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葬剑:痴魂录 > 第二十五章 投宿

第二十五章 投宿

    据百里觎分析,现在灵城内的时间大约停留在百余年前,当时的北祁还尚未覆灭,祁国最后一任皇帝名为江渊,而那个早就该归于尘土、步入轮回的人,现如今竟还好好地坐在皇宫之内的金銮殿上。

    正因为江渊还在,所以江渊那个和自己长着一样脸的贵妃,也就自然还在了……作为百里觎,她当然不怕看,作为无妄的江绾,她也不怕看,可要是作为莳花阁的花娘,或是那位贵妃同脸的话,那她还真是挺怕看的。

    “实不相瞒,我目前还不能就这么大张旗鼓的走出去,我的脸有毒。”

    百里觎同叁儿借了套衣裳,以便能好好伪装一下自己,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她脸上不仅带了面纱,还在头上戴了个帷帽,一直挡住大半个身子,将自己彻底遮了个严严实实。

    “我看上去怎么样?”

    “你看上去好像身染恶疾了。”

    叁儿原本开心的想要为她鼓掌,可听了云煜的话后,手就不知到底该不该拍在一起了,只是突兀的虚张着,像是捧了个看不见的瓜……

    百里觎无声冷笑一下,借着躲在帷幔后的机会,对他翻了大大的个白眼儿,满脸不屑的在心里说道“你懂个屁”。

    三人一路向繁华大道而行,途中叁儿连蹦带跳,始终走的略快些,百里觎为了同她说话,便也刻意加快步伐,而云煜则独自一人悠哉悠哉的负手跟在她俩身后,若有所思的从头到脚重新审视着百里觎。

    “我本想着你是天狐族,对幻术一类应该极为敏感才是,故此入城时见你没什么反应,还以为灵城异象与幻术并无关联。”

    “幻术也分很多种啊,这城中的人和动物什么的,都是真实存在的……那幻音不响,城中一切皆与日常无异,我又怎么可能察觉出异样嘛。”

    叁儿边说边弯下腰,从路边草丛里摘下朵小黄花簪在鬓发边,笑盈盈的仰头看着她问道

    “好看吗?”

    百里觎抬手替她将花簪正,后退半步认真看了看,含笑称赞道

    “好看,这种淡淡的颜色很衬你。”

    赶到集市闹街之时,天上日头已是偏正,城中如往昔般依旧人声鼎沸,较往常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张贴告示的告示板前多了张“江绾”的画像,上面写着“通缉令”几个大字。

    或许因为她的长相实在不便广而告之,所以这画师便只能将她画的十分神似,以此等画技来看,别人哪怕是看过画像后和百里觎正迎面走个碰头,都未必能发现她就是通缉令上的人,也不知官府是不是打算让她在看到画像之后,自己尽快良心发现的回去投案自首。

    百里觎站在人群外围踮起脚向里头看了看,然后难以置信的“嘶”了一声,伸出手指颤巍巍指向那画像,本想凑头离云煜近一些再发问,可帷帽边缘却正好怼到了人家脸上。

    “这画上的人,是谁……”

    百里觎按住她脑瓜顶,将其推开一些,垂眸盯着她微微一笑,吐字清晰

    “是你。”

    叁儿听了想沉默,百里觎听了想流泪。

    “画成这样,你都能看的出来?”

    云煜手腕儿微转,将她扭回面朝告示板的姿势,扬扬下巴继续道

    “我看不出来,但我认字,这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叁儿努力扒开围观群众,凑到告示板前抬头认真看了半天,然后蹙着眉头走回百里觎身边,以手掩住唇角小声对她说道

    “这画的……是不是有点儿丑啊?”

    百里觎拍拍她肩膀,从想流泪彻底变成了欲哭无泪。

    “不必安慰我了,你应该问这画的到底是不是人。”

    凑热闹的人渐渐开始散去,为了避免逗留太久引起看守官兵的注意,三人只得转身走向不远处的客栈,可就这短短几十步的脚程,叁儿都差点儿在半路被卖糖葫芦的给“拐”走了。

    “我没想过会下山这么久,盘缠带的不多,不如就要两间房吧。”

    百里觎看了看云煜,又看了看叁儿,沉默片刻后回道

    “我觉得只要两间房,不大行。”

    她即便现在的身子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可怎么也抵不过曾经做了上千载的男人,一颗纯爷们儿的内心怎么能允许自己占姑娘的便宜?

    就算对方是只母狐狸,她也不能占人家的便宜!

    “我无法接受和别人同床共枕,特别还是和姑娘同床共枕。”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选择虽常有,但往往都不能自由……就比如现在,掌柜的接过云煜的银钱后,就唤小二带他们三个去房间落脚。

    三个人,就真的只有两个房间。

    云煜走进房间刚要关门,回头就看见百里觎直不愣腾的杵在了他门口,似乎根本没有进隔壁去的打算。

    “你若实在不能和旁人同榻而眠,可以考虑睡在地上,或者把她赶去地上。”

    趁人不备,百里觎猛地冲着他半开的门缝撞了过去,云煜反手一推门,正好把她的脑袋挤在了门缝中间……这大概就是常言道“脑袋被门夹了”。

    “光天化日之下,你一个大男人在怕什么,我能怎么着你?麻烦你松松手,你他妈的挤着我脑袋了。”

    云煜虽没执意将门关严,可双手还是牢牢扣在门两侧,生怕一个不注意百里觎就挤了进去……他把着门栓的样子虽然很狼狈,但他执着的捍卫自己贞操的样子确实很美。

    两个人对峙许久,僵持不下之际来往的人不管谁路过,都是要探头过来看上一眼的,还顺带着附送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百里觎倒是脸皮很厚不甚在意,最后还是云煜败下了阵来,一脸无奈的急急问道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百里觎夹在门缝中艰难抬头,眼睛努力向上看着他,笑的十分矜持。

    “其实我想和你一起睡,你不用把我当女人看,我也不会把你当男人看,咱俩谁也别嫌弃谁,你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你给我出去。”

    云煜咬牙切齿半天,也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但百里觎却仗着他定然不会打女人,开始越发的没皮没脸起来。

    “你不想跟我睡觉么?那你之前在无妄的时侯,趴我窗户是看什么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