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圈养灵狐总裁你淡定 > 第五章 恶女人设

第五章 恶女人设

    宴会当天的晚上,九皇旗下一家五星级酒店前停满了各种名车。

    那些上流社会的名角也都清一色奢华的着装,三三两两的走进酒楼。

    凡是把九皇当靠山或是想把九皇当靠山的人都知道,今天这个宴会的主角可是很受家里人的宠爱,无论如何都得让她开心。

    云楝心跟在母亲身后走进酒店。

    她今天穿了一身淡紫色的齐膝小礼服,黑直的长发随意的搭在雪白的肩上,她胸前缀着几颗小小的碎钻,细细的腰肢则任由几层薄薄的黑纱缠绕着将这凹凸有致的身材突显出来!

    后面跟着阿蔓,她非要跟着云楝心以便保护她,所以只能接受云楝心的“胁迫”穿上了礼服。

    不过她坚决不穿妨碍行动的衣服,只挑了比较中性的礼服,修身的小西服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勾勒到极致,看上去不像大学生的样子,更像一个成熟的商业女精英。

    踏进大厅,里面正播放着的音乐。

    宴会厅里一片堂皇富丽,顶层吊着蓝色精巧的水晶灯,灯上微微闪烁,给人一种迷离恍惚的感觉。

    大厅散布着一群群珠光宝气的艳装妇人,着装时尚高贵的女孩子,和各种年龄段都穿着西服的男士。

    “和电视剧里演的蛮像的。”

    云楝心皱着眉,她对这种奢靡的场合极度反感,因为这很容易引起她之前在妖界的回忆。

    每次妖殿过寿,去参加的妖可不比今天来九皇的人少,而且因为她是妖王,所以场面比这里还要豪华奢侈。

    不过那又怎样呢,前一秒是笑,后一秒就有妖想着法子骂她废物。

    没进来多久吴水兰就被熟悉的人拉走了。

    云楝心不想和哪位大小姐认识,也不想和哪个贵妇熟悉,对男人更没兴趣,于是拉着阿蔓跑到了角落里。

    “阿蔓,你还记得妖界吗?”

    “离开妖界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到这么奢华的地方。”

    “很心疼今天的宴会的主角。”

    “真心给她祝寿的能有几个人。”

    云楝心一句一顿,一顿一笑,眼里满是苦涩。

    阿蔓张张嘴没出声,她知道云楝心现在又想起了不愉快的回忆,她也知道自己笨,安慰不了妖王大人。

    “阿蔓,谢谢你陪着我!”

    云楝心笑了,还好有阿蔓陪着她,虽然阿蔓是一个仆人,但现在对她来说却是一个比亲人还亲的存在。

    十几年的陪伴,阿蔓一刻也没少。

    “属下不敢。”

    阿蔓低头,心里暖暖的。

    在她的意识里为妖王付出什么都是应该的,从未想过能得到回应。

    突然,播放的音乐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然后转头看向同一个方向。

    那里是今晚主角的出场的位置。

    “今天大家能来为小女庆生,我很高兴!”

    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站在聚光灯下开始讲话,他的眼睛里闪动着的精光,让人可以一目了然的知道他是个商界的老狐狸。

    因为他的发言,周围的人也都附和的表示来这里是自己的荣幸。

    “萧唯也谢谢大家啦!”

    宴会的主角现身了,清甜的嗓音,她正微笑着向大家表示感激之情。

    云楝心跟着望去。

    萧唯真是个美人。

    她今天画了很精致的妆,本就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显得更加白皙,再加一身宝石蓝色的斜肩礼服,美轮美奂,成功吸引了众多年轻人的视线。

    “阿蔓,你说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看着人群的气氛逐渐热了起来,云楝心忍不住也和阿蔓打趣。

    “小姐漂亮。”

    “唔,我觉得还是她更好看。”

    云楝心假装思考着。

    “她漂亮。”

    阿蔓立刻改口。

    “是嘛,阿蔓你刚才还说我漂亮呢!”

    佯装生气,云楝心扭开头,趁机瞄了一眼阿蔓紧张的神色,不觉想笑。

    云楝心是单纯的开玩笑生气,但阿蔓却当成了她真生气,还没等云楝心说什么,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惹小姐生气,属下有罪。”

    “诶!”

    云楝心哭也不是笑也不是,装生气的动作就这么僵住了。

    但她不知道自己又被人盯上了。

    风祁黑着一张脸从人群中穿过,走向云楝心和阿蔓在的角落。

    刚才看到阿蔓也来参加宴会,他心里正高兴得很,因为从第一见过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阿蔓,每天刻意去第一碰到的地方也没见到。

    可是阿蔓扑通一下就跪下了,他站得远猜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对云楝心第一印象并不好的风祁打定了云楝心欺负他家阿蔓的主意。

    他这次非要教训一下这个女人。

    “有这么多人在你还欺负她,你太过分了!”

    “哈?”

    云楝心刚准备去扶阿蔓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侧头一看果然是上次挑事的风祁。

    被风祁一喊,周遭人的视线都移到了云楝心身上。

    被看热闹了呢。

    云楝心扶起阿蔓,反复叮嘱她不许动,然后皮笑肉不笑地看向风祁,瞪着眼恨不得眼睛能变成刀子。

    “小弟弟,你别冤枉人啊!”

    “我没冤枉你,我都看见了,你让她给你跪下。”

    风祁刻意大声的回答她,还有意地加重了跪下两个字。

    上次因为他哥拉着他所以让她给跑了,这次终于轮到他来收拾这个女人了。

    感受到周围人不友善的视线,云楝心真想让阿蔓狂扁这个小孩一顿,但终究是在外面还是少惹事端为妙。

    扫视四周没看到他哥跟来,云楝心嘴角上扬。

    “你怎么能冤枉嫂子呢。”

    “嫂子在和朋友开玩笑,你这么一搅和,大家可都把你嫂子当坏人了。”

    云楝心一句嫂子刚出口,风祁脸刷得就拉下来了,上次的事他记得可清楚得很呢,这个女人太能挑事了。

    周围人都知道风青,听到云楝心对风祁自称嫂子,立马炸开锅。

    都说风青不近女色,甚至助理秘书都用男的,所以作为S市风云人物的风青,性取向一度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不过眼前这个一看就是学生模样的女孩自称是他老婆,莫非是他已经偷偷结婚了?

    一想到这不免有些不如他的人开始羡慕,凭什么风青可以同时拥有金钱、地位、容貌和女人。

    “你胡说八道,我哥根本没结婚!”

    “你又不是你哥,他结没结婚你怎么知道,我俩是悄悄地结婚。”

    云楝心一边回话一边打量四周,她说这些话纯属是气不过被冤枉,但继续玩一下难保不会出事,还是找空荡跑掉比较好。

    刚看准一个空子准备拉阿蔓跑路,云楝心感觉背后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道让她感到害怕的声音。

    “老婆,你又在欺负谁。”

    ------题外话------

    因为文章是修改后上传的,所以简介和内容不符,简介会尽快修改,作品名也会修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