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 > 第020章 山洞暧昧

第020章 山洞暧昧

    黑暗里,强劲的拳风呼啸而来,方棠完全来不及防备,挨了一拳的身体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身后的石壁。

    落地的一瞬间,方棠一咬舌尖,剧痛袭来,因为药物而混沌的脑子清醒了几分。

    看着一脚踢过来的袭击者,方棠就地一滚,避开的同时,反脚就向着袭击者小腿踹了过去。

    被踢中的袭击者却顺势向着地上的方棠扑了过来,强劲有力的大手如同铁钳一般掐住了方棠的脖子,身下绵软肥胖的体型让袭击者也是微微一愣,这样的体型不可能是杀手。

    被压在地上,眼睛适应了黑暗,方棠看向自己上方的男人,脸上还有伪装的油彩,看不清脸庞,只有一双鹰隼般的凤眸盯着被压在身下的方棠,血红的眼瞳冰冷锐利的没有一点温度。

    一片安静里,两人粗重的呼吸声让彼此都是一愣,方棠此刻也警觉到男人手掌过大的温度,灼热的似乎要将她的脖子给灼伤一般。

    “我没有敌意……我被人下药了……”嘶哑着声音开口,方棠压抑着那噬人的燥热,努力的保持着清醒。

    男人抿着薄唇沉默着,铁钳一般的大手依旧牢牢的卡着方棠的脖子,只是过于粗重而急促的呼吸让人明白男人此刻的状态比起方棠更加剧烈。

    同样都中了药,可男人却能克制住药性钳制住方棠,足可以说明他让人震惊的自制力。

    “我……”方棠眼睛猛地瞪大,嘴唇被男人的薄唇给堵住了。

    不适的触感从唇瓣传来,方棠剧烈的挣扎着,只可惜压在身上的男人却如同大山一般,而这一吻好比催化剂点燃了她一直压抑的药性……

    山洞里,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响了起来,不管是方棠还是袭击者,之前将药性压制的太狠,所以反扑的药性直接摧毁了两人的理智,只余下最原始的需求。

    同一时间,七星山庄某个房间里,戴着鸭嘴帽的中年男人站在背光处,左脸一道一寸长的刀疤,看着窗户外暗黑的夜色,低声汇报:“方棠喝了茶水,可她人并不在房间里。”

    “立刻去找!”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暴躁的响了起来,透着浓浓的恶意,“你确定她中了药?”

    “是的,杯子里里的茶水就剩下一点,她有可能发现不对劲躲起来了。”刀疤男肯定的回答。

    只要中了药,一个小时之后就会被原始的生理欲望所支配,人的意识也不会模糊不清,所以他只要将事先准备好的这个“奸夫”带过去,然后拍下两人OOXX的照片,明天一大早捉奸在床,那么一切就搞定了。

    刀疤男过去之后发现别墅里的灯亮着,可是方棠却失去了踪影,手机也放在桌子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一切迹象都表明方棠已经中药了,只不过她提前发现了,然后逃走了。

    七星山庄太大,这件事原本也是私下进行的,毕竟方棠不足为惧,可是她背后的方家却不容小觑,这里是方家的地盘,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找人。

    刀疤男在别墅外停留了半个多小时,一直没有找到方棠,最后只能回来向上面汇报情况。

    电话另一头的人沉默了,片刻后忽然开口:“既然方棠中药了,那么她肯定要找男人纾解,而且鸳鸯花的药性除了纾解之后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去安排一下,让方芯蕊认为方棠和张嵩昨晚上上床了,只要方芯蕊将事情闹大,方棠身上那些痕迹骗不了人。”

    虽然不能捉奸在床,可即使没有奸夫,但是方棠身上欢爱后的痕迹同样说明她放荡的行为,这样一来自己的目的也能达到。

    “是,我明白了。”刀疤男挂上电话之后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站在窗口边沉思着。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等方棠再次醒过来时,身体一阵一阵的酸痛,扶着山壁踉跄的站起身来,双腿一软,方棠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好在有衣服垫着,膝盖才没有被磕的血糊糊的一片。

    片刻后,撑起像是被卡车给碾压过后的身体,方棠终于将衣服穿好了,激烈的运动了两个多小时,随着药性的消除,体内过剩的元气也平息下来最后回到了丹田之中。

    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方棠眼瞳紧缩着,一抹杀机从眼底一闪而过,方棠抓起地上尖锐的石块,只要调用元气,石块就能如同利刃一般划过男人的咽喉。

    可是看着男人赤裸裸的躺在冰冷的地上,而他的衣服则是垫在自己的身下,方棠握着石块的手紧了紧……

    一瞬间,方棠手猛地抬起,石块从男人的脖子处划过,鲜血渗透出来的同时,男人脖子上一块羊脂白玉挂坠也断了。

    急促的呼吸着,方棠弯下腰将玉坠攥在手心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山洞。

    凌晨四点左右,暗夜黑沉沉的不见一点的星光,方棠再次避开沿途的监控探头重新回到了房间。

    洗了一个澡,看着身上斑驳的痕迹,有些地方是手指掐出来的痕迹,有些则是青紫的吻痕。

    方棠没有任何迟疑,再次调动了丹田里的元气,一遍一遍的滋养表层的肌肤,直到所有暧昧的痕迹都消失了,皮肤又恢复成一贯的白皙,方棠这才停下来。

    而另一边,漆黑的夜色下,刀疤男换上了七星山庄的保安制服,将头上的鸭嘴帽丢在了床上,戴上了保安的帽子,这才出了门,身影融入到了夜色之中。

    张嵩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着,他年纪轻轻能成为保全公司的经理,就是因为张嵩具有武道天赋,他的身手比起普通保镖强多了。

    刀疤男来到门外之后,并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找到了房子的保险丝将屋子的电路给断掉了,这才潜入到了屋内。

    卧房里,张嵩睡的沉,轻微的脚步声并没有将他惊醒,刀疤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喷雾,对着张嵩的抠鼻轻轻的喷了两下。

    片刻后,张嵩彻底陷入了昏迷,被刀疤男一把扛在了肩膀上离开了房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