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旗中文网 > > 福宝女配 > 42.第 42 章
    赵镇麟出事的第二天, 赵吟琪早上上学,被蜂拥而来的媒体堵在了校门口,进退两难。

    娱乐界的, 政治界的,甚至人群里,夹杂着许多不知名的小道杂志媒体。

    无数镜头对准那个十几岁少女,刺眼的镁光灯闪烁一片。

    “请问是赵镇麟的女儿吗?”

    “请问赵吟琪小姐, 你知道父亲收受贿赂的事情吗?”

    “请问赵小姐, 你对昨天爆出来的赵镇麟局长养小三一事有什么看法?”

    “请问赵小姐, 听说那位情妇还是你的化学老师, 是吗?”

    “请问赵小姐……”

    疯狂的记者你推我搡,将赵吟琪团团围住,就为争个头版头条。

    赵吟琪不过是个涉世未深的少女,即便从前混过一段时间, 可那也只是初初尝了一下校园外的世界, 哪里遭遇过这种状况。

    她被记者推得踉踉跄跄, 站都站不稳, 世界满满的恶意汇聚而来, 鼻头一酸, 再也受不了, 哇的一声哭了。

    “你们有病吗!那是我爸,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养小三!有本事到检察院问我爸去!这么多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她哭声凄厉悲怆, 像是要把十几年的委屈都给哭出来, 记者们大多是有孩子的人, 当下于心不忍,尴尬地放下了相机。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慈悲之心的,利益驱使下,总有人会做出损人利己的选择。

    当日下午,午安娱乐日报同时在微博和报纸上刊登道:【震惊!父亲受贿,女儿出口成脏!洛城教育局局长下台!】

    新闻一出,又是一通轩然大波。

    连着两三天,热度有增无减,网友们对赵家人吐槽的同时,不忘夸了一把纪恺之,间接使得纪家的声誉更上一层楼。

    外面闹得沸沸扬扬,闵川校内也进行了一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换水。

    邓梅早在纪琅天来的那天晚上,就被下发了解雇通知,后来,校董事会大刀阔斧,革职查办了校长,从外面聘请高级教师洪鑫美代替邓梅的职务,并且邀请教育界一位许久不出山的老教授担任闵川的荣誉校长。

    一番大动静过后,赶在国庆长假前,高一新生们终于迎来了入校后的第一次摸底考试。

    开考前一天,纪九坐在课堂上,听新来的化学老师讲课。

    洪鑫美是个三十出头美女老师,学历出奇的高,所以年纪轻轻就评上了高级教师。

    她讲课很生趣,讲到难点重点,会带出一些幽默的笑话,引起学生学习的兴趣。

    纪九很喜欢上她的课,主要是听起来不累。

    偶尔低头记记笔记,视线收回的瞬间,会不经意滑过前面那张空无一人的课桌。

    赵吟琪退学了。

    听说杨婷和赵镇麟火速办理了离婚手续,家产分割以后,为了避免被国内网民的口水淹死,孤身带着女儿出国读书了。

    至于去了哪个国家,纪九也没具体了解。

    后来和纪琅天聊天的时候,随口提到这件事,纪九困惑地问他,为什么离婚手续能够办得这么快,按理来说,检察院不会同意的。

    纪琅天勾起唇,神神秘秘说了句:聪明的人,永远不会让自己站在悬崖边。

    聪明的人?

    纪九自动代入杨婷,那个年轻时艳绝一方的三线女星。

    她虽然是个女人,却是个有魄力的女人。

    半年前的某天,她在家按摩,意外收到一封同城匿名信,打开一看,全是丈夫和情人的亲密私照,心里霎时跟明镜似的,猜到那情妇按耐不住野心了。

    所以私底下,瞒着所有人,悄悄和赵镇麟协议离婚,只是考虑到影响,没立即对外公布。

    等赵镇麟受贿一事暴露在媒体的镜头之下,她心知时机已到,果断甩出离婚协议书,带着女儿远渡重洋,过起了新生活。

    纪九得知事情的过程,脑海里腾地蹦出一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默默安静了半晌,又开口问:“爸爸,你说一个原配的女儿,却偏偏愿意和一个小三的女儿玩在一起,是什么原因?”

    这两人难道不应该见面就互怼么?

    依照常人的思维,正主的孩子应该是最痛恨小三的才对,怎么那两人还能凑合到一块去?

    纪琅天摸着下巴,思忖了几秒,语重心长地抛出来八个字:“蛇鼠一窝,臭味相投?”

    纪九:……这嘴真毒……

    回到房间,纪九坐在床沿思索了大半天,隐约有些理解赵吟琪的想法了,父亲从小就不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反而去疼爱情妇的孩子。

    长年累月下来,她心态渐渐扭曲。

    之所以愿意和季雅楠一起针对她,大概是因为……嫉妒?

    纪九自恋地想。

    不过这也只是猜测,而真正缘由,只有大洋彼岸的当事人心里清楚了。

    事情发酵了一段时间,纪琅天用了点手段把网上对赵吟琪的流言蜚语压了下去,至于赵镇麟的,则随它去了。

    没有什么高大上的理由,单纯觉得网络上某些键盘侠的话,对一个已经离开国内的小孩子而言,太过恶毒污秽。

    拍下去,还能净化一下网络空气。

    ******

    摸底考的那日,第一场考试在九点才开始,曲晴没有强制学生到校早读。

    于是,纪九心安理得地在床上赖到了七点五十几。

    到了学校,纪子然睡眼惺忪地第一个下了车。

    校门口,陆陆续续有学生往里走,三三两两。

    纪子然等车里两人都下了车,懒散地眯着眸子,问纪九在几号考场。

    纪九捋了捋背包带:“一号。”

    纪子然一愣,又问温墨:“你呢?”

    温墨把吸管插进酸奶,递给纪九,随口答:“一号。”

    “前后桌?”

    纪九吸溜一口酸奶,诚实点头。

    纪子然一脸绝望,行了,是按中考成绩排的没错了。

    虽然和班级的排法差不多,但每个教室只有二十个考生,所以桌子之间的空隙格外大。

    哪怕生着长颈鹿的脖子,也不一定能偷看到别人的答案!

    更别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探头,以及老师无间断的巡查。

    有谁敢作弊,立即摁着头给你弄趴下了!

    几人在教学楼的岔路口分开,纪子然的考场还需要穿过十字路,在后面的一栋教学楼。

    纪九顺着门牌找到一号考场,进门就把包甩在了左手边的第一张桌子。

    吵吵闹闹的教室有一瞬间寂静。

    关露露穿着一身鲜艳的红格子衬衫,喜气洋洋地打招呼:“纪九,温墨,早啊!”

    因着和纪九玩得好,一个月相处下来,她和温墨也熟上不少。

    “早。”纪九回道。

    温墨轻轻颔首。

    纪九隔壁坐的是孙楚一,他见两人在位子上坐下,从成堆的复习资料里抬起头:“诶,我问问啊,班里决定国庆最后两天组织大家出去郊游,你们俩去不去?”

    纪九翻出草稿本和笔袋,三心二意问:“都去吗?”

    “那倒不是,不过已经有二十九个人同意了。”

    纪九动作顿了顿,垂眸想了一下,米兰大秀就十月二号一天,她最多再逛逛街,看看风景,十月四号左右便飞回国了。

    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点头道:“可以,你呢?”

    她转头看向温墨。

    温墨凝了她一眼:“我国庆七天都一个人在家。”

    “……”纪九觉得这话里充满了怨妇的味道,似乎在影射她。

    孙楚一没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当即拍手道:“那行,我把你们的名字记上了啊。”

    纪九眨了眨眼,又问:“准备去哪?”

    “去许俊生家的庄园,郊区度假农庄,附近还有一个大的跑马场和一片私人游乐场。”

    纪九没注意到前面的跑马场,侧重点全部放在了私人游乐场上:“私人的?给进?”

    孙楚一嘿嘿直笑:“门票贵了点。”

    纪九掀了掀眼皮,贵了点?私人的游乐场,贵的能是一点?

    “班费?”

    孙楚一:“大头班费出,其余的自费。”

    纪九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反正家里都有矿,她犯不着替他们操心钱的问题。

    但凡考试,第一场永远考的是语文。

    两个半小时的注意力高强度集中后,收卷铃声打响,老师按顺序,挨个把考卷收回,装袋,封好胶带,然后对下面蠢蠢欲动的学生说:“可以出考场了,东西别忘带,下午考试两点半,别迟到。”

    纪九和温墨整理好书包,下楼找纪子然吃午饭。

    远远地,看见纪子然哭丧着脸走来,纪九不用想都知道这人肯定又考砸了。

    她笑嘻嘻问:“炸了?”

    纪子然像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昂”了一声。

    纪九扑哧一笑:“死在哪题了?”

    “作文,写跑题了。”

    “我记得题目好像是问……对漫画中行为的看法?讲的是毅力和恒心,你围绕这个展开不就好了。”

    那是一篇漫画作文,一个人大汗淋漓地打井,结果一连挖了五个坑,每个坑都在快要挖到水源的时候放弃,直到最后,失败而归。

    立意应该是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再略微延伸社会问题,挺容易理解的。

    纪子然缩着脑袋,小声嘀咕道:“可是我写成了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没事挖那么多坑,还不填,可不正是破坏环境!

    纪九:……

    你是猪脑袋吗!?

    温墨默不作声,拉着纪九就走,把纪子然可怜兮兮的丢在了原地。

    从前他爱屋及乌,觉得纪子然笨点,那叫可爱。

    眼下,呵呵……

    这么笨,可千万别传染给他家小九。

    纪子然看着两人远去,气得嗷嗷直叫,卧槽!大伯说的一点没错,温墨果然是个过河拆桥的大猪蹄子!