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丞相,我们回家吧 > 试探
    萧陌眯着眼,松了松额头,恍惚中,一阵琴音入耳。

    细细密密的琴音像魔障一样,让萧陌想起了那年在普济寺的后山,漫山雪梅,他和哥哥、弟弟一起上山赏梅。

    路遇了林落那疯丫头,她每次一见大哥就两眼发直,殷勤讨好得让我怀疑她是跟踪我们到此的,又见大哥抱着七绝琴,林落便强行拉着林尘与我们一同前往。不到半山坡又使劲浑身解数央求哥哥在落梅下弹奏,大哥总是对她心软,有求必应,哥哥当年的琴艺名扬天下,但他甚少在外人面前弹奏,不愿随意表演,可这丫头,大哥为了她,什么都做。

    七绝琴音一出,漫山的雪似有感应,随着半山的风飘落,如此美景,林落也不管不顾的迎着满天的梅花舞了起来,一颦一笑,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那一舞是我见过最美的演出,天下再无人能出其左右,若是说出去也难有人相信这是出自冥城瑞王府郡主林落之手。一曲舞毕,她一个定身回头,不知怎的笑笑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她低头走到了大哥的身边,不再理我,玩笑着抢过了七绝琴,求着大哥教她弹琴。

    弟弟在一旁鼓掌一边称赞,林尘席地而坐一边喝酒一边看热闹,说大哥怎么这么没用,每天被他们家妹妹牵着鼻子走,大哥听着却也不说话,任由她闹着。

    前尘往事涌上心头,萧陌也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抬起手来竟发现手控制不住的在抖。萧陌想用内力控制,但只稍一瞬便栽倒在地。

    青木听着声响,冲进门来,扶起萧陌,从他怀中拿出丹药喂了进去。又帮萧陌顺了顺气,扶到了床上。

    林落听着隔壁叫郎中的声音,也闯了进来,帮青木扶着萧陌躺到了床上,青木看到林落下意识叫了一声姑娘,林落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也没应声,只是自顾的将手搭在了萧陌的脉搏上,然后从房间拿出纸和笔写了一剂方子,交给了青木。青木将方子交给了门口护卫,想着公子应该无大碍了,姑娘未去浮岚谷前曾拜师药王千旬,后奉公子之命保护姑娘时,姑娘医术已出神入化,如今青木更担心姑娘借此看出点什么,隐隐有些不安。

    “他受了重伤?”林落坐在床边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姑娘,青木只得顺着回答“是,公子前阵与人交手受了点伤。”

    “难怪”林落伸手将被子盖上,然后唤笙娘准备了药浴和针灸。

    “将你家公子衣服脱了扔进去”

    青木闻言便扶起公子,林落挽起袖子,将针具放到了温热的酒中,用架子捞起,一根一根的清洗。

    见青木已将萧陌放入桶中开口到“你先出去,一刻钟后再过来。”

    青木推门而出,又嘱咐门口侍卫不许打扰。

    林落闻声,走到了萧陌的身边,揭去了他脸上薄薄的人皮面具。光洁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英挺的鼻梁,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这是比面具上的萧陌更让人为之动容的容貌。而天下间能如此的,除了北冥祈府的二公子又有谁能如此。

    泪水顺着林落的眼角滴落,林落抚摸着她这张日思夜想的脸,久久不愿放手。靠着从云慈和尚、黔灵庄主那得来的一知半解的答案,她大概也能猜出这些年他受了什么样的苦,是比躺在云山上更令人心碎的折磨。

    ------题外话------

    这个周末回家参加表哥婚礼,暂时不更,今天更两篇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