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光明圣女拯救世界 > 34.chapter 34
    月黑风高,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这个标题足够劲爆了。

    更何况那个孤男还在缓慢坚定的朝床边挪过去,然后极为可疑的在床边站定了一会, 似乎犹豫了片刻。

    床上的少女睡的很香甜, 透过被褥的微微起伏还能够探测到她平稳的呼吸声,小口小口的绵延起伏,看起来居然会有些……可爱?

    伊泽维尔立马如同触电一般收回了自己放在爱丽丝身上的视线, 同时内心也忽然涌起几分疑惑。

    这种把头埋在被子里睡觉的姿势, 真的不会睡着睡着就忽然窒息吗?

    一想到爱丽丝有可能将自己给闷死,伊泽维尔拢在白袍底下的手指就微微一动, 无形的力量就将包裹在金色头颅上的被子全部挪开,顿时将把自己埋在被褥里的金发少女给解救了出来。

    “嗯……”

    少女平时白皙的脸庞上有几道红红的睡痕,显得双颊酡红,就像喝了假酒一样。也许是骤然从温暖的密闭空间里被拉出来, 爱丽丝下意识的嘤咛了一声, 眉宇间多了几分似醒的意思;就在光明神全身肌肉绷紧正准备跑路的时候, 她又淡定的翻了个身, 继续沉沉的睡去。

    “Zzzzzzzzz——”

    鬼鬼祟祟的光明神:…….

    真是太松懈了!如果是这劳什子心灵之塔的防御并不坚固, 被其他无礼之徒进来了房间怎么办!警惕性怎么如此之差!

    完全将自己从无礼之徒和不请自来里自觉债除掉的光明神理直气壮的倒打一耙。他完全忽略掉了自己身为神祇所拥有的强大力量根本不可能被别人察觉的事实;别说是搁爱丽丝卧室了, 就算搁到奥古斯汀面前和他来一个贴面礼,估计那位苍穹法师也是同样一无所觉。

    这就是人类与神明的差距。

    还有, 还有就是, 原来这女人卸了妆比化妆还要好看(小声bb)。

    吐槽完了也该做正事了, 伊泽维尔打算好好看看这位在梦里施展那般禁咒的光明圣女到底元素天赋有几何。那种程度的禁咒对施法者的要求极为苛刻, 若是有一点不达标都会施放失败,除非是在献祭之前,梦中的圣女和黑暗一侧做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毅然赴死。

    那个条件实在是太难了,难到只有她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地步。

    纯洁光明的身躯,满光暗双元素亲和力,以及暗系高天赋。

    献祭给黑暗的东西有很多种,但也许是因为属性相冲,黑暗更加偏爱于光明的灵魂和身躯。而爱丽丝好巧不巧的完全符合这两点。只有这天赋……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伊泽维尔在梦里见到过光明圣女用高阶的光明魔法帮平民百姓们疗伤,那些平民身上被战争爆发所造成的伤痕都在少女软糯的吟唱声中被圣光抚平。

    身为神明,光明神自然比所有人更加对“魔法”这一存在看的透彻。所以他极为清楚,光暗元素满亲和力的人可以同时存在,但是光暗同时满天赋的人是不可能存在的。就像水火和木土一般,分别位于两个极端,而两个极端是不能在同一个容器里共存的,即使有,也是彼此消亡的后果,最后天生就沦为普通人,可以感知到魔法元素却无法修习魔法。

    这么多年来,光明神还只看到过一个意外,那就是爱丽丝。而这一条也被他当成线索,锲而不舍的追究着,这样伊泽维尔才能判断…….那个奇怪的又毫无头绪的梦境,是不是真的和现实有着一定神秘关联。

    现在就就梦境来看,许多事情在现实确确实实的发生了,有些事情却呈现镜面一般的倒转。例如爱丽丝本来应该是出身即被选为光明圣女,而现实中却是拖到了现在,可见梦境之中也不尽然全是真的。

    伊泽维尔想着,终于上前一步,从白色的长袍内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来,却在下一秒再次尴尬的悬停在了半空。

    金发少女刚才神来一滚,刚好背对着光明神。她现在依然还是那个考拉抱树的经典姿势,只不过从睡袍从肩头处有些微微的滑落,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背部,而金色的长发正好披散在脊背之上,就像是阳光从天际洒落到冰雪圣域的雪山之巅,在永远不会融化的冰雪之上跳跃闪耀。

    兴许是有些冷,她蜷缩了一下,将自己的手臂塞到了厚重的被子里,埋没在里面,单单就露露个背部=给伊泽维尔。

    这该如何下手啊。

    光明神有些发愁。他看着爱丽丝裸露了一半的背部,忽然又想起了那天在大圣堂里,他没有反应过来,一时情急之下将少女盈盈一握的细腰搂住,从台阶上滚落到温热水池的那一幕。似乎少女身上清淡的甜香味还在他的鼻翼之间摇曳,温软的触感还犹有停留在手臂之上。

    结果伊泽维尔更加发愁了。

    他就如同一尊被美杜莎石化的雕像一般,伸出手在半空中足足顿了快一刻钟,内心不断的进行着天人交战。

    不是,等等,我是来做正事的,等探测完她的元素天赋就回神国睡我的觉去,有什么好纠结的,又不是要干什么禽兽行径。

    第一次夜闯单身未婚女子闺房的光明神豁然开朗,他抿了抿唇,冷淡而俊美的脸上忽然一松,终于如同下定决心了一般,将手指划过少女光滑的脊背,停留在肩胛骨上。

    入手的感觉有些微冷。也许是因为直接裸露,空气带走了绝大部分热量的缘故;爱丽丝的脊背冰冰凉凉的,可是却丝毫不损滑腻的程度。恍惚间伊泽维尔还以为自己是触到了一块上好的羊脂玉。

    要是爱丽丝现在还醒着,估计就会得意洋洋的叉腰。

    那当然,本圣女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是不知道花了多少大价钱保养的,先是系统出品质量百分百的保证,每天一次例行的水疗和精油按摩也绝对不会落下!

    光明神难得的呆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是来干嘛的,他将神力引到指尖,正准备渡到爱丽丝身上游走一圈的时候,忽然身下的人动了。

    “嗯……?”

    金发少女睁开了灰色的双眸,里面还蕴含着浓重的水雾,这是没有睡醒的征兆。伊泽维尔一惊,立马将手指从少女的背上抽离,却因为对方忽然侧身的动作刚好将整个手背都贴了上去。

    尴尬了。

    如此高洁的光明神第一次干坏事被抓住,这时候也不禁大脑运转没有跟上来,停滞了好几秒。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被人狠狠一扯,少女带着馥郁香味的娇软身躯忽然一下子贴近,不容忽视的重量施加到了他的身上。仅仅一秒,就是天旋地转。

    他,光明神,居然,被压在了床上。

    被一个,半眯着眼睛,还没有睡醒的,金发少女。

    更加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他现在彻彻底底躺在粉色的海洋里了。粉色的床单粉色的被套,还有刚刚回卧室换了一套粉色睡裙的爱丽丝。

    俊美至极的神祇一脸没有反应过来的模样,平日里总是冷淡又略带悲悯的脸庞上终于多出了一些真情实感。他银色的长发铺洒在床单上,还真的比那月光还要来带清辉,而爱丽丝的手,好巧不巧的正好按在他的胸口中央,透过薄薄的白色长袍还能感受到底下颇有层次的肌肉,而肌肉的主人此刻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伟大的光明神,还从未遇见过如此尴尬的情节。

    尴尬树下尴尬果,尴尬树下你和我。

    明明伊泽维尔可以用无数种办法将自己从这种境地解救出来,例如随随便便使用一个空间魔法转移阵地,例如直接将这道神识分/身给召唤回来。但是此刻,光明神的大脑一片空白,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流到胸口,流到那个被爱丽丝一巴掌按到的那个地方。

    可怜光明神不是智商不够或者反应迟钝,只是在遇到这种事情上,他简直就像一张空白的白纸。神祇的传承记忆里包含了很多很多奥秘,但就是没有关于情感方面的任何只言片语。所以上一次在大圣堂里他才会被爱丽丝牵着鼻子走,很显然这一次,他也是大脑运行过载,直接暂停使用了。

    这还算没完,原本半眯着眼睛的金发少女忽然掀了掀眼皮,将头颅低了下来,泛着水雾的灰眸在半空中再次和金色的神瞳相遇,这一次前者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这是在做梦…….?”

    爱丽丝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她倒是看清了自己身下的人和那张脸,但只是觉得眼熟无比。她今天本来就晚睡,结果还是从深度睡眠中直接被人吵醒,所以大脑反应速度还稍微欠佳。

    “还挺真实的嘛……”

    金发少女下意识的再摸了一把手下的肌肉,手下传来的触感让她感到很满意。于是她吹了一个口哨,重新化身八爪鱼,将梦境中这个看上去长得很眼熟的男人紧紧缠住,就像之前缠着被子一样。

    然后,又是一秒睡着。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伊泽维尔卡动的脑袋刚刚运行又被接踵而来的刺激给晃晕了眼,陷入了更加深度的死机。更加直观的感受到了温香软玉在怀的光明神,在被当成树桩缠上之后才忽然回神。

    伊泽维尔正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干脆利落的来一个深度催眠魔法,然后串频呼叫一下哈利波特,来一个一忘皆空的场外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