,直接下令将其打入了天牢,待一切审问清楚后再定罪。

    堂下一片嘘声,却无一人敢发言。

    冷治威武了几十年,现在落在了太后手上,自知不会有好结果,当即在朝堂上对着太后大骂起来,比之当日陈宏章在皇上面前骂的还要厉害凶狠,声音嘹亮,传遍了整个大殿,在每个人的耳边环绕不散。

    太后面色冷冽,冷治已经落到了她的手上,一点儿也不着急着处置他。

    陈宏章的事情是由冷治牵的头,如今他们的主心骨没了,个个面面相觑,全然不知下一步该怎么走。但他们计划已久,冷大将军已经牺牲了,不能白白浪费了他们的这么多的精力,更对不起冷大将军。

    “启禀太后,江南匪贼作乱一事,臣等认为当由陈宏章将军带兵镇压最为合适。陈将军驰骋沙场多年,经验丰富,区区匪贼定不是陈将军的对手。”

    “前些日子陈将军顶撞了太后,这正是他戴罪立功的机会。”

    “你们认为哀家该把陈将军放出来?都想让陈将军杀了哀家不成?”

    “臣惶恐!”

    “江南匪贼作乱,此事延误不得。长此以往,匪贼定认为我们赵国无人,愈加嚣张,欺压百姓,扰乱民生,势必引起动乱!朝中此时唯有陈将军可带兵前往镇压,请太后明鉴。”

    “除了陈将军,这偌大的赵国就没人可以镇压这群匪贼了?哼!”太后冷面甩了下袖子,“赵国就没有年轻优秀的将领了?皇子们一个个又是干什么吃的?”

    “太后的意思是想让皇子们带兵前往?”

    “这……皇子们身份尊贵,万万不可……”保皇派的人纷纷担心起来,不由地认为太后这是想借机除掉几位皇子。

    “他们一个个长年待在这京中,城外都不曾去过几次,将来继承大统岂不是让人笑话,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连他的国家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他们都是被你们惯坏的,身为皇子,就该担起他们的责任。”

    太后一番话下来,下面一片哗然,更多的是保皇派的人在议论,有担心的,有觉得太后说的有道理的,有认为这是陷阱的,一旦他们不让皇子们去,太后肯定会趁机将陈将军手上的兵权揽进自己的手里。

    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陈宏章手上的兵权。

    太后是不可能把陈将军放出来的,他们先前那样说,也不过是为了将陈将军手上的兵权放出来的借口。

    皇子们的安危固然重要,可一旦兵权到手,主动权就掌握在了他们手上,他们才能做更多的事情。

    议论完,就有人发声了,同意皇子们去的占了多数。

    太后心中冷笑了一声,不过是给他们看了颗糖,真以为能吃到嘴里了。

    “即是如此,这次去江南镇压匪贼一事,就让几位皇子一同前往吧。”

    一同前往?不是让皇子们去吗?

    不等他们思索明白,太后就说了这次派遣去江南的人选,两人都是后起之秀,堂上没几个人知道他们,不管是保皇派还是亲后派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太后的人。

    “你们谁愿意前往江南?”太后又问太子他们几位皇子,最后定下来的人选是四殿下和五殿下两人。

    接着太后又宣布了让茗心郡主一同前往,“茗心郡主此次代表的是哀家。”

    “太后,我……”楚惜不懂太后的意思,她跟着去能做什么呢?

    如果是为了放着赵启阳和赵启明,完全就是多此一举。

    “哀家不让皇子们跟着,他们又岂会甘心?”太后轻哼了一声,有退有进,两方才至于闹得太厉害,“你才是哀家最信得过的人,这次,你就是代表哀家去的。”

    “我明白了。”

    太后又吩咐她:“他们两个哀家也不算放心,你此去可找机会再试探试探他们。”

    “好。”楚惜知道太后的性子,从不轻易相信人,即便是邓家的人,太后也不是全信的,“倘若他们两个都不是呢?”

    “那就找机会杀了。”太后云淡风轻地喝了口茶,“兵权不能落在他们手上。四殿下和五殿下尚未封王,拿不得这兵权。”

    回来之后,兵权的落处还得另说。

    太后看了她一眼,说:“你可知此去凶险?”

    “我知道。”她是去掌控局面的,可这局面保皇派的人又怎会放弃呢?

    “太后娘娘。”如喜走了进来,“太子殿下和嘉霓公主来了。”嘉霓公主是皇上的姐姐,不过不是太后亲生的,在皇上的一众兄弟姐妹当中,嘉霓公主是和皇上关系最好的。

    嘉霓公主的丈夫是杨国公,两人育有二子一女。

    嘉霓公主和太后的关系一般,甚少来至尚宫,太后掌权以后,杨国公府上是全然没有参与的两派之间的斗争。

    今日嘉霓公主怎么会来见太后呢?

    “他们是在门口碰见的。”如喜又说了一句。

    “你先下去吧。”

    楚惜出来时,和他们碰了个正着,互相打了招呼,嘉霓公主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打量了她几眼。

    嘉霓公主保养的不错,精神面貌也好,站在皇上身边,只会被认为是皇上的妹妹。

    如喜将茶端了上来,退至一边侯着。

    “太后,四弟刚刚得知他的母妃,陈妃生病了,这次江南之行,望太后准予我代替四弟前去,好让四弟可以留在宫中照顾陈妃。”

    太后喝了口茶,看向他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老四的意思?”

    赵启彦:“这是我和四弟一起商量出来的。”

    “既然你们都商量好了,哀家还能有什么话说?”太后面色平淡,早已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故意在选定好四殿下和五殿下之后宣布楚惜也一起去,为的就是看看太子对楚惜的心意到底如何。

    不过,太子这一去,到底是能护住楚惜,还是要害楚惜,尚未可定。

    “还有什么事吗?没事,你便退下吧。”

    赵启彦看了眼一旁的嘉霓公主,即是他想留下,太后也不可能让他留下。

    “你来有什么事?”等赵启彦退了出去,太后神色冷淡地看眼嘉霓公主问。

    嘉霓公主上前一步,说:“儿臣来是想为母后解忧的。”

    “解忧?”太后轻笑了一声,来了几分兴趣,“你能为哀家解什么忧?”

    嘉霓公主和她一向不算亲近,突然这么好心,她不得不怀疑嘉霓的目的。

    嘉霓公主便道:“儿臣前两日听闻母后想将身边茗心郡主嫁给太子做太子妃,想来皇兄和皇嫂两人定是不会同意这茗心郡主这样的出身做太子妃的,所以这事才一直没有动静。”

    她怎么会对这种事情上心?

    太后看着她,嘉霓便继续说:“若是茗心郡主有国公府在背后支持,这样的身份做一个太子妃,皇兄皇嫂又能怎么拒绝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