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娇宠:卿本良人 > 第六章 翡翠
    “来,尝尝这个。”

    夙瑜夹了菜放入小茹碗里,开导:“小茹,我知道你是顾虑有人说闲话。放心,这是在我宫里,在外面,本宫还是会规矩的。”

    “可往后在景玉宫,就给本宫舒舒服服的呆着,知道么?”

    “小茹知道了。”

    女子捧着碗,望着里面的菜,吃了两口揉揉眼睛,又忍不住问:“公主,您、你为何突然对小茹这么好,是不是小茹做错了什么你不要我了?”

    这样突如其来的好,总觉得不太真实。

    “你这丫头……”

    夙瑜摇摇头,忍俊不禁。可反应过后,却又心疼起来,是啊,她何尝不也一样呢?

    没有安全感的人,就算拿在手心也总是担心着失去。

    眼前不知为何染上一层湿意,她轻声道,说话声是坚定的。

    “放心,不是不要你。”

    说到这,小茹放心了。

    她从别扭的吃饭到逐渐适应,心中很是感慨,从前她只觉得公主还小,现在看起来,公主真的长大了不少。

    虽然,现在的公主没有从前那样活泼开朗,可多的温柔沉静,却让她更喜欢了。

    一顿饭吃完,夙瑜的心情逐渐好转,从前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除了逢年过节要去母后那,平素里照样也是一个人对着满大桌子菜。

    在景玉宫,有人陪着吃顿饭,也是罕有的。

    用帕子擦掉嘴角残渍,夙瑜忽然想起什么:“小茹,你认不认识一个叫翡翠的宫女?”

    “翡翠?”

    小茹愣了片刻,说:“认识的,那不是未央宫的人么,公主问这个做甚?”

    “没事,随便问问。”

    夙瑜得到答案,眸光微变。

    ……

    夜幕降临,月光凛冽。

    树影婆娑投下斑驳陆离的阴影。

    一个黑影混入夜色中,穿过假山,穿过树林,来到荒无人烟的皇家祠堂后。

    皇家祠堂,顾名思义,放着历代先祖的牌匾,除了重大日子,一向是不开放的。

    夙瑜藏在一方墙壁后,显然已经发觉那抹身影的踪迹。

    除了听力,她的眼睛亦早已习惯黑暗。

    当初答应翡翠以后,她也知道她和那个人一直都在这里接头。

    夙瑜虽然晓得叛党的幕后黑手是丞相一脉,但这些个埋伏在皇城中的眼线却并不知晓。

    即便要离开,夙瑜也并不想看见夙氏皇朝再毁于一旦。

    她想要为从前做的事,弥补点什么。

    这会儿,那个黑影已经露出真容,虽然也蒙了面纱,但夙瑜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人正是翡翠。

    而背对着她的那个背影,同样十分眼熟。

    那声音低沉着,有一丝沙哑:

    “东西呢?”

    “回大人,在这。”

    夙瑜抿唇,屏住呼吸。

    她看见翡翠将一封信交给那人,那人将信揣进兜里,转过身。

    脸上无疑是蒙着面纱,可那双眼的凌厉,如同冰冷的蛇。

    这双眼,她分明在哪见过!

    那人再次环顾四周,很是警惕:“明皇后的事办的如何了?”

    “回大人,我已经按照您给的剂量分别加在她的膳食中。”

    翡翠轻声道:“只不过翡翠不明白,为何要给……”

    她话未说完,那人就扇了一个巴掌,那巴掌用足了力气,打的翡翠眼冒金星。

    “别多嘴!”

    男人看着趴在地上的翡翠,冷哼一声,迅速离去。

    待翡翠重新爬起来,那人已经远去,翡翠脱下面纱,轻抚自己高高隆起的脸颊,眼里充满了愤怒与恨意。

    “呸,你也不就是丞相身边的一条狗!”

    有朝一日,她一定要他跪着给她舔鞋!

    暗暗发誓后,翡翠也顺着羊肠小道离开。

    祠堂里寂静无声,无数沉睡的皇室亡灵长眠于此,不知道他们可以看见,该是什么想法。

    待确定他们已经离去,夙瑜才慢慢从墙那头走出来,他们刚才说给母后下的东西是什么?

    为何从前她毫无察觉呢?

    那时候,她的膳食也是翡翠负责,难不成,她的里面也下过?

    夙瑜的面色沉静,心中却已汹涌一片。

    第二日。

    一大早去请安,夙瑜就留在未央宫用膳。

    明皇后自然是乐意的。

    既然夙瑜答应和亲,那往后的日子也得数着去过了。

    跟何况,她膝下,就只有夙瑜一个女儿。

    太子虽称她为母后,但说到底,还是淑嫔的儿子。

    早餐不宜辛辣刺激,都是些清淡东西。

    夙瑜看着桌面上的绿粥糕点,脑海里却只有昨晚翡翠的话。

    今日她过来,自然也是为了这事。

    她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告诉母后膳食被人下毒……

    “母后,孩儿今日一大早让御膳房熬了乌鸡枸杞参汤,您尝尝。”

    夙瑜使了个眼色,一旁的小茹立刻端上早已备好的参汤。

    一打开盖,香味浓郁,十分诱人。

    夙瑜自然的接过瓷碗,用勺子试了试温度,然后朝明皇后送去:“来,母后,尝尝嘛。”

    “瑜儿你这是……”这样被女儿喂食还是第一次,明皇后又惊又喜,连忙张开嘴。

    鸡汤自然好喝,再加上是女儿亲手喂的,明皇后只觉得分外暖胃。

    “好喝吗?”

    看见明皇后的表情,夙瑜轻轻勾唇,生育之恩大于天,就算明皇后当时让她绝望,她也是她的母后。

    “好喝。”

    明皇后点点头,望着如此懂事的女儿,轻声说:“好呀,我的女儿长大了。”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夙瑜的眼眶湿润,她轻轻靠近明皇后的胸前,就像小时候那般,“母后……”

    “嗯?”

    明皇后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愣住,回过神,她也不问,只是轻轻拍着夙瑜的后背,一下又一下。

    当从未央宫出来。

    夙瑜的眼眶还有一丝泛红,小茹在她身后跟着,几次欲言又止,还是没有开口。

    回到景玉宫,夙瑜便一个人关在房间。

    小茹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摇摇头叹了口气,如果公主去和亲,是不是她也再见不到公主了?

    想到这,小茹心头酸涩。这时,那门却又开了。

    只见,一个黑衣玉面的小公子从中走出来,面色沉静,倒有几丝老成。

    “你是何人?!”

    小茹被吓了一跳,片刻之后她反应过来,惊讶的结巴:“公、公主,你怎么……”

    “嘘。”夙瑜冲她眨眨眼,“我出宫一趟,有什么事你替我看着。”

    说罢,还不等小茹回应,夙瑜已经走出大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